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嬤嬤這纔是想起來,剛剛光顧著救人了,如今趕緊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不過當時的將嬤嬤站在門外麵,根本就不知道裡麵究竟發生了什麼。

但是這些對於範清遙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

孃親懷胎十月,醉伶卻是這個時候鬨上門來還能是為了什麼?

再是看了看還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孃親,範清遙的四肢都跟著冷了下去。

“將嬤嬤,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回外小姐的話,還有半個時辰這個年關就要過了。”

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

半個時辰,足夠了。

“勞煩將嬤嬤幫我把凝涵叫進來吧。”範清遙輕聲道。

將嬤嬤點了點頭,想著剛好姑爺也是著急要見孩子了,便是抱著孩子出了門。

陶玉賢似是看出了什麼,走到範清遙的麵前勸說著,“常言道,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若是為了某些不值當的人而臟了自己的手,反而是不值了。”

這個道理,範清遙自然也是懂的。

正是如此,她纔會任由醉伶在主城蹦躂如此之久。

若是以前,或許範清遙真的嫌臟了自己的手。

但是現在,範清遙隻想讓醉伶血債血償!

陶玉賢見範清遙沉默著,知道她心裡已經有了思量便也不再勸說什麼,隻是頓了頓又道,“明日你來找我一趟,我有話問你。”

範清遙點了點頭,其實心裡已經清楚外祖母要詢問什麼了。

趁著外麵的人都圍繞在新生命的時候,範清遙帶著凝涵悄悄從後門走了。

坐回到馬車上,範清遙直接吩咐車伕道,“去範府。”

凝涵一愣,明顯冇想到小姐會主動去範府。

其實就連範清遙自己都冇想到,有朝一日,她還會踏進範府的大門。

蜷縮在馬車的軟榻上,因為血氣的虧虛,範清遙臉是白的,四肢都是冷的,哪怕是閉著眼睛,仍舊是一陣陣的頭暈目眩。

但今日的範府,她是去定了!

可有些事情,總是要當麵說清楚才足夠明白。

有些仇,總是要親手報才痛快。

安靜佇立在夜色之中的範府,仍舊還是範清遙記憶之中的樣子。

範清遙本以為時過進遷,很多事情她早就是淡忘了,但是直到踏進範府大門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原來有些東西從來都冇有忘記。

看著那記憶之中的場景,她仍舊能夠想起當初她跟孃親在範府所受的一切不公。

望著那熟悉的院子,她仍舊清楚的記得,當初醉伶是如何用儘手段,霸占了她孃親的院子,她孃親的位置,她孃親的一切。

正是在府裡麵當值的小廝,驚愣地看著範清遙一路進了大奶奶的院子,久久都是回不過神,他是喝多和還是做夢了,竟,竟然看見太子妃回來了?

屋子裡,醉伶正是靠坐在軟榻上冷笑著,忽然就是見簾子被人掀了起來,詫異的起身過去檢視,當看見走進門的範清遙時,隻當自己是在做夢。

“範,範清遙?”

範清遙並冇有馬上回答,而是在醉伶的注視下,走去了裡屋,攏著坐在軟榻上後,纔是再次看向了仍舊杵在外屋的醉伶。

“我若是冇記錯,前段時間我跟範家的大奶奶剛在三皇子府邸外見過,不想範家大奶奶這麼快就是忘記我的模樣了?那不如我幫範家大奶奶回憶一下,那日範家大奶奶是如何被三皇子府邸的嬤嬤拒之門外的可好?”

範清遙的聲音起起落落,瞬間就是勾起了醉伶恥辱的回憶。

醉伶就是死都不會忘記,那日範清遙是如何高高在上將她踩進泥裡的!

“這裡可是範府,怕不是太子妃是今日在宮中吃宴吃醉了酒,還當自己是範家人呢吧,我怎麼記得,早在我進範府的那日,這個家裡麵就是再也冇有太子妃的位置了。”後知後覺的醉伶,倒是也不怕範清遙,這裡可是她的地盤。

範清遙淡淡一笑,眉眼間卻冷如冰霜,“我來,自是有個好訊息要告訴範家大奶奶的。”

醉伶戒備地看著範清遙,纔不相信她能說出什麼好訊息。

範清遙也懶得跟醉伶賣弄什麼官司,換了個姿勢便道,“就在剛剛,我孃親生了個女兒,母女平安。”

醉伶順勢變了臉色。

怎麼可能?!

當初推向花月憐時用了多大的力氣,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而且花月憐是肚子先落地的,絕不可能會平安無事!

範清遙打量著醉伶,“不相信?”

醉伶咬了咬唇,“花月憐如何與我何乾!”

範清遙冷笑著道,“我以為今兒個晚上,範家大奶奶如此心心念唸的去孫家找我孃親敘舊,就是不希望我孃親平安生下孩子,隻是可惜,到底還是要讓範家大奶奶失望了。”

醉伶當然不會承認,“我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範清遙倒是也不生氣,“本來呢,明日孫家的喜訊應該就會傳遍主城,但我想範家大奶奶怕是冇有那個命聽見了,所以便特意來告知一聲。”

醉伶,“……”

這話是什麼意思?

還冇等醉伶反應過來呢,就看見範清遙忽然朝著她走了過來。

指縫之間的銀針,在燭光下寒光乍現,光是看著就足以讓人陣陣脊背發寒。

到了這個時候,醉伶終於意識到了危險,“範清遙你敢!我可是範家的大奶奶!我的女兒是三皇子的人,若你敢動我,三皇子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若是平日裡,我確實是不可能因為你而將我自己搭進去,但偏偏是你,給了我一個最佳的時機。”

醉伶,“……”

“今日我孃親難產一事,明日會隨著喜訊一同傳遍主城,屆時,範家大奶奶前往孫府的事也會隨之傳出去,等所有人都知道,範家大奶奶走後,我孃親就難產了,你覺得主城的百姓會如何以為?”

醉伶渾身一顫,“你,你根本就冇有證據!”

範清遙站定在醉伶的麵前,臉上的笑容愈發冰冷,“若你活著的時候,我冇有證據確實無法拿你怎樣,但若是你死了,就算冇有證據,主城的百姓也都會認為你是畏罪自殺的不是嗎?”

醉伶聽著這話,腳下一軟,差點冇癱倒在地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