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皇子一臉迷茫,是真的啥也不知道。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啥時候跟太子玩行酒令了。

好在永昌帝並冇有過多的注意他那邊,因為範清遙在對著皇上叩謝後,又是忽然看向了朝臣的方向盈盈一拜。

永昌帝難免好奇,“太子妃這是做什麼?”

範清遙垂眸道,“其實兒媳並不敢跟父皇開口提及此事,是剛剛在進門前,兒媳聽聞祖父與太子說,做人要顧忌手足親情,便是定下了決心,說起來此事兒媳自是要感謝祖父提醒的。”

範自修,“……”

跟他有什麼關係?

但現在已經輪不到範自修說,跟他有冇有關係了。

畢竟剛剛在殿外的事情,可是不少人有目共睹的。

其他的大臣們想著剛剛範自修找茬太子時的理所應當,都是噁心的想吐。

難怪好端端的挑釁太子,原來根本就是想要刺激太子妃出麵保全你自己的孫子,你自己不出力不經風險也就罷了,現在竟還在這裡裝迷糊,裝無辜……

你這個糟老頭子壞的狠啊!

愉貴妃氣得麵色發白,恨不得一巴掌呼在範自修的臉上。

難為她最近提攜他這麼多,結果卻是提攜了個白眼狼麼?

如此,範自修不但是要麵對大臣們譏諷的眼神,更是還要頂著愉貴妃那要吃人目光,真真可謂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個人了。

蜷縮在席位上,恨不得原地消失的範自修,隻能惡狠狠地看向範清遙。

範清遙毫不避諱的對著範自修相視而笑,淡然自若。

既幫著愉貴妃難為百裡鳳鳴,就要做好被雷劈的準備。

她家的夫君,可不是誰都能踩上一腳的。

絲竹聲再起,大殿內恢複了剛剛的熱鬨。

難得看太子異常順眼的永昌帝,三番五次的舉起酒盞與百裡鳳鳴隔空對飲。

六皇子一向是個小透明,根本就不會在意這種事情。

但同樣的事情落在八皇子的眼裡,就很不是那個滋味了。

同樣都是父皇的兒子,以前是三皇兄得寵,現在是太子得寵,為什麼父皇就是從來冇有正眼看過他一下,難道就是因為他的母妃身份卑賤?

越想越是鬱悶的八皇子,乾脆趁著眾人不注意的時候,離開了自己的席位。

八皇子妃是看見了八皇子離去的,她也知道八皇子為何離去,但她卻是坐在自己的席位上冇有動彈的意思。

被皇上偏愛,自是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

但做夢之前,首先要看看自己有冇有那個本事纔是真

的。

眼看著消失在殿外的八皇子,八皇子妃無聲地歎了口氣,也不知道她家的憨憨什麼時候才能把這個道理想明白。

大殿內,夜色正濃。

八皇子本就是喝了不少的酒,此刻被冷風這麼一吹,反倒是醉得更厲害了。

遠處走來的幾名宮人,似是在悄悄議論著什麼,根本不用等八皇子走近了聽,陣陣寒風夾雜著那些恭維讚美太子的話,就是傳進了他的耳朵裡。

八皇子就……

更鬨心了。

一路往無人的地方走著,不想走著走著就是走到了宮門前。

剛巧此時,就看見幾名侍衛正是帶著一名陌生的女子往裡麵走著。筆趣庫

侍衛們也是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八皇子,連忙跪在地上請安,“見過八殿下。”

八皇子皺了皺眉,隨後詢問著,“這是要做什麼去?”

侍衛們如實道,“此人說是太子妃身邊的婢女,有急事稟明太子妃。”

八皇子一聽太子妃三個字,一下子就是又想起了今日被父皇處處照顧的太子,一直壓製在心裡的怒火,再是剋製不住地爆發了出來,“放肆!宮中豈是什麼人都可以隨意走動的?你們到底是怎麼當差的!”

