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昔皇後想要做的很簡單,等劉淑妃換好了衣裙,便笑著詢問道,“本宮若是冇記錯,劉淑妃已經許久冇有侍寢了吧。”

劉淑妃驚愕抬頭,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在這宮裡麵的女人,哪個不想侍寢?

這是她做夢都想的!

甄昔皇後笑著道,“瞧瞧劉淑妃高興的,連謝恩都是忘記了。”

百合連忙走到劉淑妃的身邊,“隻要淑妃娘娘好好照著皇後孃娘交代的說話辦事,今日的侍寢絕不會是淑妃娘孃的最後一次侍寢。”

“臣妾謝皇後孃娘**!”劉淑妃再次跪在地上,重重地磕著頭。

她當然清楚,皇後絕非是單獨讓她侍寢那麼簡單。

但無論皇後想要交代什麼,她都冇有拒絕的理由。

“淑妃娘娘能這麼想,可是皆大歡喜的,皇後孃娘已經讓人準備好給淑妃娘娘上妝梳髮了,淑妃娘娘跟著奴婢走即可。”百合扶著劉淑妃起身,親自將人給送到了一旁的偏殿內。

劉淑妃自然是不會拒絕的,完全是順從著配合,在梳洗打扮的時候,將百合說的話都是給記在了心裡,差不多半個時辰後,百合纔是讓早已買通好的人過來接走了劉淑妃。

送走了劉淑妃,百合忙著回來跟皇後孃娘回稟,哪裡想到一進門,就看見皇後孃娘斜靠在羅漢床上,望著窗外那落在枝頭的鳥兒發著呆。

那眼睛呆滯無神,表情更是空洞的讓人心裡發慌。

百合知道,皇後孃娘就算再怎麼記恨皇上,皇上都是皇後孃孃的丈夫,把其他女子親手推上丈夫的床榻,試問哪個女子能真的做到心安理得?

“把劉淑妃送走了?”甄昔皇後輕聲詢問著,一雙眼睛仍舊望著窗外。

百合壓低聲音道,“一切都按照皇後孃娘交代的辦的,劉淑妃也答應了定是會在皇上情難自控時,推薦太子妃給五皇子診治。”

甄昔皇後輕輕地點了點頭,“這個劉淑妃,總算是乖乖低頭了啊。”

百合瞧著皇後孃孃的樣子,心裡心疼的難受,“其實皇後孃娘大可以親自跟皇上提議的,如今皇上對皇後孃娘也不再如從前那般的冰冷……”

“百合。”

甄昔皇後厲聲打斷,轉回目光看向百合,“有些話,隻有外人說了才更管用,皇上的疑心也纔不會那麼重。”

“可是皇後孃娘……”

“好了,本宮乏了。”

甄昔皇後襬了擺手,阻止了百合要脫口而出的話。

她當然知道百合要說什麼。

但百合併不知道,她寧願把其他女人送上那張床,也不願意自己爬上去!

剛剛的她隻是想起了一句話,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嗬……

可悲,可笑啊。

劉淑妃侍寢的很順利,等到第二天一早,皇上便是傳了口諭,將五皇子暫且交由太子妃親自診治著,至於人嘛……仍舊在兵馬司養著。

範清遙得到訊息的時候,可謂是鬆了口氣,連忙就是帶著凝涵和狼牙坐上了馬車,急匆匆地朝著兵馬司趕了去。

兵馬司的門前,仍舊侍衛眾多。

但一瞧見太子妃下了馬車,侍衛們彆說是阻攔了,紛紛後退讓路,連一句多餘的話都是不敢說。

畢竟,上一任侍衛長的血跡還浸在門口冇有完全褪去……

好好活著不香嗎?

乾嘛非要跟自己這條命過不去呢。

範清遙將凝涵和狼牙留在門口,一個人進了兵馬司,隨著領路的人來到了後院,進了門就瞧見了仍舊昏迷著的五皇子。

幾日不見,五皇子的起色雖未曾有好轉,但身上的衣衫明顯已經被更換過了,且頭上的軟白布也是嶄新的,可見太醫們也算是用心了。

範清遙仔細的給五皇子診了脈,果然仍舊跟那日診的結果相同,體內的毒素尚未清除,雖要比之前嚴重了些許,但好在還在範清遙能夠控製的範圍內。

範清遙熟練的打開藥箱子,將這幾日調配出的藥含在了五皇子的口中,再是按照排毒的穴位,一一落下了銀針。

很快,五皇子左側的中指上,明顯鼓起來了一個血包。

範清遙拿出骨刀,輕輕劃開中指,其內紫黑色的血順勢噴湧而出。

緊接著,一股子弄弄腐爛的惡臭味,便是隨之散開。

這毒暫時是不致命,但若在人體的時間久了,便會一點點腐蝕掉人體的五臟六腑,等到最後肚子裡麵的一切都會變成一灘腐水。

如今五皇子體內的腐血能夠排出,就證明範清遙的解藥有了效果,隻是若想以此方法根治,就絕不能著急,需要一點點的將五皇子體內的腐血全部逼出來。

好在,範清遙有的是時間。

“嗚……嗚……”

範清遙這邊剛給五皇子止了血,床榻上就是響起了五皇子沙啞的呻,吟,聲。

範清遙連忙看向五皇子,就見五皇子乾裂的唇,正費勁的蠕動著。

“怡,兒……趙,趙……怡……兒……”

這聲音雖然斷斷續續的厲害,但範清遙還是聽出來了。

趙怡兒。

知道五皇子對趙怡兒好,但冇想到用情如此之深。

等出了兵馬司坐上馬車,範清遙就交代凝涵道,“這幾日幫我去找一個叫趙怡兒的人,越快越好。”

人在生病的時候,總是會思念最為掛唸的人。

凝涵可算是主城的百事通了,啥事兒啥路啥人的,隻要能說出個啥來,她都是能夠順藤摸瓜出個一二三來。

很快,凝涵就是打聽出了那個趙怡兒。

可是等凝涵趕到的時候,才發現宅院裡早就是人走茶涼了。

“搬走了?”範清遙擰著眉,算起來她隻見過趙怡兒一麵,因為不投緣,事後也冇有仔細的關注過什麼。

“奴婢仔細詢問過,說是前幾日就搬走了,當時來接的人還不少,又是馬車又是老媽子的,所以附近的百姓們都是有所關注。”

範清遙要是冇記錯,那個趙怡兒並非是主城人士,所以根本冇有認祖歸宗這一說,而能如此興師動眾搬家的,又是馬車,又是老媽子的……

答案似乎就隻能下了一個。

“小姐,可是還要繼續找?”

“算了吧。”

不管那趙怡兒的離去五皇子知不知道,如今都是已經冇有再找的必要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