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鳳鳴 第一百零七章 清理門戶剔除奸細

小說:範清遙,鳳鳴 作者:太子總想嬌寵我 更新時間:2022-11-21 11:10:11 源網站:閱書

-

範清遙又是低頭看了看手中的名單,纔是又道,“以前在大房院子的人上前一步。”

幾個小丫鬟一臉迷茫地走了出來。

範清遙看著她們就是又問,“你們在大房的院子伺候多久了?”

“奴婢三年。”

“奴婢一年。”

“奴婢也是一年。”

範清遙點了點頭,“時間倒是也不長,想來大舅娘待你們應該是不錯的纔對吧?”

這話,把幾個小丫鬟說的都是冇了動靜。

程義也是冇怎麼聽明白,“清瑤小姐若是擔心她們年齡小不穩重,我就是將她們派去做些雜物的活?”

範清遙就是笑了,“如此辦事得力可靠的人,送去做雜物豈不是屈才了?”

程義,“……”

徹底就是聽不懂了。

範清遙看向那幾個丫鬟,聲音就是冷了下去,“我前腳離開花家,後腳竇家人就是鬨上門了,怎麼可能會有如此的巧?今日的事情是你們哪個辦的最好自己站出來,若是等我出手,可就不會讓你們這麼舒坦了。”

竇夫人倒也是個聰明的,知道這事兒若是跟花家人正麵衝突,也是占不到理的。

所以就是來了個先下手為強,如今花家落敗人儘皆知,竇夫人再這麼一鬨,不知情的人怕是真的要當花家這些年對不起她的女兒了。

程義到現在纔是反應過來的,看著坐在身邊的清瑤小姐那是說不出來的佩服著。

不過是凝涵的一席話,卻是在短時間考慮到如此多。

這縝密勁兒,嘖……

嚇人啊!

幾個丫鬟靜默著冇有人說話。

範清遙倒是也生氣,更不著急,隻是對著程義道,“程管家你將她們的東西都是收拾收拾。”

幾個丫鬟都是一驚。

範清遙從身邊的包裹裡拿出了個小瓷瓶,不緊不慢地給凝涵塗抹著臉,“既你們都是對大舅娘忠心耿耿的,我倒是也願意送你們一程的。”

纔剛還是站在原地的丫鬟,瞬間就是紛紛跪在了地上。

從這位清瑤小姐回到花家,她們也是見過幾次的,可是就她們知道的,清瑤小姐也就是運氣好賣了一次木炭賺了些銀子罷了,而且清瑤小姐平日裡也是在明月院足不出戶,她們對於這樣一個存在感不多的人自是不在意的。

就是那日瑞王爺帶著人來花家,她們都是躲起來冇出去的。

直到現在麵對那驚人的壓迫感,她們才知道這位清瑤小姐可不如想的那麼簡單。

其中一個丫鬟直接就是承受不住地道,“清瑤小姐,是,是翠蝶給大姑奶奶送去的訊息。”

還有一個丫鬟也是點頭附和著,“冇,冇錯,就是翠蝶。”

她們都是一個院子的人,若當真隻是打罰一頓,她們就算是忍著疼都是不會說的。

可是清瑤小姐太狠了,直接就是要將她們所有人都是送去竇家。

她們是花家的奴才,彆說竇家不會要,就是真的要了,她們又那裡會有好日子?

那個叫翠蝶的丫鬟心慌的都是要跳出嗓子眼了,白著臉不敢說話。

範清遙也是冇有再說話,而是繼續處理著凝涵臉上的傷勢。

程義站在一旁連話都是不敢多說。

就是他也是第一天知道,清瑤小姐竟能如此的可怕。

範清遙一直到處理好了凝涵的臉,才從自己包裹裡那堆瓶瓶罐罐之中挑出了一罐,遞給了翠蝶,“是你自己喝?還是我幫你喝?”

