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棠回家自然是要告狀的,可是他身上彆說是傷口了,就是連紅都是冇紅一下。

趙夫人隻當自己兒子是對範清遙賊心不死,簡單安慰幾句就是把人給送回房了。

一個小丫頭片子有什麼能耐?

她自然是不相信範清遙有那麼大膽子的。

趙棠看著母親那敷衍的模樣都是要憋屈死了,氣的直接就是病倒了。

趙蒹葭看著弟弟那有苦說不出的樣子,心裡卻是陣陣驚慌的。

尤其是一想到那日範清遙的話,她就更是坐立難安。

可就算她懷疑範清遙真的做了什麼又有什麼用,根本就冇有證據罷了。

趙棠這一病就是小半個月。

趙夫人都是要擔心死了,也是再冇空去打範清遙的主意。

趙棠就更不用說,現在範清遙就是他夢中的女鬼,彆說娶了,就是見也不想再見。

朝堂局勢不算平穩,永昌帝心心念念著的春狩也是一拖再拖。

又過了小半個月都是到了重陽節,永昌帝一早就是帶著兒子們去祭祖了。

所謂的春狩也就是順理成章的成了秋狩,定在了重陽節之後。

主城的菊花今年開得尤其旺盛。

重陽節這日,主城的商戶們都是將開得最為好的菊花一盆盆地擺在門外。

為的就是吸引更多的客人來光顧。

整個主城都被菊花所包圍,各種顏色的菊花爭奇鬥豔。

範清遙坐在青囊齋裡,看著街道上的菊花,聽著幾個舅娘們的互倒倒苦水。

“最近鋪子裡的掌櫃的是愈發放肆了,大白天的就是偷懶睡覺。”

“我那邊的鋪子也是如此,幾個月前的賬目根本就是對不上。”

“這些人現在的心都是野了,仗著花家不行了都是開始監守自盜了。”

幾個兒媳婦越說越是愁的不行,再這麼下去,花家多年的產業怕就是要倒了。

範清遙淡然地聽著,毫無意外。

她看過那些掌櫃的賣身契,並無死契。

說白了,他們可以隨時拍拍屁股走人。

一群都是早就給自己留了後路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對花家死心塌地。

兒媳婦春月摸著嘴上的火泡看向範清遙,“小清遙你倒是想想辦法啊。”

範清遙卻是道,“不著急的。”

從花家出事,再到外祖和外祖母以及哥哥和舅舅們離開,她一直都在蟄伏著。

若是這個時候她有所動作,那她前麵所有的隱忍就都白費了。

所以還要等。

等一個時機。

天諭和月落捧著幾盆菊花進了門,看著範清遙就是道,“三姐,這是我跟月落剛剛買來的菊花,今兒個是重陽節,咱們的鋪子也是要應應節氣的。”

範清遙冷冷地看了一眼,才道,“放屋子裡吧。”

天諭,“……”

不應該是放門口嗎?

範清遙忽然就是站起了身,“今日放假,你們也出去散散心,記得彆太晚回來。”

語落,當先出了青囊齋。

剩下的其他人在鋪子裡大眼瞪著小眼。

彆說是幾個兒媳一臉的詫異,就是連月落都是心慌慌了。

自從花家出事之後,小姐對鋪子裡的生意愈發的不上心了,若是再如此下去……

花月憐看著女兒的背影,輕聲道,“月牙兒她一向都是有自己的主意的。”

幾個兒媳聽著這話,也隻能無聲地在心裡祈禱著。

小清遙可是千萬不能倒,不然這個花家就是真的完了。

稍晚一些的時候,主城的各個鋪子都是掛起了燈籠。

街道上佩插著茱萸的行人縷縷行行,沿街的叫賣聲絡繹不絕,熱鬨非凡。

範清遙坐在西郊府邸對麵的茶樓上,將一杯又是一杯的酒倒進口中,腦海之中不斷劃過親人們那一張又一張熟悉而又慈愛的麵龐。

從花家出事到現在,已經都是過去四個月了。

皇家那邊一直封鎖著所有的訊息,就是連哥哥和舅舅們是否平安抵達邊疆。

足以見永昌帝對花家的戒心還是冇有徹底抵消的。

她若想讓遠在外麵的親人平安,就必須要徹底打消永昌帝心裡對花家的那根刺。

所以這麼長時間她纔會懈怠著生意。

“難得見你如此清閒。”一道熟悉的聲音驟然響起。

範清遙循聲抬頭,就是見百裡鳳鳴推門而入。

他仍舊是一席白袍,臉上也是掛著一如既往的寵溺笑容。

一個月不見,他身上的氣勢似乎更強了一些。

尤其是那張俊美的臉上,已是凸顯出了沉澱過風浪之後纔會有的沉靜。

幾聲獸類玩鬨的梗咽聲從不遠處傳來,範清遙扭頭看向窗外,隻見被百裡鳳鳴帶來的赤烏,都是跟府邸裡的踏雪滾成了一堆。

百裡鳳鳴撩起袍子坐在了範清遙的對麵,笑看著她又道,“重陽節當日青囊齋卻關門大吉,隻怕明日就會傳遍整個主城。”

範清遙坐正身子,倒了一杯酒推到了他的麵前,“就怕冇人傳。”

百裡鳳鳴並不驚訝,“你就算想要讓父皇知道,這代價未免也是太大了一些。”

重陽節這日,普通鋪子的收入都要是平日的三倍,更何況青囊齋了。

隻怕敢如此撒錢的人,也就是隻有她一個了。

範清遙並不避諱什麼,“隻要能夠達到目的就是好的,況且一日的進賬換取我哥哥一生的自由,我倒是覺得是值得的。”

百裡鳳鳴這次倒是驚訝了。

據他所知,花家男丁如今不過剛剛抵達邊疆。

正如範清遙自己所說,父皇對花家仍舊冇有完全放下戒心。

偏這個時候範清遙卻是想要把花豐寧弄回來……

他是真的不知該說她是膽大包天,還是有勇有謀了。

“你有幾成把握?”

“隻要我想,就有十成。”

“你打算如何?”

“花家生意如此懈怠,你覺得他會如何?”

百裡鳳鳴皺著眉。

冇有銀子,就冇有軍餉,她這是在逼父皇主動來找她。

好大的膽子!

真的是好大的膽子!

從他記事開始,還從不曾有人敢如此將父皇的軍。

範清遙既是敢做就是不怕的。

哥哥還那麼年輕,怎麼可以在邊疆浪費大好的時光。

當然,這隻是她的第一步,很快她就是會讓花家所有人都重新站在主城之中。

隻是那個時機,她希望不要太久纔會到來。

擱置下心裡的想法,範清遙纔是又看向百裡鳳鳴,“秋狩定在何時?”

百裡鳳鳴道,“三日後。”

範清遙想著上一世發生的一切,就是叮囑著,“這次的狩獵,定要小心三皇子。”

她知道,光憑這一句話是不足以讓百裡鳳鳴加以戒備的。

而就在她想著要如何說服他的時候……

卻是見百裡鳳鳴笑著道,“阿遙無需多慮。”

範清遙一愣。

就是聽百裡鳳鳴又道,“月愉宮今日傳來的訊息,三皇兄因病無法參加秋獵。”

範清遙的心一下子就是緊了。

如果說花家遭此劫難是還在經曆上一世所經曆的一切。

那麼百裡榮澤又怎麼可能會退出這次的狩獵!

究竟是養病,還是另有陰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