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鳳鳴 第三百七十章 皇宮出事了!

小說:範清遙,鳳鳴 作者:太子總想嬌寵我 更新時間:2022-11-29 18:16:06 源網站:閱書

-

對於軫夷國的到來,主城的百姓都是好奇地張望著。

軫夷國的人天生高壯,再加上他們的異國服飾,很快就是成為了主城的焦點。

隻讓人意外的是,軫夷國的攝政王極其低調內斂,全程都在馬車之中,不像其他來訪西涼的聯盟國,都會打開車窗迎接百姓們的觀望和歡迎。

當馬車路過在茶樓時,一股淡淡的味道隨之飄散而來。

範清遙一聞便知,這是九尾龍葵花的味道。

九尾龍葵花生長在寒冰雪原,並不算是稀有,不過是十分常見的冷敷藥材。

隻是此藥材香氣宜人,沁人心脾。

十裡之內隻需一株九尾龍葵花,便是再聞不到其他的味道。

目送著軫夷國的隊伍漸漸遠去,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

軫夷國位屬盆地,常年氣溫乾燥暴熱,如九尾龍葵花這種隻生長在寒冰雪原的藥材,對於軫夷國來說又怎麼可能是常見的藥材。

而如今,軫夷國的馬車裡卻一直在飄散著九尾龍葵花的味道。

很明顯,軫夷國是想要通過九尾龍葵花的味道遮掩著什麼。

看來,軫夷國此次抵達西涼,並非是來訪那麼簡單。

皇宮正門前,永昌帝已是在太子以及眾多的皇子陪伴下,等待迎接著。

若是其他聯盟國的王爺,自是冇有這種讓帝王出麵迎接的待遇的,但偏偏軫夷國的攝政王就是有這個排場。

因為各國的帝王和皇族心裡都很清楚,如今這位攝政王,足以掌控軫夷國的生死。

其地位,自也是與各國帝王旗鼓相當的。

按照西涼的規定,隨行來的士-兵是不可踏入宮門的。

隨著軫夷國的隊伍抵達宮門前,早已候在一旁的侍衛統領,便是將軫夷士-兵攔下。

“皇上已在行宮為各位安排好了住的地方,還請諸位隨我一同前往。”

此番隨行而來的軫夷國的少將,卻是站在原地未曾動彈半分。

直到,馬車裡響起了一男子的輕笑聲,“常言道客隨主便,既是抵達西涼,我軫夷自是尊重西涼的規矩。”

軫夷國的少將這才帶著身後的人,看向侍衛統領,示意其領路。

如此傲慢的態度,就是連曾經的鮮卑都是不敢的。

可是作為兵力遠遠超過西涼的軫夷國,就是永昌帝都是要退讓三分的。

隻是麵對軫夷國如此態度,永昌帝難免是下不來台的。

而坐在馬車裡的軫夷國攝政王,似也冇有解釋的意思。

一時間,宮門前的氣氛尷尬而又危險著。

百裡鳳鳴適時上前一步,主動化解尷尬道,“聽聞軫夷國攝政王和太子舟車勞頓,父皇特意安排下宴席,為軫夷國攝政王與太子接風洗塵。”

不得不說,軫夷國這位攝政王的氣場太強大了。

以至於在場的人都是忘記了,一直冇有吭聲的太子的存在。

如今被百裡鳳鳴著重提起,周圍的朝臣自是暗自鬆了口氣的。

攝政王掌控著軫夷國的大權是不假,可對外宣稱卻隻是一個王爺。

若西涼這邊當真因為重視攝政王而忽視太子,豈不是擺明說攝政王霸權?

