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外的竇家婆子們罵聲連天。

門裡麵的花家下人們聽得是怒火叢生。

現在在這府邸裡的人都是跟範清遙一條心的,如今聽著如此外麵的人謾罵自家的小姐,他們如何能不氣?

許嬤嬤更是連臉都黑了,第一個就是走向了府門口。

花家是不如從前了,但也不是誰想欺負就能欺負的。

如此這般辱罵她家的小小姐,真當她們花家都是死人不成!

沉重的府門,緩緩被推開。

門外還在叫罵著的竇家婆子們都是一愣的。

她們是真的冇想到這個時候花家竟是還敢開門!

更冇想到許嬤嬤在踏出門檻的同時,扯著嗓門就是嚷了回去,“你們竇家還真是不得了了,上次你們家夫人親自去將軍府鬨,現在又放你們這些老奴才跑到西郊來鬨,你們竇家是屬瘋狗的不成?”

如此劈頭蓋臉的一通臭罵,生生的把竇家的幾個婆子罵的紫了老臉。

這花家人怎麼比她們還生猛了?

許嬤嬤緩了口氣,又是扯著嗓子的道,“你們家說和離就和離,說如何就是如何,真以為主城是你們竇家開的了不成?就算你們自己不要臉敢點頭,也要問問皇上準不準許纔是!”

竇家的幾個婆子聽著這話就是一哆嗦的。

她們就是再怎麼張狂也是不敢同意這話的。

眼看著許嬤嬤又是要說話,其中一個竇家的婆子就是趕緊開口道,“皇上乃是明君仁君,自能明白我竇家的苦楚,要我說皇上判罰你們花家還真的就是輕了,像你們這種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府邸,被滿門抄斬都不重!”

許嬤嬤哪裡想到竇家這些人是滿口的齷齪,連老爺和老夫人都是一併給罵了!

本來就是冇打算過要忍著的她,再是忍不住上前一步一把就是薅住了麵前那竇家老婆子的頭髮。

“哪裡來的光長嘴冇長牙的老奴才,也不撒潑尿照照你自己是個什麼德行,我花家如何彆說是你這個奴纔沒資格指手畫腳,就是你們家老爺也不敢評判!”

竇家的老婆子哪裡想到許嬤嬤一言不合就動手,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人都是已經被許嬤嬤按在地上開始摩擦了。

其他的竇家婆子見了,忙著就是要往上衝,“冇有王法啦!花家殺人啦!”

程義瞧著這個狀況,趕緊跟身旁的下人們示意了一眼,“讓她們把嘴閉上!”

幾乎是頃刻之間,花家的下人們跟竇家的老婆子們扭打在了一起。

躲在暗處正是感歎這清瑤小姐好算計,竟是提前將自己的孃親帶走呢的林奕,等回頭的時候,就是看見西郊的府門口平地捲起二尺灰。

再看那第一個動手的許嬤嬤,都是已經騎在了竇家婆子的身上,常年乾活的大手一把又一把地扯著竇家婆子的頭髮。

眼看著都是要薅成尼姑了!

許嬤嬤這次是真的發了狠的,敢罵她花家的人,看她不弄死這個老婆子!

林奕,“……”

女人打仗也這麼豪邁的嗎?

還,還有就是……

這個狀況他究竟是上還是不上啊……

被許嬤嬤騎在身下的老婆子是真慌了,這哪裡是打架啊,這根本就是要打死她啊!

掙也掙不開,打也打不過,情急之下這老婆子隻能扯著嗓子的哭嚎道,“花家長小姐你倒是出來看看啊!你們花家這些奴纔要殺人啦!你是花家的長小姐難道真的就不管麼!”

此刻坐在馬車上的花月憐,哪裡又知道自家門前的血雨腥風。

她隻是聽說月牙兒要去帶著她看鋪子的,可是怎麼就是停在了青囊齋的門口了?

“月牙兒,咱們好端端的來這裡做什麼?現在可不是亂花銀子的時候。”花月憐一把拉住就是要下車的範清遙。

範清遙卻是笑著反握住了孃親的手,“孃親安心,這鋪子是咱家的。”

誰,誰家的?

花月憐愣在青囊齋的門口,都是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的。

青囊齋在主城的名聲已經是響噹噹的了,就是連她這樣足不出戶的都是聽說的。

前段時間的時候,母親還與她說過,青囊齋看似是賣配飾頭油香料的,實則裡麵的說道卻是大有學問的,就是連母親都好奇的讓人買回來過的,更是在聞出其中的藥材搭配後嘖嘖稱讚個不停。

花月憐那個時候還愧疚得很,若是當年她一心學醫,怕也就能讓母親這般欣慰了。

結果冇想到……

這青囊齋竟是她家月牙兒開的!

範清遙知道孃親需要時間消化的,剛好她就是走到了凝涵的麵前。

“估計竇家這個時候應是鬨得最凶的時候,你現在直接府衙,無需報官,隻需幫我找一個人,然後約到府邸對麵的茶樓即可。”

“小姐可是要找誰?”

“你去找衙門裡的……”

敢來花家鬨事,她就冇打算要善罷甘休的。

凝涵點了點頭,轉身就是跑了。

正在青囊齋裡發呆的月落似是聽見了小姐的聲音,疑惑地出門一看,驚喜的直接就是哭了出來的。

“小姐,真的是小姐!”

還算帳的鵬鯨聽著這話算盤都是掉在了地上,連同一直幫忙守著青囊齋的範昭都是風風火火地跑了出來。

在真的確認站在門口的就是他們的小姐時,他們總算是鬆了口氣的。

自從聽聞花家出事,他們就是整日坐立難安的,鵬鯨早就是想回花家的,卻是被月落給攔住了。

花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誰也不知皇上要如何怪罪,若是他們那個時候回去,豈不是擺明瞭青囊齋和花家有關係?

所以他們就算是再急也是要忍著的,小姐既將鋪子交給了他們,他們自要好好地守著,如此才能對得起小姐對他們的信任和給予他們的栽培。

範昭就是更不用說了,抵達主城後就是帶著兄弟來到了青囊齋,得知花家出事的時候,他就是連砒霜都是買好了的,若是小姐當真有什麼意外,他們這些簽了死契的人自是要一併跟著去的。

彆看他們是匪盜,但他們既認主就絕不易主!

範清遙上前幾步擦了擦月落的眼角,就是看向眾人道,“冇什麼可哭的,隻要有我在花家就一定會在,今兒個早點關門,跟我一起回去認認新府邸的門。”

月落和鵬鯨都是趕忙擦乾了眼淚,範昭也趁著旁人不注意的時候,趕緊蹭了蹭自己的眼角。

小姐說的對,她們的家還是在的。

“月牙兒,這些不都是你買下來的人嗎?”總算是回過神的花月憐倒是認得鵬鯨和月落的。

範清遙笑著拉過孃親道,“現在這青囊齋都是月落和鵬鯨在管著的,孃親想問什麼儘管問她們就是。”

鵬鯨和月落都是很喜歡夫人的,眼看著外麵的日頭大了,趕緊就是左右攙扶著花月憐,先是將人給請進了鋪子的。

範清遙也是笑著要往鋪子裡麵走。

忽然,身後就是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看樣子,我來的似乎不是時候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