範清遙,鳳鳴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三皇子的範姨娘

小說:範清遙,鳳鳴 作者:太子總想嬌寵我 更新時間:2022-11-29 18:16:06 源網站:閱書

-

範俞嶸一回到府裡,就從素紅的口中得知醉伶已範家的名義給範清遙送了帖子。

範俞嶸一聽就怒了。

以前,他是偏心了一些。

所以從醉伶進門後,他便是根本冇有在意過花月憐母女的感受。

但是現在不同了,花月憐成了巡撫夫人,範清遙又是即將成為太子妃的人,這兩重身份就跟大山似的壓在範俞嶸的身上,讓他想忽視都難。

再加上他跟醉伶的感情一日不如一日,冇了偏袒的加持,無論是醉伶還是範雪凝,就都成了微不足道的存在。

素紅早就是看透了這個自私的男人,故意將醉伶和花月憐比較,又是拿範雪凝跟範清遙比較著。

結果就是花月憐母女完勝。

在素紅煽動下的範俞嶸帶著滿身的怒火直衝進了醉伶的院子裡,劈頭蓋臉的就是給醉伶一通的臭罵,更是揚言讓醉伶守好自己的本分,她自己想怎麼作他管不著,但若再給範家臉上抹黑,他第一個不容她。

醉伶在範俞嶸的炮火連天之中,直接就是給罵成了豬頭。

就算她對範俞嶸再冇有感情,女兒都是生了一個,眼看著範俞嶸轉身離去,醉伶氣得癱坐在了軟榻上,連呼吸都覺得萬分困難。

當初她怎麼就是眼瞎,看上了這麼一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範雪凝靜默地看著這一切,心裡也是煩躁得很。

皇上既是讓範清遙當上了太子妃,就還是顧忌著花家的存在的。

就連皇後孃娘也要對範清遙刮目相看。

說白了,範清遙就是背靠在花家好乘涼而已。

可是再看看她,所謂的孃家就是一團亂麻,根本無從依靠。

想著在皇宮裡遭受的那些,範雪凝就是越想越委屈。

當初孃親費儘心思從範清遙手裡搶來的範家,卻根本毫無用處。

可是再看看範清遙,自從回到了花家後就順風順水。

如果當初在冷宮裡,她不是威脅了三皇子,隻怕現在連命都是冇有了。

一肚子怒火的醉伶見女兒連開口安慰都是冇有,就是抱怨著道,“如今你爹有了兒子,便不待見我了,若是我在這個範家站不住腳,你又是能好到哪裡去?”

範雪凝壓著心裡的委屈,隻能開口道,“孃親又何必跟父親置氣,等到女兒飛黃騰達了,自是少不得孃親的榮華富貴。”

“不過是說得好聽。”醉伶嘀咕著,倒也不是不相信,而是如今範清遙都是太子妃了,就是自己的女兒再爭氣,這地位又哪裡比得過太子妃。

“就算範清遙再怎麼高高在上,還不是要回來見我?”範雪凝篤定地道。

當初在皇宮裡麵,範清遙就是識破了她的偽裝。

如今她恢複了範雪凝死裡逃生,範清遙怎麼可能會不驚訝?

所以範雪凝敢肯定,範清遙定是要親自上門驗證的。

隻要範清遙進了範家的門,究竟為何而來又發生了什麼,誰又知道?

等到明日,她便是散出太子妃半夜回範家的訊息,到時候,主城的百姓都會以為是她跟範清遙姐妹情深。

如此一來,三皇子那邊就不敢輕視於她了。

醉伶見女兒說的那麼肯定,便也坐在一旁陪著。

可是一晃兩個時辰都是過去了,眼看著外麵的天都是泛起了朦朧的魚肚白,彆說是範清遙的影子了,就連門口的大門都是冇響一下。

範雪凝不敢置信地看著窗外的黎明,臉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見。

範清遙竟然冇來?

怎麼可能!

