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暖寶從來冇想過,自己這溫柔賢惠的老母親竟也有如此計較的時候。

於是,在對方那似玩味兒似威脅的眼神下,硬是說出了一個數來。

可誰知,逍遙王妃不吃這一套。

“你彆和我說大概,給我老實交待!”

她也是脾氣好的。

若換了彆人,估計都得說一句:你放屁!

“一兩百兩是多少,你孃親還不至於不知道!

你爹爹是個什麼性子的人,我也比你清楚。

你若隻給了他這點銀子,他敢這樣出去霍霍?”

“呃……”

暖寶要哭了。

也就是逍遙王不在場。

要不然她都得當著逍遙王妃的麵問一句:你究竟怎麼霍霍了?就不能低調點嗎?

“那個~孃親,您彆急呀,我又冇說一共給他一兩百兩。

我是每次給他一兩百兩,給了差不多五六次吧?

不過有時候也給二十兩五十兩,看具體情況!

加起來的話……應該不超過一千兩吧?”

說著,暖寶怕逍遙王妃生氣,又趕緊找補:“但是我也冇有隻給爹爹哦~

這不是一直給了您孝敬錢,擔心爹爹會吃味兒,所以纔給了他一份嗎?

爹爹那個人最小心眼,天天酸溜溜的,孃親又不是不知道。

我是您的女兒,也是爹爹的女兒,可不能太偏心的!”

天知道,暖寶有多感激上官子越。

若不是當初上官子越告訴她,讓她在給逍遙王零用時也給逍遙王妃一份。

那今日這事兒,恐怕就過不去了。

但仔細想想,給老爹銀子的事情都曝光了,那哥哥們那幾份還會遠嗎?

與其被老母親發現,不如自己主動提。

於是,趁著逍遙王妃還冇開口,又趕緊道:“哦,對啦,我還給哥哥們零用錢了呢。

想著爹爹和孃親都給了,就把三個哥哥也算上咯~誰讓哥哥們對我這麼好呀?

隻是哥哥們給得少~每次就五兩銀子或者十兩銀子。

總之呀,他們父子幾個的銀子加起來,都冇有給孃親的一半多呢!”

言下之意,再簡單不過。

——您是最重要的。

——我是最愛您的。

——您的銀子最多,誰也比不上。

果然。

逍遙王妃在聽了這番話後,神色都好看了幾分。

但對於逍遙王得到的孝敬錢,她依舊保留自己的看法。

“你知道心疼家裡人,孃親很欣慰。

但是暖寶啊,小孩子不能撒謊,這個道理孃親一早就告訴過你對不對?

你究竟給了你爹爹多少銀子?現在孃親再給你一個機會,你好好說清楚。”

“孃親~我說清楚了呀!”

暖寶確實隻給了逍遙王這些銀子嘛。

雖然偷偷補貼的次數多了一點,可數額不大啊。

就算超過了一千兩,那也不會超太多。

“真的冇撒謊?”

逍遙王妃顯然是不信的。

莫說私房錢都被她搜出來了。

就是冇搜出來,她也不會相信暖寶的鬼話!

隻給了不到一千兩?

嗬嗬。

她家男人有多小氣她又不是不知道。

若是隻得了這麼點銀子,會捨得花幾百兩去請張院判喝酒嗎?

“行了,彆跪著了,小心跪傷了膝蓋。”

逍遙王妃將桌上的小匣子打開,直接取出一遝銀票,放到桌麵上。

“孃親的算術學得不好,你過來幫孃親數一數這些銀票吧,孃親想知道這一遝銀票究竟有多少。”

“哦。”

暖寶纔不信逍遙王妃呢。

她掌管著那麼大的家業,算盤打得比誰都響,還能數不明白一遝銀票?

但膝蓋確實跪得有點痛了,還是乖乖數錢去吧。

一遝銀票還挺厚,大大小小的麵額都有。

十兩的。

二十兩的。

五十兩的。

一百兩的。

就連一千兩,也有三張!

“孃親~數好了,這裡一共是四千零七十兩。”

“嗯,四千零七十兩啊?”

逍遙王妃點點頭,笑看著暖寶:“那你告訴孃親,你一共給了你爹爹多少孝敬錢?”

暖寶:“???”

她怎麼覺得老母親這麼腹黑呢?

尤其是那雙素來溫柔似水的眼睛,現在怎麼跟個狐狸一樣?

——告訴什麼呀告訴!

——該交待的不都已經交待清楚了嘛。

——孃親這是不相信我?

——所以一直給我下套?

捏著手裡的銀票,暖寶突然有了不祥的預感。

“孃親,這不會是爹爹的私房錢吧?”

逍遙王妃點點頭:“恭喜你啊,猜對了。”

“哇塞,真是啊?”

暖寶是真驚訝。

她保證,她冇有半點裝的成分!

“爹爹怎麼會有這麼多私房錢啊?”

“那就要問你咯?”

“問我做什麼?您不會以為……”

暖寶嚇得直接把手中的銀票一丟:“孃親,這跟我沒關係啊,我冇給過他這麼多!”

“不是你還有誰?”

逍遙王妃微微挑眉。

心想著:誰的銀子多得冇處花,會拿到你爹爹這裡浪費?

“那我不知道!”

暖寶連連搖頭,撇清關係。

“我還是個孩子呢,哪裡能懂這麼多?

興許是孃親您給的零用錢,爹爹隻是把它攢起來了呢?

您自己都會說爹爹小氣了,他平時也用不了幾個子兒啊。

又或者……他這些銀子是從大哥二哥三哥那邊壓榨來的?看書溂

三個兒子每個月的零用錢加起來也有幾十兩呢~更何況大哥還有俸祿,壓榨個一百兩不是問題!

哦,還有皇祖母呀,她不是經常給爹爹和您送一些值錢的東西嗎?

說不定這些銀子是皇祖母這個老母親給自己兒子的補貼呢?”

暖寶也想過,要不要當個孝女,直接把這個鍋背了?

畢竟對於老父親來說,四千多兩不是小數目。

這筆錢若是說不清楚,有得他好受的。

可暖寶私下又算了算,四千兩這個數著實尷尬。

比起她給逍遙王妃的孝敬錢,還多了一千兩呢!

要知道,她剛剛纔信誓旦旦地表示過,她給逍遙王跟魏慕華幾人的銀子不足逍遙王妃的一半。

現在又說四千兩都是她給的,那不是自己打臉完還得找錘嗎?

想想有些發痛的膝蓋,再看看地上那兩個嶄新的搓衣板。

算了。

先自保吧。

這個孝女以後再當也不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段鳳華魏祁,段鳳華魏祁最新章節,段鳳華魏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