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善良看著說走就走的百裡翎羽,就是有些傻眼了。

他搬出三皇子,就是想要告訴五皇子,這事兒已經有人去查了,就不勞煩您五皇子再出麵了,五皇子您還是回去洗洗睡吧,可哪成想反倒是被五皇子給鑽了空子。

想著三皇子臨走前的交代,萬善良現在隻覺得渾身上下哪哪都疼!

“五殿下您等等啊,等等……”

萬善良在後麵大呼小叫,百裡翎羽在前麵走的腳下生風。

開玩笑,他跟萬善良拉了三天三夜的大鋸,好不容易給他抓到了話柄,自是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萬善良眼看著百裡翎羽一溜煙冇了影,趕緊吩咐手下,“快去跟上!”

百裡翎羽根本不管身後的大呼小叫,騎著馬就是飛奔出了兵馬司,一路朝著事發的護城河邊而去,隨處可見城內的狼藉和悲涼,哪怕此時正時值正午,街道上都看不見一個人影。

偶爾有乞丐路過,都是迅速蜷縮在一個角落裡,驚慌的連頭不敢抬。

百裡翎羽慢慢降下馬速,看著記憶之中的街道,握著馬繩的手在不斷勒緊著。

還記得小時候他私自出逃皇宮,就是為了能像普通百姓一樣過上一個花燈節,那是他第一次看見那麼熱鬨的場景,都是把他給看呆了,可如今同樣還是花燈節,剩下的卻是滿目的瘡痍和狼藉。

百裡翎羽不知為何主城會變成這樣,但這樣的主城卻已不是他心裡的那個桃花源了。

“五皇弟,你怎麼在這裡?”

身後的聲音將百裡翎羽拉回到了現實,回過頭,就瞧見百裡榮澤正騎馬停在了他的不遠處。

百裡翎羽看著跟在百裡榮澤身後那幾十名的騎兵,再是看看自己周圍掐著一隻手都能數過來的兩三個人……

這差距,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百裡翎羽冷冷一笑,“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在兵馬司可以隻手遮天的人來了。”

百裡榮澤的臉色沉了下去,“五皇弟,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我說的什麼話你自己心裡清楚,同樣都是出來查證,看看我,再瞧瞧你,這差距還得我把話給說明白麼?怎麼,在兵馬司時間長了,被那些人吹噓的連人話都是聽不懂了?”

百裡榮澤眉頭緊皺著。

老五也出來查證了?

他臨走前,可是特意叮囑讓萬善良把人給看死了的。

“此事並非五皇弟想的那麼簡單,有什麼事情咱們回去說。”百裡榮澤隻想著先把人給弄回到兵馬司再說。

可百裡翎羽好不容易帶著人出來了,是說回去就能回去的嗎?

完全不可能!

“有什麼話在這裡說也是一樣的,兩個大老爺們說話,冇必要弄得跟娘們似的,還非得挑個地方,還是說三皇兄見不得人的事情見多了,就喜歡躲在角落裡說話?”

百裡榮澤的臉色徹底黑了下去,“五皇弟,你休要胡攪蠻纏!事發突然,無論是誰查證都是需要時間的。”

“這麼說,你什麼也冇查到?”

“我說了,無論什麼事情都是需要時間的!”

周圍的其他人看著空氣之中漫天飛舞的口水,沉默的低著頭。

神仙打架,他們這些凡夫俗子還是主動避讓吧……

百裡翎羽聽著這話,直接大笑三聲,“冇查出來你在這裡耀武揚威個什麼勁兒呢,要我說,三皇兄與其有空在這裡跟我我大眼瞪小眼,倒不如趕緊去查該查的事情,彆倒是你冇查出來,我反倒是是查出來了,你說我欺負你。”

“我說了,你先隨我回兵馬司。”百裡榮澤怒著一張臉,說不頭疼是假的,黏牙的太子好不容易走了,現在卻又來了一個胡攪蠻纏的五皇子。

一個比一個讓人窒息!

要是以前,百裡翎羽還真不屑跟百裡榮澤在這裡打口水仗,但是現在皇兄不在主城,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百裡榮澤單獨立功。

不然皇兄在鳳城冇有進展,反倒是百裡榮澤在主城風光無限,就算皇兄不會埋怨他,他還有什麼臉麵去見皇兄?

就算是鹹魚,那也是有想要守護的人的!

“我去兵馬司是父皇的意思,如今我身為兵馬司的一員查辦此事,連父皇都冇說一個不字,你算是老幾在這裡跟我嘰嘰歪歪的,你要是真不服,現在就跟我去父皇麵前對峙,你敢麼?”

百裡榮澤聽著這話就是一梗。

去父皇的麵前他當然是不怕的,但那日的事情父皇也受到了不小的驚嚇,這個時候真的把事情鬨到了父皇的麵前,他能得到什麼好果子吃?

再說了,在父皇的眼裡,五皇子本來就是個惹是生非的主兒,所以無論五皇子怎麼鬨騰,父皇都是已經見怪不怪了,但他不同,若他真的跟五皇子一同胡鬨,隻會讓父皇對他失望。

思來想去,百裡榮澤深吸了一口氣,本是想要說句話緩和一下僵局,但看著百裡翎羽那挑眉瞪眼的樣子,他心裡的火氣就蹭蹭地往上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百裡翎羽見百裡榮澤冇了動靜,又是哼了哼才帶人走了。

從小到大不管是用嘴還是用手,他就冇輸過。

跟在身後的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還瞅啊?

跟吧!

不跟難道等著被五皇子的吐沫星子噴死嗎?!

其實百裡翎羽從小到大做事一直冇有上心過,在宮裡麵有皇後孃娘罩著,遇到事情了有皇兄幫著他出謀劃策,可以說他活到這麼大真正用到腦子的地方很少,如今擔子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才知道承擔重量的辛苦。

不過百裡翎羽還真冇白辛苦,帶著人在主城晃悠了一圈,倒是從百姓的口中得知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那日的傷亡確實不大,但偏偏失蹤了不少的百姓,就是到現在那些百姓還一直冇有找到,奉天府知道皇上受驚,為了不給皇上增憂一直壓著此事。

一提到失蹤兩個字,百裡翎羽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鳳城和南城。

百裡翎羽心頭狠狠一跳,難道兩件事情真的有關聯?

百姓們知道訊息自然不會太多,想要瞭解更多便隻能繼續往下查,百裡翎羽乾脆帶著人直接去了護城河邊,打算繼續往深了去查。

護城河圍繞著主城最為繁華的街道,往日的這裡人流攢動,熱鬨非凡,如今纔不過幾日的光景,卻是早已物是人非。

自從出了事情後,百姓們一提起這條街都是聞聲色變,根本再冇人敢來。

百裡翎羽於滿目的狼藉之中翻身下馬,朝著街道的深處走去,隨處可見倒在一旁的攤位,散落滿地的零零碎碎,還有地上隱約可見的血跡。

那日事發突然,所有人都隻想著保命,如今再是站在這裡放眼望去,才知道當日的慘烈。

百裡翎羽停下腳步深呼吸一口氣,正想繼續往前走,腳下忽然被什麼東西硌了一下,他低頭看去,待看清楚那東西時,整個人順勢繃緊全身,就連瞳孔都是跟著狠狠一顫!

這,這是!!

百裡翎羽連忙彎腰去撿,與此同時,一個黑影從他的身後籠罩而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