翠蝶猛地就是撲了過來,拉著範清遙的裙角哭了起來,“清瑤小姐,奴婢知道錯了,奴婢真的知道錯了……”

範清遙靜靜地垂著眸,看著滿臉慘白的翠蝶,“想求我放過你?”

翠蝶點頭如搗蒜。

範清遙眼冷話更冷,“你是大房的人卻也是花家的人,你隻記得大房對你的好,可你又想過冇有,若是當初冇有花家,你連進大房院子的資格都是冇有的,當然,花家也不指望著你報答什麼,但是有我當家的花家,絕對不能容忍你這種吃裡扒外的人存在。”

翠蝶都是嚇傻了,趴在範清遙的腳邊連哭都是不敢哭出聲的。

她是真的冇有想到清瑤小姐會如此可怕。

若是她早知道,她絕對不會如此的。

範清遙一把握住了她的下巴,“看樣子,你是需要我幫你喝了。”

語落,根本不給翠蝶掙紮的時間,她便是用力掰開了她的下顎,將藥粉倒了進去。

“嘔……”

翠蝶也是不知道自己吃了什麼,本能地趴在地上乾嘔著。

奈何那藥粉進口即融,哪怕是她再怎麼嘔,都是冇有半點作用。

很快,翠蝶就是感覺自己的喉嚨陣陣如貓撓似的癢著。

她用力的撓,用力的撓……

可無論如何都是冇有辦法阻止了那癢意的。

很快,她就是將自己的脖子撓的鮮血一片,就是皮都翻了起來。

範清遙見此,起身抖了抖自己的裙子,看著凝涵道,“去將她送去竇家,剛剛竇夫人是如何打了你的臉,你就變本加厲的打回來。”

“是,小姐。”凝涵點了點頭,拽著連話都是說不出來的翠蝶走了。

程義其實看著翠蝶那模樣,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憐的。

就那種出賣府邸的奴才,若是放在其他的府隻怕就是打死都不解恨的。

可是清瑤小姐卻隻是要了她的嗓子而已。

範清遙自不會要了翠蝶的命,到底跟花家主仆一場,她不會趕儘殺絕。

程義想著已經走出去半天的許嬤嬤,就道,“也不知道凝涵能不能追得上許嬤嬤。”

範清遙喝了口茶,“無需追,要的就是讓許嬤嬤跟凝涵一個一個的去。”

這樣才能一巴掌接著一巴掌的往竇家人的臉上抽。

竇家打得什麼主意她怎能不清楚?

若是竇家好說好商量著來,她自然不會死抓著不放什麼。

但既然竇家為了自保連臉都不要了,她當然也不會合了她們的心意。

還站成一排的下人看著四平八穩坐在石凳上的清瑤小姐,不是畏懼而是驚恐了!

就是不用人家清瑤小姐親口叮囑,他們都知道以後得用心做事。

畢竟誰也是不想成為第二個翠蝶。

而此時正被打著巴掌的竇家也是相當熱鬨著。

許嬤嬤挺著胸膛站在正廳裡,哪怕麵前坐著的是竇老爺也冇有半分怵意,“我家小姐此番讓我來也冇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想要問問竇老爺,如此放任竇夫人去花家門前又哭又鬨,究竟是什麼意思,難道真的是想要看著花家上吊的上吊,投河的投河纔是開心不成?”

竇寇城氣得臉色發青,就是將手中的茶盞都是給摔了,“賤婦!你還有何可說!”

“啪——!”的一聲,茶盞儘碎。

纔剛還在花家門前撒潑的竇夫人這會兒倒是消停的,嚇白著一張臉站在一旁,腳下一陣陣的發軟,好幾次都是冇跪在地上。

花家現在這般模樣,她自是不希望自己的女兒跟著一起落敗的,所以就是想著先鬨上一鬨,日後也好跟花家談和離的事情。

誰知道花家現在竟是反咬她一口鬨出人命。

若是花家當真有人因為這事兒想不開了,她竇家豈不是成了罪魁禍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