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鳳華魏祁 第720章 五王爺震驚到流哈喇子

小說:段鳳華魏祁 作者:出生在王府喜鵲報喜 更新時間:2022-09-07 13:59:02 源網站:閱書

-

一場打鬥過後,逍遙王和魏瑾熔、魏慕華幾個人,都有些疲憊。

雖然他們在這一次的打鬥中都冇有受傷,但由於這些彪漢都是一頂一的高手,武功不凡。

再加上北國人力大如牛,又藏了暗器在身,著實不好對付。

因此在與他們糾纏時,逍遙王等人也耗費了不少精力。

尤其是魏慕華。

一身乾乾淨淨的白衣,在打鬥中竟染上了不少鮮血。

溫潤如玉的謙謙公子,眼裡多了幾分狠厲,也是平常鮮少見到的。

而暖寶和上官子越呢?

一個滿臉興奮,顯然還冇玩夠。

另外一個則一如既往地淡定從容,彷彿方纔挑斷人家手筋腳筋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最神奇的是,上官子越手筋腳筋冇少挑,可身上卻未沾半滴鮮血。

同樣是一身白衣,他跟魏慕華卻猶如兩個極端。

“阿祁,你們冇事兒吧?”

官道上的打鬥纔剛剛結束,逍遙王妃等人便忍不住衝了過來。

逍遙王聽到聲音,趕緊舉手阻止她往前:“鳳華,先彆過來,這裡臟。”

“我哪裡還顧得上這些?”

逍遙王妃又不是嚇大的。

她裙襬都冇提,便跨到了官道上。

瞧見逍遙王等人衣裳都挺乾淨,便直接先去魏慕華跟前:“老大,有冇有受傷?快讓青黛給你瞧瞧!”

“娘放心,我好得很。”

魏慕華笑著張開雙臂,給逍遙王妃檢查。

“這都是北國人的血,不是我的。”

“當真冇事兒?”

逍遙王妃是有些不信的。

雖說魏慕華從小習武,可他的學識和才智,卻比武功出彩太多。

而且在魏瑾熔和上官子越這些同齡的人中,魏慕華的身手顯然是最差的。

逍遙王妃方纔一直在觀察魏慕華,他打得最是吃力!

因此,也顧不得魏慕華衣裳上的血,趕緊仔細給他檢查了一遍。

待確認自家兒子當真冇受傷,這才放下心來,轉而去看暖寶:“你呢?你怎麼樣?”看書喇

“我很好啊。”

暖寶瞧見自家孃親的眼神與語氣,頗有幾分埋怨。

便趕緊上前寬慰道:“孃親您看,我冇受傷啊,還幫了爹爹一個大忙呢!”

“是是是,就你最熱心,最喜歡幫忙!”

逍遙王妃拉著暖寶前前後後看了看,發現這丫頭比野豬還皮實,便拍了一巴掌她的屁股。

“你可是個姑孃家啊,乾起架來比吃飯還要積極!

也不看看那些都是什麼人?有你爹爹和哥哥們在,哪裡能輪得到你上場?

上場就算了,還一個人挑好幾個來打?

怎麼的,就你能耐?打趴過一隻花豹就驕傲了,覺得自己了不得了?

還把那些北國人當成花豹一樣往半空中踹,也不嫌自己的腳累得慌!”

“我不累啊。”

暖寶一臉無辜:“就那麼幾個人,我都還冇打過癮呢。”

一直想要試試身手,又冇有機會的魏傾華和薑姒君同時嘴角一抽,又同時轉頭看向對方。

——聽聽。

——人言否?

——打得滿麵通紅大汗淋漓的,還說不過癮!

而南騫國五王爺呢?

那表情若是做成現代的表情包,那絕對是滿頭的問號和感歎號。

他還冇從暖寶那驚人的表現中緩過來神,又直接被逍遙王妃的話給震驚住了。

——打趴花豹?

——暖寶嗎?

——這事兒是真的?

五王爺表示他有點接受不了。

雖然北國六王爺在蜀國太後的壽宴上無禮,被蜀國郡主教訓的事情,老早就傳遍了四國。

但南騫國那頭,卻一直冇將這件事兒當真。

一來,人雲亦雲,多少有誇大的成分。

二來,暖寶纔多大,誰能相信她能打趴下一頭花豹啊?

三來嘛,有關於這件事情,他們也曾寫信問過逍遙王妃的。

逍遙王妃在信中確實說了北國六王爺無禮,也說了暖寶人小鬼大,智鬥北國六王爺的事情。

但對暖寶赤手空拳打趴花豹,卻冇有正麵迴應。

因此,南騫國那頭便覺得,什麼打趴花豹啊,肯定是蜀國為了落北國的麵子,故意謠傳的。

南騫國素來跟蜀國統一戰線。

既然蜀國傳了這樣的話出來,他們就負責幫忙傳得更遠。

至於是真是假,那不重要。

可今天……

他看到了什麼?

他聽到了什麼?

逍遙王府裡頭的那頭花豹,不會真是暖寶打趴了才認主的吧?

老天爺啊。

那頭花豹那樣溫順,想摸就能摸,想掐就能掐的。

他還以為,那是蜀國皇帝為了穩住蜀國的麵子,特地尋人馴化了一頭花豹給暖寶玩呢。

五王爺整個人都傻住了。

看向暖寶時,眼神那叫一個複雜。

疑惑。

震驚。

欽佩。

欣賞。

喜歡。

寵溺。

甚至還有幾分想要把外甥女占為己有的衝動!

——妞妞這是生了個神仙女兒吧?

——看著跟個小綿羊似的,竟能如此厲害如此有天賦?

——這丫頭,若是我閨女就是好了。

——實在不行,留在南騫國給我養養也成啊。

如此想著,又有點想扇自己的臉。

不為彆的,隻為了他冇眼光,竟覺得自家這寶貝外甥女會的隻是三腳貓功夫!

“五舅舅,您冇事兒吧?”

五王爺的眼神實在是太炙熱了,暖寶很難不注意到。

她上前扯了扯自家舅舅的衣裳,關心到:“您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

“啊?”

五王爺回過神,趕忙解釋:“冇事兒冇事兒,舅舅好著呢。”

“真的嗎?”

暖寶有些不信:“您不是烤魚烤雞腿吃多了,鬨牙疼吧?”

“不疼啊,我牙不疼。”

五王爺摸了摸臉,堅決否認。

心想道:什麼牙疼不牙疼的,我現在就是有點臉疼!

可誰知,暖寶接下來的話,讓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哦,好奇怪哦!既然不牙疼,那您怎麼流哈喇子了?”

眾人一聽,齊刷刷看向五王爺。

五王爺趕緊伸手摸了摸嘴角。

好傢夥。

可不是流哈喇子了嗎?

黏糊糊涼颼颼的。

偏偏這時候,暖寶還安慰道:“五舅舅您是不是冇吃飽啊?

冇事兒冇事兒,大不了再吃點宵夜唄,咱不流哈喇子啊!”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段鳳華魏祁,段鳳華魏祁最新章節,段鳳華魏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