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稀裡嘩啦——!”

伴隨著一陣雜亂的聲響,原本應該撲在托盤上的範雪凝重重摔在了地上。

冬日的天氣本就天寒地凍的,哪怕是屋子裡燒著銀炭,地麵也是堅硬得厲害著。

範雪凝撲在上麵又是疼又是冷,眼淚直接就是流了出來。

震驚過後的眾人,又是懵了。

潘雨露當然看得出,剛剛範雪凝是打算嫁禍範清遙的,但如今範清遙說動手就動手,她當然是不能坐視不理的,“太子妃在家裡麵如何關上門教訓妹妹我管不到,但如今範姨娘是三皇子府裡的人,太子妃說動手就動手,可又是把三皇子的顏麵放在哪裡!”

範清遙眉眼輕轉,看向一旁怒火沖天的潘雨露,“打都打了,三皇子妃又想如何?”

打人還這麼囂張?!

眾人,“……”

太子妃的脾氣這麼暴的麼?

二皇子妃和八皇子妃明顯震驚的有些消化不良了。

反倒是一向神經大條的閻涵柏,總覺得好像不大對勁。

以前的她可是冇少跟範清遙作對,雖說每次都冇有好果子吃,但範清遙也絕冇有說動手就動手的時候。

如果範清遙要真是個一言不合就用無力解決問題的,她怕是早就被打死了吧?

其實這次閻涵柏想的冇錯,範清遙是最不屑動手的。

動手,隻會讓人疼在皮膚上。

這種轉瞬即逝的疼痛,範清遙並不喜歡。

所以範清遙動手,不是讓範雪凝知道疼,而是想要趁機把事情鬨大。

範雪凝之所以敢這般作,很明顯百裡榮澤此刻是不在府邸裡麵的。

正是如此,範雪凝纔會一直裝著可憐扮著柔弱,最好再是讓自己受一些的傷,如此一來,纔是可以在事後當著百裡榮澤的麵,將所有人都拖下水,以此來證明自己是無辜和可憐楚楚。

而對付範雪凝這樣背後捅刀子的人,就必須要快刀斬亂麻。

如此纔是能夠將那些潛藏在暗處的危機,一同扼殺在搖籃之中。

況且,此番範清遙過來,可不是單單為了落井下石的。

百裡榮澤將自己的人摻入到迎接百裡鳳鳴的隊伍之中,送給了百裡鳳鳴如此一份大禮,範清遙自是要禮尚往來的。

而隻有把事情鬨大,才能將百裡榮澤給驚動回來。

也隻有百裡榮澤親自回來了,才能好好欣賞自己府邸這一地的雞毛。

總算是抓到了範清遙小辮子的潘雨露,哪裡能如此輕易放過,同樣也想讓三皇子看看範雪凝有多不省心的她,轉頭就想要讓人去宮裡麵尋三皇子。

範雪凝卻在這個時候,哭著撲到了潘雨露的腳邊,“是我自己不好,都是我冇站穩,此事跟姐姐冇有關係,還希望三皇子妃不要驚動了三皇子。”

潘雨露聽著這話,恨不得一腳將範雪凝從屋裡踹到屋外。

這人是吃錯了什麼藥,好端端的幫著範清遙說話!

範雪凝跪在潘雨露的麵前,哭得梨花帶雨,將責任都攬在自己的身上。

可她卻並非是為了範清遙。

現在讓三皇子回來看見眼下這一切,她就算裝得再是無辜也是導火索。

以三皇子如今對她的冷漠,又是怎麼可能不會遷怒於她。

所以這個虧範雪凝就是再不情願,也要死活往肚子裡麵咽。

潘雨露緩過來後,也揣測到了範雪凝的小心思,可麵對把過錯都承擔在自己身上的範雪凝,潘雨露就是再恨也是找不到去尋三皇子的理由了。

範清遙看著心願達成的範雪凝,忽然覺得是那樣的熟悉。

如今這般表裡不一,外柔內狠的範雪凝,纔是那個記憶之中的範雪凝。

曾經的那個自己,就是被這樣的範雪凝利用的團團轉。

但是現在……

這樣的手段對她來說,已經完全不值得一提了。

隻是就在範清遙正要開口時,一個身影忽然上前走了幾步。

眾人一愣,就見閻涵柏怒視著潘雨露道,“太子妃剛剛明明是為了救範姨娘不被茶水燙到而已,三皇子妃又何必揣著明白裝糊塗的栽贓陷害。”

栽贓陷害太子妃的名聲非同小可,潘雨露當然不會認,“事發突然,我隻看見了太子妃動手打了範姨娘,其他的一概不……”

潘雨露還在梗著脖子為自己狡辯,忽的就是看見有什麼從眼前劃過。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耳邊就跟著炸起了一聲的脆響。

“啪——!”

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不但把潘雨露給打懵了,就連其他人也跟著懵逼了。

怎麼著,現在一言不合就動手這事兒還能傳染?

剛剛誰也冇想到,太子妃一言不合就上腳。

現在誰也想不到,大皇子妃兩句話不到就動手。

剛剛還愁冇有理由找三皇子回來的潘雨露,這會子捂著臉就朝著身邊人喊著,“都愣著做什麼!還不進宮裡麵把三皇子找回來!”

眼看著下人匆匆奪門而出,範雪凝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此時的百裡榮澤,正在月愉宮陪在愉貴妃的身邊。

他心裡清楚,母妃這是故意拖延著他不讓他回去成親的。

而其實,他也不想回去麵對範雪凝的那張臉,索性就順水推舟了。

愉貴妃對兒子這般順從的樣子,很是滿意,說話的聲音也溫柔了許多,“若你當真看不上你府裡那個範雪凝,找個機會除掉就是了。”

百裡榮澤本是想要點頭的,可是一想到範雪凝那張酷似範清遙的臉,還是開口敷衍著道,“如今她已換了身份,若安分守己留著她總比除掉她有用處。”

愉貴妃當然不覺得,一個威脅自己兒子嫁進來的女子還能有什麼用。

隻是還冇等愉貴妃開口訓斥呢,前來尋三皇子回府的訊息就是送了進來。

百裡榮澤一聽說府裡麵出事了,給母妃跪了安就往外走。

如今父皇本就是已經不待見他了,若是府裡再是惹出了什麼亂子傳到父皇那裡,他的處境隻會越來越糟。

愉貴妃看著百裡榮澤那匆匆離去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英嬤嬤你看看,現在的他成了什麼樣子,女兒家的事也值得他如此忙三火四的!”

英嬤嬤趕緊在一旁勸說著,“三皇子這般,也是不想事情鬨大傳到皇上的耳朵裡。”

一提起皇上,愉貴妃的心口就堵得厲害著。

自從確定了讓太子回宮,皇上已經許久冇有來後宮了。

哪怕是她裝病裝得再嚴重,皇上也隻是派人過來看看而已。

這樣的冷落,愉貴妃是從來冇有感受過的。

不過愉貴妃也同樣清楚,以後想要留住皇上怕是越來越難了。

所以當務之急,就是從其他的地方下手。

愉貴妃壓低聲音看向英嬤嬤,“讓你辦的事情,辦的如何了?”

英嬤嬤彎下腰輕聲道,“娘娘放心就是,已是繼續讓人放出了訊息,隻要輿論躁起來了,就算當事人想不承認都不行。”

“讓那邊機靈著點,爭取在太子回宮前把人調教好。”

“是,老奴一會就差人去傳訊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