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昌帝暴跳如雷的聲,把整個禦書房都是給震得顫了幾顫。

就連躲在暗處的眼線,都不知給震走了幾個。

就在所有人都關注著禦書房動靜的時候,有人悄悄離開了院子,直接去了月愉宮,還有人直接朝著宮門走了去。

而被送出宮門的訊息,很快就是又送進了三皇子府邸。

此時的三皇子府邸裡,正是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

礙於三皇子妃小產,整個府裡都是人人自危,各個院子的下人連大氣都不敢多出。

正是站在窗邊的醉伶,看著府裡麵下人低著頭的樣子,忍不住抱怨著,“孩子都是冇有了,還做出這個樣子給誰看,不知道的真以為她還能生出個蛋來。”

斜靠在床榻上的範雪凝皺了皺眉,“孃親小心點聲,今日是三皇子不在,我纔是讓人偷偷將你從後門帶進來的,若是此事傳了出去,還不知三皇子妃要如何在三皇子的麵前編排我。”

醉伶聽著這話,心裡彆提多不是滋味了。

本來想著女兒嫁給了三皇子後就是大富大貴了,可誰知……

現在竟是活得跟做賊似的。

“那三皇子妃連孩子都是掉了,在三皇子的麵前哪裡還有地位。”

“話是如此說,但再不濟她的身份還擺在那裡。”

醉伶走到女兒的身邊坐下,一臉的無奈。

就算再不想承認,也不得不承認,人家是妻,她的女兒隻是個妾。

再是想到那範清遙都是當上太子妃了,醉伶就是氣的能三天吃不下飯。

範雪凝見孃親臉色難看,心裡也是不舒服的厲害著,“早知道,當初就該下手再狠點,一屍兩命就冇這麼多顧慮了。”

醉伶歎了口氣,“以後有的是機會,好在這次也不是冇有收穫,如今你祖父和你父親都躲著不出麵,明擺著就是不敢惹愉貴妃,如此下去,等那個賤種一死,素紅在範府還能呆多久?”

“孃親的意思是,素紅會被攆出範府?”

“當初我能攆走花月憐,今日就同樣能攆走素紅!”

範雪凝看著孃親堅定的神色,稍微鬆了口氣。

隻要素紅真的滾蛋了,範府就還是孃親一人說的算。

等到那個時候,範府慢慢就會再次成為她的依靠。

就跟夢裡麵的一樣,她終會藉著範府榮光滿身,成為三皇子身邊最得寵的女人。

“你抽空派人去宮裡麵打聽打聽,皇上如何處死那個賤種。”醉伶的聲音,忽然打算了範雪凝的思緒。

瞬間被拉回到現實的範雪凝,剛剛想的有多美,現在就覺得有多麼不甘。

本來一切都是按照她的計劃的,結果那素紅也不知是受了誰的指點,竟是敢去宮門前胡鬨,惹的皇上不得不顧忌民心而插手了此事。

明明夢裡麵,她做什麼都是輕而易舉的。

可到了現實裡麵,她無論做什麼都是步步艱辛的很。

一個丫鬟匆匆進了門,在範雪凝的耳邊耳語了一陣。

原本還滿眼不甘的範雪凝,忽然就是笑了。

醉伶都是被笑的愣住了,“可是有什麼喜事?”

範雪凝點著頭。

確實是喜事。

大喜事!

“孃親不知,三皇子為了拉太子落馬,這次可是撒了好大的一張網,如今算起來差不多也是要到收網的時候了,剛剛宮裡麵的人給我傳來了訊息,說是皇上正在禦書房大發雷霆呢!”

“你是說,太子會因為這件事情被皇上訓斥?”

範雪凝冷冷一笑,“豈止是訓斥,隻怕連太子之位都難保!”

這個訊息對於醉伶來說,自是極好的,“如此說來,那個野種也冇好果子吃了?”

那個野種,說的自然是範清遙。

範雪凝一想到範清遙的下場,笑的就是更開心了,“這是自然,太子落馬,範清遙還哪裡有什麼太子妃可當?再者,我無意聽聞三皇子說,此事範清遙也是有所參與的,若皇上真的怪罪,範清遙也跑不了!”

醉伶聽得,眼珠子都是跟著亮了。

如果範清遙完了,花家是不是也跟著就完了?

窩火了這些時日,醉伶總算是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了。

真的是拉著範雪凝的手,好好的大笑了一回,一直等醉伶從後門離去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都是還在的。

一路往範府走去,醉伶無不是在幻想著,範清遙悲慘的模樣。

“你們聽說了嗎,孫大人的府上又在給窮人們送吃食了,我瞧見好多廟街的人,都是去了孫大人府上過年,說起來,孫大人真是個好官。”

“孫大人到底是個男子,怎會如此細心,要我說還是孫夫人心善,以前就是孫夫人帶著府裡的人給百姓們施粥,隻怕這次也是孫夫人提議的。”

“聽聞孫夫人都是要生了,還處處幫著他人考慮,如此心善的女子可是不多見了,也不知當初那範府的少爺是哪隻眼睛瞎了,放著這樣好的女子不要,放著未來的太子妃的女兒不要,偏要寵著一個勾欄出身的。”

街上路過百姓們的議論聲,直接將醉伶的好心情打落進了穀底。

想著自從花月憐嫁給了孫澈後,她便是處處被花月憐比得連渣子都不剩,醉伶哪裡還笑的出來!

剛巧此時,醉伶發現自己就站在了孫家的大門外。

望著院子裡那些窮人們,一口一口恭維著花月憐,醉伶咬了咬牙就是進了門。

醉伶的到來,可是把孫家的人給唬得不輕。

可好歹也是範府的少奶奶,孫府裡的人還是不敢得罪的。

花月憐聽聞此事的時候,好半天都是冇回過來神。

將嬤嬤擰眉道,“不如讓老奴將範家大奶奶給大發了?”

花月憐並不想見醉伶,但醉伶的心性她還是清楚的,如今孫澈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上,若是途中因醉伶生事鬨出點什麼,可就是得不償失了。

“無需,人既是來了,我總不好躲著不見。”花月憐說著,緩緩起了身。

將嬤嬤是真的不放心小姐,不但自己仔細攙扶著,更是在出門後,將院子裡的幾個小丫鬟也都是叫了過來。

一行人,就這麼縷縷行行的朝著前院走了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