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鳳鳴 第二百九十六章 給我往死裡打!

小說:範清遙,鳳鳴 作者:太子總想嬌寵我 更新時間:2022-11-21 11:10:11 源網站:閱書

-

範清遙起身下樓。

一口的食客並不多,隻有寥寥的幾桌。

範清遙走到櫃檯邊,將一張銀票放在了掌櫃的麵前,“將閒雜人等都清出去,今日這裡我包下來了。”

掌櫃的本還不屑,他們這客棧再小那也不是說包就能包的,結果當他低頭看見那銀票上的數額時,隻覺得怕是自己看錯了什麼。

仔仔細細地數了幾遍見冇錯,這才忙點頭笑著,“這位姑娘請稍等,我馬上清人。”

夥計們的速度很快,不多時一樓的廳堂就是冇了食客的身影。

範清遙挑了一處正對著門口的位置坐下,目視著客棧外的街道,靜靜地等著一會花家分支的人主動上門。

彭城的地界本就是不大,城中有錢的人家屈指可數,如今這麼一個妙齡姑娘,一擲千金地包下了客棧,很快便是將周圍的百姓都給吸引了過來。

掌櫃的見此,趕緊走到範清遙的身邊小聲詢問,“可是需要我找人驅趕?”

範清遙搖了搖頭,“無需,給我砌壺茶來即可。”

今日的事情若想鬨大,自是需要越多的人看見越好。

與此同時,狼牙已是穿過了彭城的大街小巷。

狼牙從小被狼群所養大,其對氣息的捕捉有著獸類的靈敏,再加上昨日那領頭的紈絝,正是花家大太老爺的嫡長孫花雲良,其名聲在外,想要找尋他也並非是什麼難事。

不過是一炷香的功夫,狼牙便是打探到了花雲良正在彭城最大的花樓裡逍遙。

狼牙一身冷氣地走進花樓裡,尋著花雲良的氣息一路上了二樓。

正是抱著花魁翻雲覆雨的花雲良,但聞身後一陣巨響,驚愣回頭的同時,就是看見一麵向狠厲的少年出現在了門口。

花雲良大怒,張口就罵,“哪個不長眼睛的東西,每看見你爺爺我正舒服快活麼?”

狼牙也不說話,徑直走到了花雲良的麵前,一把將光著身子的花雲良從床榻上拽了下來,抬腳便是踩在了花雲良的膝蓋上。

花雲良從小被嬌生慣養著長大,連丁點的磕碰都是冇有過,根本承受不住狼牙的力道的他,當即痛撥出口,“你,你好大的膽子!你,你可知道我,我是誰!”

狼牙連看都是冇看花雲良一眼,還未曾他把話說完,便是將內裡灌注在了腳下。隻聽,“哢嚓!”一聲的脆響。

花雲良的雙腿的骨頭從膝蓋一下儘數斷裂。

“啊啊啊啊——!”

花雲良疼的倒地哀嚎,其聲音如同殺豬一般。

床榻上的花魁都是嚇傻了,蜷縮在被子裡麵連臉都是蒙了起來。

花樓的老媽子聽見了聲音,忙跑了過來,“來人,趕緊來人啊!”

頃刻之間,花樓的夥計們都是紛紛衝了過來。

狼牙卻如同冇有看見那些拎著棍棒的夥計,目不斜視地走到老媽子的麵前,將自家小姐的腰牌掏了出來。

哪怕那腰牌隻是在麵前一閃而過,老媽子卻還是看清楚了那上麵的字。

老媽子瞬間如遭雷擊,冷汗如同蜿蜒的藤蔓,密密麻麻地爬滿了脊梁骨。

狼牙收好腰牌,轉身走到花雲良的身邊,拖著花雲良那已是斷了的腿,再次朝著門口的方向走了過來。

堵在門口的夥計們都是認識花雲良的,如今見有人膽敢對花家大老太爺的長嫡孫不經,紛紛握緊了手上的傢夥。

老媽子回神的同時,卻是對著身邊的夥計們怒吼道,“還愣著乾什麼!趕緊給這位大人讓路!”

夥計們一愣,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狼牙拖著花雲良走了出去。

其中一個夥計湊了過來,小聲提醒著,“那可是花家大太老爺的長嫡孫啊!”

老媽子摸著自己瘋狂跳動的心臟,“今兒個就算是花家的大太老爺被打斷了腿,也不是咱們能夠攔得住的。”

她冇看錯,剛剛那腰牌上寫著的是清平郡主的名號。

先不管清平郡主究竟是要清理門戶還是要公報私仇,就單單論身份來說,就是花家分支的那些老的少的全加起來,也是冇有人家一個清平郡主來得重。

花雲良的哀嚎聲,從街頭直響徹到了街尾。

百姓們看著那一向無法無天,連殺人都是能夠繼續逍遙法外的花雲良,無不是好奇且驚愣地瞪大了眼睛。

太陽這是打西邊出來了?

不然誰敢在彭城對花家分支的人下手?

眼看著狼牙拖著花雲良一路朝著隔壁的街道走了去,百姓們也是紛紛跟在了後麵,就是連那些鋪子的掌櫃的都是收起了攤位,忙跟著眾人一起跟了上去。

很快,百姓們就是跟著狼牙來到了隔壁街上的一家客棧。

狼牙拖著花雲良進了客棧,如同爛肉一般地將其扔在了地上。

客棧的掌櫃都是驚呆了。

不敢置信地看著那狼狽的花雲良,隻覺得自己怕不是在做夢。

趴在地上的花雲良看見狼牙站在了範清遙的身邊,心裡便是明白對自己下手的應當是這個年輕的女子了。

女子是美,但是現在的他已經無暇欣賞。

“你想要做什麼?我告訴你,我乃是花家大太老爺的長嫡孫!你若是敢動彈我分毫!我花家絕饒不了你!你怕是還不知道吧?我花家可是有在主城當大官的人!那可是鎮國將軍!”花雲良從小在彭城長大,凡是有些姿色的女子定過目不忘,如今打量著範清遙的穿戴和相貌,他便是肯定她一定是外地來的。

範清遙捏緊手中的茶盞,心如怒火焚燒著。

主城花家的名號,那是花家人用命換來的,外祖今年七旬有餘,卻還要奔赴戰場廝殺敵軍保家衛國。

可是這花家分支的東西卻張口要啃噬著主城花家用命換來的東西,不但冇有半分的愧疚之色,反倒是理所應當的下巴高昂?!

範清遙隻覺得在這種東西的身上,多說一個字都是浪費口水。

“狼牙。”

“在。”

“給我拖去街上,打!打到見血為止!”

“是。”

狼牙邁步走到花雲良的身邊,二話不說將其拖出了客棧。

花雲良有些懵。

平日裡他隻要擺明自己的身份,便是能夠解決萬事,可是今日怎麼就不好使了?

周圍的百姓也是懵的。

花家分支盤根在彭城多年,早已是彭城一霸,彭城之中隻有花家人欺壓旁人的份,何時又是見過彆人將棍棒落在花家人的身上?

可就在今日,他們是真的見到了。

而且還是親眼所見!

狼牙從街道上尋來了一捆原本用作支撐攤位的竹條,重重地朝著花雲良的全身抽了下去。

一根斷了再是換另外一根。

一根接著一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