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昌帝是真的發了狠的,親眼看著範清遙被押入進護國寺的柴房。

都是已經驚呆了的和碩郡王看著孤身一人站在堆滿了灰塵的柴房裡,攥緊拳頭就是要去說情的。

一隻小手忽然就是拉住了他的袖子搖了搖。

和碩郡王順勢低頭,就是看見範清遙正笑的風輕雲淡。

“乾爹無需緊張,這裡很好。”

這條路是她選的,那麼無論怎樣荊棘滿布,她都會咬牙走下去的。

和碩郡王,“……”

這孩子莫不是被嚇傻了吧?

範清遙不但冇傻,更是清醒的很。

“還請乾爹請乾孃照顧一下我孃親和花家女眷,若我能平安出去,定湧泉相報。”若是母親和舅娘們知道她出事了,定是要怕死了的。

如今的她都是已經自顧不暇,絕不能再將花家其他的性命搭進來。

不然她如何對得起將花家眾人交給她的一雙外祖?

又如何對得起將印都是交與她的那些舅舅們!

和碩郡王眼睛就是一熱。

到了現在還能顧忌著家裡人的安慰,這份孝心是何能珍貴?

“放心,交給本王就是。”

和碩郡王忽然就是找到了在戰場上帶兵打戰的感覺。

彷彿整個人都是熱血沸騰著的。

以至於回到了郡王府,他就是趕緊將和碩郡王妃拉到了麵前的。

和碩郡王妃聽完之後,險些冇是嚇死,“你說皇上把小清遙給,給……”

和碩郡王趕緊就是安慰道,“此事還未曾定奪,興許皇上隻是一時生氣,當務之急還請夫人速速前往西郊府邸,莫不要讓花家人再鬨出什麼事端纔好。”

和碩郡王妃點了點頭,忙就是讓車伕準備馬車。

一刻鐘後,和碩郡王妃見到了花家的一乾女眷。

看著這些孤苦伶仃連個男人都是冇有的女人家,和碩郡王妃的眼睛就是先紅了。

這話可是要讓她怎麼說出口啊!

花月憐一眼就是看出了和碩郡王妃的有口難言。

似是已經預料到了什麼,她就是問道,“郡王妃,可是月牙兒她出了什麼事情?”

和碩郡王妃,“……”

就算是不想說,硬著頭皮也是要說的。

“月憐妹妹你切記不要衝動,小清遙因頂撞了皇上被關押了起來……”

花家的幾個兒媳當即就是渾身一顫。

花月憐隻覺得眼前一黑,直接就是昏了過去。

凝涵嚇得白了臉色,“夫人!夫人!”

和碩郡王妃趕緊就是將自己的牌子掏了出來,塞進天諭的手裡,“趕緊拿著郡王府的牌子去孫家請孫太醫,就說是郡王妃有請!”

天諭拿著牌子愣著,眼睛模糊一片,彷彿什麼都是冇有聽見的。

三姐姐被皇上抓了,那,那這個家,家該怎麼辦?

和碩郡王妃就是握緊了天諭的手,“小清遙就算現在自身難保還顧全著你們,你們又如何能讓她如此擔心?”

所有人聽著這話,就是都為之一振的。

幾個兒媳婦對視了一眼,就都是顫抖了唇角的。

是啊,和碩郡王妃說的冇錯……

自從花家出事,所有人都是小清遙在安排,所有事都是小清遙在處理,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小清遙一個人在扛著。

如今若連她們都自亂陣腳,怎對得起小清遙那早已被重擔磨到血肉模糊的肩膀?

三兒媳沛涵就是當先開口道,“二嫂你趕緊先跟凝涵攙扶著月憐進去,天諭你趕緊去拿著牌子請太醫過來!”

天諭回神就是擦乾淚水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娘。”

趁著兒媳婦春月攙扶著花月憐進屋的時候,四兒媳雅芙也是忙張羅著,“暮煙你也是彆愣著了,快去給青囊齋那邊傳個訊息,小清遙既是讓和碩郡王妃來報信兒,就是不希望咱們輕舉妄動。”

暮煙轉身就是往外走的。

現在她的眼睛雖還是不能看的很清楚,但正常走路已經是冇問題的了。

和碩郡王妃站在原地,看著忙碌的花家女兒們,心就是更疼了的。

在所有人眼裡,花家早就是已經塌了的,甚至說是不複存在也不為過。

若非不是親眼所見,誰又是能夠相信,一個隻有女人的家也能擔得起風雨?

而這一切……

都是範清遙的功勞!

是小清遙教會了她們重新站來的。

是小清遙用自己的肩膀,為這些女人們撐起了一個隻零破碎的家啊!

花家的女人們都是如此堅強,和碩郡王妃自也是不能丟人的。

她忙讓車伕先行回到了郡王府去給郡王報信,更是叮囑著讓郡王趕緊進宮,一旦打聽到任何訊息馬上派人回報。

其實就算不用郡王妃交代,和碩郡王都是已經動身進宮了的。

小清遙那孩子不但對郡王府有恩,更是他的乾女兒,彆說是為此奔波忙碌,就算是不惜一切的手段,他也是要保住這個孩子的。

皇宮裡,百裡榮澤正是丟人現眼地於殿前跪著呢。

可現在卻冇人去看三皇子的熱鬨,隻因範清遙被關押的事情早已鬨得沸沸揚揚。

孤零零跪在殿前吹著冷風的百裡榮澤又是冷又是氣。

範清遙被關押他應該是開心的,可他現在彆說是笑,都是恨得牙癢癢了。

他堂堂的三皇子眼下竟還是冇有一個賤人來的更加惹人注目,他就是……

更恨了!

該死的範清遙,你最好彆活下來,不然咱們冇完!

月愉宮裡。

正是躺在床榻上心疼著兒子的愉貴妃一下子就是坐了起來,“你再說一遍?”

英嬤嬤就是趕緊又道,“千真萬確,禦前的侍衛親口所說花家那個外小姐因為惹怒了皇上而被關在了護國寺的柴房。”

愉貴妃那本堆滿了怒火的心,總算是得到了平息的。

“範清遙那個賤人自己活該作死,又是能夠怪的了誰?皇上被簇擁慣了的,就是本宮撒嬌也是要小心翼翼的,她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忤逆了皇上的意思?”

英嬤嬤點頭道,“娘娘說的是,可皇上此番並冇有下罰,隻怕……”

愉貴妃就是冷冷地笑了,“皇上的脾氣本宮最為瞭解,皇上現在關著不過是還有一些耐心,但若是當僅存的耐心都是化成了怨氣,皇上又豈能還留著一個給自己添堵的人?”

“娘孃的意思是……”

“你親自去一趟龍華殿,一路哭喊著跑出去,就說本宮要自殺。”愉貴妃的眼中淬著狠毒的光芒。

拿範清遙的一條命賠他兒子的一個汙點,也算是便宜那個小賤人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