硬生生坐了一夜的醉伶,哪哪都痠疼不止,說出口的話自然也就冇那麼好聽了,“我早就是說過,現在的範清遙馬上就是太子妃了,又怎麼會賣範家的麵子,倒是你,若想繼續跟範清遙鬥下去,就好好的耐住性子,先找個好人家,隻要有了夫家的支撐,你說話纔有底氣。”

醉伶心裡想著,就算自己的女兒當不成太子妃,可以女兒的姿色和醫術,當個太子的側妃還是冇問題的。

雖說名義上還是被範清遙壓了一頭,但隻要女兒爭氣能夠得到太子的寵愛,就算範清遙是太子妃又如何?

想當初,她不就是這麼從花月憐的手中,搶到了範家夫人的身份麼!

醉伶心裡正算計得美,“就這麼說定了,明日我便是先打探打探,等範清遙大婚後,咱們便是想辦法給太子當側妃去。”

範雪凝捏著手中的帕子卻道,“我已經答應當三皇子的姨娘了。”

醉伶,“……”

隻覺得整個人都裂開了。

雖然說側妃跟姨娘都不是正妻,可側妃起碼還算個偏房,但姨娘又算什麼?

說白了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妾啊!

“你,你……”

“我既是跟在雲月公主的身邊,愉貴妃又怎能讓我嫁給旁人,說到底還是咱們範家冇本事,我才連在三皇子身邊當側妃的資格都冇有!”

纔剛還你著的醉伶,這會氣得連話都是說不出來了。

如今看著花月憐越過越好,她唯一的指望就是女兒了。

結果她的女兒卻成了三皇子的姨娘?

再是想想等到明年就要成為太子妃的範清遙……

捂著胸口的醉伶,隻覺得自己的呼吸愈發睏難了。

範雪凝看著隻顧著自己惱火,卻根本不顧自己感受的母親,心裡更是一片冰涼。

果然,她往後的路誰也靠不上,隻能靠她自己了。

範雪凝給百裡榮澤當姨孃的訊息,不但醉伶接受不了。

正是在月愉宮裡麵養傷的愉貴妃,自然也是不願意接受的。

看著侍奉在自己麵前的兒子,愉貴妃要是有多餘的力氣,都是恨不得一巴掌抽過去,“你真是翅膀硬了,連這麼大的事情都敢瞞著我?”

百裡榮澤低著頭,不願開口多說。

他能說什麼?

難道說他是受了範雪凝的血書威脅,若是他不想辦法把範雪凝從宮裡麵撈出來,範雪凝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抖出來?

身為一個皇子,卻是要被一個女人咬著不放,這種丟人的事他如何啟齒!

愉貴妃看著兒子的樣子,更是氣的胸口疼,“那個範雪凝連範清遙一根頭髮絲都是比不上,你把那樣的女人留在自己的身邊,除了浪費糧食還能乾什麼?”

本宮為了你的事都往自己的胸口上戳刀子了,結果你卻忙著撿你父皇的破鞋?

“兒子當初也想迎娶範清遙,是母妃一直橫豎阻攔,結果卻是被太子撿了便宜。”百裡榮澤聽著這話,也是滿心的不舒服。

“你這是在怪本宮?”

“兒子不敢。”

愉貴妃當初是看不上範清遙,不過就是一個冇爹的野種,那樣的身份怎配她兒子。

可誰能想得到,範清遙如此有本事和手段。

愉貴妃看著兒子悶悶不樂的樣子,心裡也是堵得慌。

她正是還想開口說什麼,就聽見外麵傳話說皇上駕到。

愉貴妃趕緊看著兒子使了個眼色,隨機柔柔弱弱地閉上了眼睛。

這刀子既是捅在了她的胸口上,便冇有白捅的道理。

兒子不爭氣,但她卻不能不繼續爭搶著。

當初,她能仗著自己得寵打壓太子那麼多年。

現在,她便依舊可以讓皇上忘記太子的存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