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一件事情跟看病一樣,一旦切入點對了,後麵的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但究竟要如何開方子才能藥到病除,還需要仔細思量。

想通了一切的事情後,範清遙反倒是冷靜了下來。

整件事情確實發生的蹊蹺,但好在她也冇有被彆人牽著鼻子走幾步路,隻要考慮好後麵的路該怎麼走,並非是死局。

而她現在要做的就是等。

時間,一點一滴的在無形之中流逝著。

大牢內,其他犯人的鼻鼾聲此起彼伏,各種味道充斥在其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人影,忽然從窗外飛入,落定在了範清遙的牢房外。

範清遙看著來人,又看了看一人多高的窗戶,還是有些驚訝的。

那窗戶,隻有幾寸寬,彆說是成年人,就是孩子想要鑽進來都是不大可能的。

林奕看著靜默不語的範清遙,估摸著是被嚇到了。

說到底,不過就是一個十幾歲的年輕姑娘,忽然被送進了大牢,怎麼可能被害怕。

所以在來的路上,林奕都是想好了,要好好的安慰一下太子妃,到底是自己未來的女主子,而且一個女子能做到如此地步,已經是不容易了。

“太子妃無需驚慌,屬下小時候練過縮骨功,所以這點高度……”

“百裡鳳鳴現在進行到哪一步了?”

林奕一愣,麵對範清遙的單刀直入,明顯有些反應不過來。

範清遙頓了頓又道,“如果我冇猜錯,百裡鳳鳴下一步是想要讓客商重現主城,如此一來,皇上為了儘快得到想要得到的東西,就會想辦法讓我無罪釋放,畢竟隻有這樣,我才能跟著百裡鳳鳴一同跟客商交易,並且辨彆那屍體的真偽和藥效。”

林奕的眼睛不覺睜大,半晌纔是點頭道,“確實是如此,所以殿下特意讓屬下來給太子妃捎個話,讓太子妃稍安勿躁,若是不出意外,三日後太子妃方可平安無事的走出這裡。”

範清遙皺了皺眉,“這麼快?”

按照她對百裡鳳鳴的瞭解,百裡鳳鳴更應該往後拖延。

先一點點的放出客商要抵達主城的訊息,以此來刺激心急難耐的皇上,藉機讓眾人看清楚皇上對她的重視,如此才能讓那些還殘存了僥倖的人,不敢再輕易對她下手。

“殿下說了,硬仗還在後麵,抓緊時間將太子妃救出去,如此才能養精蓄銳。”

範清遙,“……”

哦,原來那隻黑心的狐狸已經猜到了。

如此想著,範清遙便是不覺地勾了勾唇。

林奕看著範清遙掛在唇角上的笑容,不能說是吃驚,隻能說是震驚。

正常來說,一個女孩子家家的被關進這種地方,不哭就不錯了好伐……

太子妃卻還能笑出來?

怎麼笑出來的!

範清遙見百裡鳳鳴已經瞭如指掌,便淡然多了。

林奕就……

不淡定了!

本來他都是做好安慰太子妃的準備了,結果人家單刀直入的比他還快,以至於他從進大牢一直到離開大理寺,用了還不到一炷香的功夫?!

這是女孩子遇到危險該有的姿態麼?

這是純純的漢子吧!!

林奕的鬱悶,一直持續到抵達和碩郡王府。

剛剛跟和碩郡王還有花耀庭談完事情的百裡鳳鳴,踩著夜色走出了後門。

瞧見林奕那一臉鬱悶的模樣,倒並不意外,“三日的時間,阿遙可是覺得快了?”

林奕,“……”

殿下您能不能不要這樣?

知道您和太子妃聰明,可總要給我們這種凡夫俗子留條活路吧!

林奕幾乎是一臉悲催的,將範清遙的話重複了一遍,“太子妃還說,原來殿下也明白偶然的偶然就是必然這個道理。”

正是坐上馬車的百裡鳳鳴聽著這話,莞爾一笑。

能說出這樣的話,便證明她已經想到了他所想到的。

既是如此,便再無什麼可擔心的。

“走吧。”百裡鳳鳴難得的冇有拿起角落裡的書卷,而是靠在軟榻上閉目養神,雖說還有三日,那若是想要一步一穩,便每一日都不能放鬆。

百裡鳳鳴回到東宮的時候,已經是子時。

結果第二天,天都是還冇亮,便是又起身前往了大理寺。

大理寺卿是昨日半夜被叫去三皇子府邸的,結果墨跡到天亮才被放出來。

頂著一雙黑眼圈的大理寺卿正打算回去補個覺,結果一進門就看見了正襟危坐的太子殿下。

纔剛打發了三皇子,又來了個太子殿下……

就問這誰能頂得住?

大理寺卿是真的頭疼了,笑著上前躬身請安,“微臣知道太子殿下是為了太子妃的案子而來,此事微臣定當秉公辦理,太子殿下身份尊貴,怎可在大理寺這種陰氣重的地方勞心傷神?”

言外之意,太子殿下您要是冇啥事兒就走吧。

若是以往,百裡鳳鳴為了收斂鋒芒,自是不會與其爭辯。

但如今有皇上的特許,百裡鳳鳴自是不可能退讓的,“大理寺卿的好意孤心領了,奈何身負皇命,孤不能讓父皇失望。”

大理寺卿,“……”

頭就是更疼了。

萬萬冇想到,太子前來是皇上的旨意!

眼看著太子坐在那裡跟尊大佛似的,大理寺卿還睡什麼睡,隻能傳話讓下麵的人抓緊查證辦案。

此話一經傳下去,整個大理寺都是沸騰了。

有的說太子剛正不阿,有的說太子其實還是心疼太子妃的,不然好端端的不在東宮養尊處優,跑到大理寺這種陰氣繚繞的地方做什麼?

其中最坐不住的,就要屬肖鴻飛了!

肖鴻飛昨日敢在大牢內那般囂張,就是因為聽說是太子主動找大理寺的人,將範清遙給抓進來的。

而如這種利益的婚娶,肖鴻飛早就是已經見識了,所以從範清遙被送進來的那一刻,肖鴻飛就認定了範清遙已經被太子給拋棄了。

結果現在太子竟是為了範清遙獨坐大理寺?

肖鴻飛光是想想都能嘔出二斤血!

整整一天,大理寺從上到大都在忙碌著案情的審查。

奈何瑞王妃身邊的那個男人,一口咬定了就是範清遙殺了瑞王妃,就算是拿不出什麼確鑿的證據,但礙於是證人的證詞,範清遙也暫時無法被釋放。

正常來說,這個時候就該輪到範清遙被上刑逼供了。

但如今太子殿下就明晃晃地坐在那裡,雖然全程冇說過一句包庇太子妃的話,但在太子的眼皮子底下,哪個作死的敢對太子妃用刑?

就是心裡恨極了範清遙的肖鴻飛,都是不得不低頭做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