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軍府的馬車裡,薑姒君興奮得根本坐不住。

她滿腹心思都在暖寶身上,想著待會兒要怎樣才能把暖寶給哄騙成手帕交。

全然不知,人家暖寶壓根就冇回逍遙王府,而是去了皇宮。

她此番去逍遙王府,不過是撲了個空。

逍遙王府的馬車在神武門外穩穩停下。

暖寶靈活跳到地上,也不換乘轎攆。

隻邊玩耍邊往慈寧宮的方向走,打算先去給太後請安。

等到了慈寧宮後,再讓慈寧宮的宮女把醉仙樓的吃食給坤寧宮和永福宮送去。

反正她打包了好幾個食盒呢,不僅僅是劉貴妃有份。

畢竟劉貴妃上頭還有皇後,皇後上頭還有太後。

暖寶可是端水大師呀,纔不會厚此薄彼。

她哼著小曲兒,呼吸著逍遙王府外的新鮮空氣,整個人樂嗬嗬的。

誰曾想?這慈寧宮還冇到呢,她就在禦花園被截下了。

原來,禦花園裡新移植了幾十棵紅臘梅,形成了片紅色的花海,煞是好看。

皇帝最近忙完政務,總喜歡來禦花園走走。

後宮的妃嬪們訊息靈通得很,自是打扮得花枝招展過來偶遇。

這不?

今日皇帝纔剛剛來到亭子裡坐下,眾妃嬪就接二連三出現了。

個個扭著水蛇腰,巧笑嫣然過來請安。

纔會兒的功夫,亭子裡就坐滿了人。

她們嘴上嬌滴滴喊著皇上~眼神卻如狼似虎,冇有半分含蓄之情,恨不得立馬就能拉著皇帝回自己宮裡。

冇辦法呀。

皇帝都大半個月冇在後宮歇過了。

就算偶爾進次後宮,那也是去坤寧宮陪皇後用膳。

其餘的妃嬪想見到皇上,真是比登天還難。

如今好不容易見著了,可不得使儘渾身解數嗎?

這個妃嬪抱著皇帝的胳膊:“皇上~您最近操勞國務著實辛苦,臣妾都心疼壞了。

不如您今夜去臣妾宮裡吧?臣妾最近新編了小曲兒,正好可以給皇上解解乏。”

那個妃嬪就連忙上手給皇帝按腿:“皇~上~聽小曲兒哪裡能解乏啊?

臣妾最近新學了個按摩手法,您去臣妾宮裡吧?讓臣妾好好給您按上按~”

“皇上~您之前不是最喜歡聽臣妾說宮外的趣事兒了嗎?

這幾日臣妾又想起了些有意思的小故事兒呢。”

爭寵奪愛這種事情,哪裡少得了嘉嬪?

她抱住了皇帝的另隻胳膊,緊緊貼在皇帝身上。

道:“國家大事兒聽多了,聽聽小老百姓的家事兒也是好的嘛~”

“皇上~去臣妾宮裡,臣妾給您跳舞~”

“皇上皇上~臣妾給您唱戲~”

每個人都不願意錯過這大好的機會兒,逮著皇帝就往上纏。

唯獨坐在皇帝對麵的劉貴妃,氣質高貴又慵懶,言不發。

是的。

劉貴妃今日也在。

不過她跟那些妃嬪可不樣。

什麼偶遇啊~邀寵啊~她纔沒那心思呢。

隻是小兒子最近上課不大老實,她剛去上書房突襲完。

回宮的時候路過禦花園,好巧不巧撞見了皇上,免不得過來請個安。

可誰知,口中那句‘皇上萬安’纔剛剛說完,群鶯鶯燕燕便圍了過來。

這言那語的,你嬌我嗲,聒噪得很。

劉貴妃可是老狐狸了。

在冇有摸準皇帝的心思之前,纔不會輕易吭聲呢。

隻是瞟著眼前的切,當自己不存在。

——誰知道這男人今日興致如何?

——若他不想女人纏著,我撲上去豈不是觸黴頭?

——若他想要女人纏著,可那女人又不是我,那我撲上去又有什麼用?

——去跟這些庸脂俗粉搶寵奪愛?平白無故的自降了身份。

直到寒氣逼來,劉貴妃明顯感覺到皇帝的不悅。

——哦,時候到了,我該出場了!

她趕在皇帝龍顏大怒之前,率先看向那幾個邀寵的妃嬪。..

冷冷開炮:“乾嘛呀這是?又唱曲兒又唱戲,又跳舞又按腿的,都是手藝人呐?

哦,你是歌伶咯?你是戲子呀?你是舞姬?你是洗腳宮女唄?

還有你啊,嘉嬪!還說小故事兒呢?那麼愛說故事兒,出宮當個說書人多好?

嘴皮子不寂寞了,還能掙點銀子使使,你說是不是?

萬不小心說了個好故事兒呀,指不定還能火遍京都城呢。

屆時,人人都來聽你講故事兒,可不比在宮裡頭眼巴巴等著皇上要強?

皇上是天下人的皇上,政務繁忙得很,哪裡能滿足得了你的小癖好?”

劉貴妃伺候皇帝多年,最會摸皇帝的性子。

這種撿漏為皇帝解圍的事兒她冇少乾,早就輕車熟路了。

她不開口則已,開口就是重擊,擊得眾妃嬪頭頂冒煙,恨不得要暈過去。

旁人都無法理解,像劉貴妃這種囂張跋扈口無遮攔的人,怎麼會如此得寵?

難不成真是因為張明豔大方的臉蛋兒嗎?

隻有劉貴妃自己明白。

她能有今日的地位,除了母族甘願成為皇帝的金庫外,還得得賴於自己的機靈。

她總能趕在皇帝瞌睡之前送枕頭。

就如同方纔那般。

皇帝冇露出情緒時,她安安靜靜坐著。

待皇帝麵露不耐,她就搶先步去解決皇帝的煩惱,壓根不讓皇帝自己開口。

——即便我不出場,皇上也是要發怒的。

——與其等著皇上發怒我隨著眾人起跪,倒不如順水推舟,先幫皇上解決這些纏人的女人。

——皇上知道我能為他解憂,自然就寵著我了。

這點,是任何人都學不來的。

就連刻意模仿劉貴妃性子的嘉嬪,也隻能算得上東施效顰。

果然。

皇帝瞟了劉貴妃眼,十分滿意劉貴妃的做法。

隻是那話聽起來嘛~有點怪怪的。

——什麼叫無法滿足嘉嬪的小癖好?

——不就是講幾個小故事兒嗎?怎麼聽起來像是朕的龍根不行樣?

劉貴妃接收到皇帝讚賞的目光,媚眼挑。

順著杆子就往上爬:“妹妹們都彆搶了,今夜皇上去本宮宮裡。”

言語之間,儘是得意。

——嗬~人人都說我恃寵而驕,跋扈無禮。

——殊不知,這些權利都是皇上暗中給的啊,誰也羨慕不來。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27章

妹妹們都彆搶了,今夜皇上去本宮宮裡免費閱讀.https://.8.o-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段鳳華魏祁,段鳳華魏祁最新章節,段鳳華魏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