馬車裡,再次響起了攝政王的聲音,“不知這位是……”

白荼趕緊開口應著,“回軫夷國攝政王的話,這位乃我們西涼的太子殿下。”

攝政王笑了,似是透過車簾打量著百裡鳳鳴。

半晌,他纔是又道,“西涼太子說的不錯,本王舟車勞頓確實疲憊,正是如此宴席便是免了,辜負了西涼皇帝的一番美意,待他r國王定親自致歉。”

能讓高高在上的攝政王這般和氣,甚至是連致歉的話都說得出來,足以見得是給足了西涼的顏麵。

永昌帝的心情也是隨之好了起來,“軫夷國攝政王嚴重了,以後有的是時間喝酒聊天,確實不急於這一時。”

隨著永昌帝的話音落下,百裡榮澤趕緊示意宮人們護送軫夷國攝政王進宮。

隻是無論他如何的急於表現自己,現在的永昌帝看向的都隻有太子,“一會來禦書房陪朕下幾盤棋。”

百裡鳳鳴微微頷首,“兒臣遵命。”

百裡榮澤,“……”

眼看著父皇跟太子一起離去,卻根本毫無辦法。

軫夷國攝政王確實是住在了皇宮裡。

隻是無論是侍奉在身邊的人,亦或是看守在寢宮外麵的人,都是軫夷國的人。

說白了,西涼的人根本踏進不了寢宮半步。

就是永昌帝前來探望,軫夷國的攝政王也是一直以身體不好推脫著。

永昌帝為此很是頭疼。

既不說來此的目的,更是據人於千裡……

如此的讓人捉摸不透,又輕不得重不得,如何能不讓人心焦。

很快,就是連主城的百姓都是知道了此事。

慢慢地,這位軫夷國一直不曾露麵的攝政王,就是成了所有人議論的焦點。

與此同時,宮中又是傳出了一道訊息。

皇上有意趁著年關前帶著人前往行宮,冬狩的同時剛好帶著人在行宮過年。

當然,此番前往隨性的除了重要的大臣和太子皇子們以及家眷之外,更是還特意邀請了軫夷國的攝政王和太子一同前往。

而跟皇上提議此事的,正是最近得以龍恩盛寵的芸鶯答應。

對此,甄昔皇後並不曾反對。

隻因,甄昔皇後病倒了。

範清遙在得知皇後孃娘病倒了之後,便是將踏雪抱到了腿上。

正是想要傳訊息過去詢問百裡鳳鳴,結果她不過剛剛提筆,就是見許嬤嬤領著個人走進了屋子。

範清遙愣了愣,心跳都是加速了幾分。

半晌,她纔是吩咐道,“許嬤嬤,將院子裡的人都遣散到外麵去,你親自在門口守著,不得任何人靠近。”

許嬤嬤忙稱是,半分耽擱都是不敢地出了門。

隨著敞開的房門被關死,那進門的人也是摘掉了頭上的披風帽子。

當熟悉的五官映入眼簾,範清遙連忙往地上跪了去,“臣女給皇後孃娘請安。”

甄昔皇後趕緊拉住範清遙的手臂,“馬上就是一家人了,何來如此生疏。”

範清遙順勢攙扶著皇後孃娘坐在軟榻上,手指也是順其自然地按在了那有些微涼的手腕上。

隻是還冇等範清遙診完脈,甄昔皇後就是拉著她坐在了自己的身邊,“本宮的身體本宮自己清楚,說是病倒了不過是給旁人看的罷了。”

範清遙,“……”

所以……

皇後孃娘您就是明擺著裝病唄?

甄昔皇後的臉色不好是真的,拉著範清遙的手也不兜圈子,“皇宮裡出事了。”

能夠讓皇後孃娘都談之色變,範清遙自也是正色了起來。

原來就在芸鶯跟皇上提議去行宮冬獵順便過年的前幾日,皇宮裡的宮人無意在鳳儀宮附近的一口廢井裡打撈出了一具女屍。

那女屍的全身已是潰爛,連臉都是爛冇了。

宮人生怕晦氣,連忙就是將這屍體給秘密地掩埋了。

剛巧百合路過,怎麼看那宮女手腕上的鐲子怎麼眼熟,便是偷偷私藏拿了回來。

“當初芸鶯還侍奉在本宮身邊的時候,幫本宮擋下了一隻野貓,本宮便是賞給了她一個鐲子,這些年,凡是本宮賞出去的東西,本宮自是都記得的。”甄昔皇後微微眯起眼睛,遮住了發沉的黑眸。

可如果說,真正的芸鶯已經死了,那麼現在陪在皇上身邊的又會是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