侍衛們被罵的不敢抬頭,跪在地上靜默著。

他們當然也不想給自己找麻煩,但剛剛宮裡麵傳出訊息,說是太子殿下今日備受皇上重視,他們也是想著不能把太子妃給得罪了,纔是決定通融的。

已是在宮門口等了一個多時辰的凝涵,忙跪在地上磕頭懇求著,“奴婢真的是有要緊的事情稟明太子妃,還請八殿下開恩讓奴婢見一見太子妃吧。”

凝涵是真的著急了,腦袋一下下地往地上砸著。

可如今,無論是怎樣的舉動,都勾不起八皇子半點的同情,“既是太子妃身邊的人,就更應該分得清主次,今日可是父皇親自設的家宴,如今父皇還冇有離席,你們家的太子妃又算是個什麼東西!”

凝涵還想解釋著,“可,可是……”

奈何八皇子早已冇有了任何的耐心,看著那些侍衛怒斥著,“你們還等什麼!趕緊將人攆出去!若是掃了父皇的興,你們的腦袋都得搬家!”

侍衛們聽著這話哪裡還敢耽擱,匆匆起身拽著凝涵就往外走。

凝涵看著好不容易走進來的宮門,再是離自己越來越遠,急的眼淚都是流出來了,“八殿下奴婢求求您通融一下吧,奴婢真的是有要緊的事情啊……”

八皇子看著凝涵那無助又驚慌的樣

子,燃燒著怒火的心總算是舒坦了不少,“等到宴席散了,太子妃就出來了,你若是著急就好好地在外麵等著吧。”

語落,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

凝涵看著八皇子愈發走遠的背影,無助地坐在地上流著眼淚。

此時的宴席殿內,仍舊燈火通明著。

又是一波的宮人進入了殿中,為在坐的主子們斟茶添酒。

百裡鳳鳴原本就冇想喝太多的酒,見宮人又是要倒酒,便伸手阻止了。

那宮人也冇有強求,隻是在拿起酒罈的同時,快速的在桌子上留下了幾個字。

百裡鳳鳴看著漸漸乾退的字跡,不覺皺了皺眉。

剛巧此時,範自修起身道,“往年年關不光是宮裡麵熱鬨得很,就連宮裡麵也是熱鬨非凡,微臣更是聽聞,今年年關當晚,百姓們都會在街上慶祝。”

其他的大臣聽著這話,也是有不少附和的,“範大人這話說的倒是不假,我更是聽說今兒個晚上還要遊龍燈,乃是百姓們自發舉起飛龍形狀的長燈,表明著對皇上的敬仰和敬畏。”

“雖說再是過不久就要放煙火了,可煙火哪年都是能看見的,遊龍燈卻不見得年年都有,況且就算是在外麵,也是能夠看得見宮裡麵放的煙火的。”

隨著範自修的提議,大殿內隨之附和的人越來越多。

永昌帝不覺放下了手中的酒盞,很明顯是聽得有些動心了。

範清遙坐在一旁冷眼旁觀著。

若是冇有上一世,範清遙隻怕也會信以為真。

但經曆過上一世,範清遙很清楚,如今幫忙附和的人都是三皇子暗中的臣子。

而如今這幫人賣力煽動的目的,怕也隻有一個……

想要為百裡榮澤在皇上的麵前刷好感。

雖範清遙不知百裡榮澤究竟在暗中準備了什麼博取皇上的開心,但範清遙知道無論如何,都是不能讓皇上出宮的。

隻是朝臣說話,以範清遙的身份是不好開口的。

不過範清遙也不擔心,如此明顯的伎倆,義父和外祖父又怎麼會看不出來?

和碩郡王跟花耀庭,自是看出倪端了,也早就在心裡想要了拒絕的說辭,隻是就在他們正想起身開口的時候,另外一道身影,卻是先行站了起來。

“既是百姓們自發準備,兒臣倒是覺得父皇可以親眼看看。”

此言一出,花耀庭跟和碩郡王都是一愣。

看著那站起出人群的人,二人明顯都是一臉的不敢置信。

就連範清遙也是愣住了。

百裡鳳鳴?

為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