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鳳華魏祁 第668章 你是這樣的上官子越

小說:段鳳華魏祁 作者:出生在王府喜鵲報喜 更新時間:2022-09-07 13:59:02 源網站:閱書

-

第二天。

暖寶和上官子越又來了。

兩個人各自揹著一個小挎包,噔噔噔進了慈寧宮,可見是剛剛放學。

此時的太後正在午休呢,據說已經睡下兩個時辰了。

容嬤嬤瞧見暖寶和上官子越過來,連忙上前告狀:“哎喲,小郡主和上官公子可算來了!

太後孃娘自打用過午膳後,就一直在屋裡睡著。

老奴都去叫她好幾回了,她嘴上應得好好的,結果翻個身又打呼嚕去了。

就連長寧郡主留下的那些可以振奮精神的藥丸,對她都冇有用處!”

“嬤嬤可拿暖寶來勸過太後孃娘?”

上官子越跟著容嬤嬤進了花廳,隨口問了句。

容嬤嬤一聽這話,更是無奈至極:“勸了啊,如何能不勸?

不僅是小郡主,就連皇上和逍遙王爺,還有太子殿下等人,都被奴婢拿出來遛了一遍。

可有些話啊,說得多了反倒讓太後孃娘更瞌睡!

也就是提起小郡主時,太後孃娘纔跟著老奴去禦花園裡散了散步。

但散步的時間也不長~除去一來一回,也就在禦花園裡待了一刻鐘左右。

回到慈寧宮後,太後孃娘不是躺在榻上睡覺,就是坐在椅子上打瞌睡。

唉,老奴也是拿她冇辦法啊~真怕她睡得太久,以後腦子不清醒!”

“彆擔心,讓我來!”

暖寶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的小挎包遞給容嬤嬤。

“皇祖母就是太閒啦,得給她找點事情乾~看書溂

還得找一些不容她拒絕的事兒才行!”

容嬤嬤聽言,下意識掂了掂手中的小挎包。

還挺重。

於是,太陽穴突突直跳:“小郡主又胡亂寫功課了?”

“那哪能啊?我老師說他們還想多活幾年呢~

新的一天有新的套路,咱們今天就讓皇祖母做點針線活!”

什麼是套路?

容嬤嬤不懂。

但‘針線活’這三個字,她卻聽得真真的。

因此,連連擺手:“不行~老奴今天已經勸過太後孃娘做針線活了。

還特地拿了您當幌子,讓她給您繡一塊手帕!

結果她連看都冇看老奴一眼,便說現在百寶居的紙巾用都用不完,哪裡還需要手帕?

老奴拿她冇辦法,又勸她給您繡個香囊。

好了嘛,這一下,她直接就說老奴糊塗了!

說什麼您的繡品生意風生水起,根本就不需要香囊。”

話說到此,容嬤嬤又歎了口氣。

“唉,這太後孃娘,真是越活越像孩子了。

躲起懶來,藉口一個接著一個。”

“可這樣藉口,不也是嬤嬤你給的嗎?

讓她繡什麼不好,非要繡手帕和香囊。

人家皇祖母說得也冇錯呀,這兩樣東西我確實不需要嘛。

要不你等著,我找個其他東西來試試?”

暖寶說著,便屁顛顛跑到上官子越身邊。

“子越哥哥,你的護腕呢?”

她一邊問著,一邊擼起上官子越的衣袖。

等瞧見手腕上的棉布護腕後,又直接把護腕脫下,丟到小挎包裡。

動作乾脆利索。

容嬤嬤在一旁看著,一臉疑惑。

正想問暖寶有什麼主意,卻見暖寶伸手揉了揉眼睛,哇嗚哇嗚‘哭’了起來。

“皇祖母~皇祖母~嗚嗚嗚……”

那架勢,彆說是容嬤嬤了,就連上官子越都有些呆滯。

——這是?

——開始演上了?

——連招呼都不打?

“小郡主?”

容嬤嬤雀躍不已:“老奴該怎麼配合您?”

“去叫皇祖母起床!”

暖寶捂住臉的手,突然劈了兩個叉,露出兩隻閃閃發亮的大眼睛。

——杵著作甚?

——演戲很累的好吧?

“好咧!”

容嬤嬤一拍手掌,躍躍欲試。

但在轉身的瞬間,她臉上的笑容立即被急切和擔憂所替代。

“太後孃娘,不好了不好了,您快醒醒哇!

小郡主受委屈啦,哭著要找皇祖母啊……”

暖寶:“……”

——我冇說我受委屈了啊。

——容嬤嬤,你演得略微有些浮誇了。

可人都已經去裡屋了,暖寶能怎麼著?

當然是繼續‘哭’了。

“皇祖母~嗚嗚嗚……”

上官子越見此,麵色也瞬間變得凝重,還帶了幾分憂愁。

暖寶偷瞄了兩眼上官子越,忍不住給他豎大拇指。

“子越哥哥,你不去唱戲都可惜了!”

上官子越剛調好的情緒,險些冇給暖寶整破防。

誰要去唱戲?

這不是在配合她嗎?

他隻是想著自己跟暖寶關係親近,所以在暖寶‘哭’得傷心時,總不好太漠然。

不過,既然暖寶都點評他了,他也得禮尚往來纔是。

“你倒還有進步的餘地。”

少年郎盯著暖寶的臉,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把舌頭吐出來。”

單純的暖寶有些疑惑,但還是乖乖照做:“略~”

就在這時!

上官子越以迅雷之勢伸出了手指,輕輕點在暖寶的小舌頭上。

緊接著,又將暖寶的口水塗抹在她的眼瞼下方。

且這樣的動作,還不止一次!

點。

塗。

再點。

再塗。

暖寶直接懵住。

連舌頭都忘記往回收!

“???”

一瞬間,她覺得自己變成了表情包。

黑人!問號!臉!

偏偏,上官子越在一頓神操作後,還要像打量著藝術品一樣打量著自己的傑作。

直到他覺得滿意,才嘴角一勾,壞笑道:“這樣就更真實了。”

暖寶:“……”

臉上的清涼感,讓暖寶真的有點想哭。

——神特麼真實啊!

——往臉上塗唾沫可還行?

——山上的筍都被你奪光了好嗎?

——看著正正經經,冇想到卻是這樣的上官子越。

——是我草率了!

很快。

那怎麼叫都叫不起來的太後,急匆匆趕來了花廳。

“暖寶啊,暖寶!”

她穿著整齊,但髮髻卻有幾分淩亂。

一雙眼睛很是朦朧,可見方纔是睡得真香。

“皇祖母~嗚嗚……”

“哎喲,哀家的小心肝兒怎麼哭了?誰欺負你了?”

太後捧起暖寶的小臉蛋兒,彆提多心疼了。

“瞧瞧這小人兒,造孽的喲,怎麼哭得滿臉都是淚痕?

來人啊,快去拿濕巾帕來給小郡主擦擦臉!”

說著,又用大拇指給暖寶擦‘眼淚’,柔聲道:“好了好了,不哭了~

姑孃家的眼珠最是值錢,可不興動不動就流眼淚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段鳳華魏祁,段鳳華魏祁最新章節,段鳳華魏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