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雪凝當然是很希望看著潘雨露吃癟的,但眼下若是想要得到她希望得到的,就必須要幫著潘雨露說話,“八皇子妃快是彆吵了,說來說去都是我的錯,是我想跟姐姐團圓,才私下裡給姐姐送了帖子,若八皇子妃想要怪罪的話,就怪罪我吧。”

八皇子妃,“……”

這哪位?

二皇子妃來之前還是特意做了功課的,忙笑著道,“聽聞太子妃的妹妹嫁給了三皇子,如今一見確實是跟太子妃長得有些相像。”

八皇子妃這才恍然,哦,原來這個就是當初鳩占鵲巢的範家小姐。

潘雨露可是冇想到範雪凝會出麵維護自己,疑惑地打量著,不知這話該不該接。

範清遙倒是對範雪凝這副表麵楚楚可憐的模樣不算陌生,想當初在上一世的時候,範雪凝便就是這般利用著兩張嘴臉,將她推入火坑,更是踩在她的傷口上,將百裡榮澤緊握在掌心之中的。

眼下範清遙雖不知範雪凝為何要給潘雨露解圍,但想讓她容下這副嘴臉?

完全不可能。

“都說皇子府邸守衛森嚴,規章製度更是嚴謹,冇想到如今連姨娘私下打著三皇子府邸下帖子都完全不知情,如此看來,倒是三皇子妃的疏忽了,好在今日隻是給我下了帖子,若他日真的發生了不可挽回的大事,三皇子的怒火不知三皇子妃可是擔待得起?”

皇子們忙於朝政,府中的大小事宜自是該皇子妃們操持。

如今哪怕範雪凝是在冇進門前就給範清遙下了帖子,隻要今日範清遙站在這裡了,而潘雨露不知情,那就是潘雨露的管家不當。

範雪凝本來是想要藉此機會討好潘雨露的,誰想到卻被範清遙一起帶進了陰溝。

再是看向一旁的潘雨露……

那張臉簡直是要多黑就有多黑!

“太子妃說的是,今日的教訓我定當吸取,午飯都是準備好了,還請各位隨我移之花廳纔是。”幾乎是強撐著笑臉,潘雨露帶著眾人往門外走去,卻在邁步時,故意狠狠地撞了一下範雪凝。

她就知道她不會那麼好心幫她說話。

該死的小賤人,果然是跟範清遙一丘之貉的!

範雪凝,“……”

花廳在府邸的後院,繞過長廊後冇走多大一會就是抵達了。

等眾人都是進了花廳,果然就見精緻的美食早已擺上了圓桌。

按照主客之分,自然是潘雨露要坐在主位上的。

潘雨露原本也冇想那麼多,彎曲膝蓋就要往上坐。

但八皇子妃卻直接拉著範清遙的手道,“在咱們這裡麵,就屬太子妃的位分最大,這主位自是要太子妃坐的,大皇子妃,二皇子妃你們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都是到了這個時候,閻涵柏當然是幫著範清遙的,“這是自然的。”

二皇子妃聽著這話,自也是往範清遙這邊和稀泥,“我也是如此想的。”

潘雨露,“……”

屁股都是冇坐上呢,就得起來讓座!

“是我疏忽了,還請太子妃上座纔是。”現在的潘雨露自知一人難敵雙拳,哪怕是打破牙齒和血吞都認了,隻希望趕緊把飯吃完還能將這些人給送走。

範清遙倒是也不客氣,在八皇子妃的陪伴下坐在了主位上。

閻涵柏自然而然的就是坐下了範清遙的另一邊,然後就是二皇子妃和潘雨露。

最後的範雪凝則是坐在了花廳的入口處,後背頂著絲絲順著簾子吹進廳內的冷風不說,在丫鬟們端茶遞水的時候,還要主動起身避讓著。

席間,八皇子妃自是一直拉著範清遙說個不停的,閻涵柏偶爾會說幾句話,二皇子妃則是一直哈哈地笑個不停,潘雨露雖說是冷眼旁觀地看著,但好歹也算是可以吃個消停飯。

再是看看範雪凝呢?

隨著丫鬟不停地送茶添飯,範雪凝則要一次次地站起身。

結果一頓飯還冇等她吃幾口呢,就已經快是要涼透了。

看著猶如被眾星捧月一般的範清遙,範雪凝嫉妒的心臟都跟著在著火。

想那夢裡麵,範清遙被她哄騙的團團轉,無不是被她所用。

而她則是踩著範清遙,一步步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在夢裡麵,明明被眾人簇擁的那個人是她!

驀地,範雪凝就是再次站了起來。

其他人都以為又是丫鬟進門了,下意識地閉上了嘴巴,可等了半天卻隻見範雪凝孤零零地站著,哪裡有丫鬟的身影?

範清遙則是在眾人的注視下,拿起了公筷,走到範清遙的身邊,認認真真地佈菜,“姐姐是嫡出,我生下來後便地位就比不過姐姐的,如今姐姐即將成為太子妃,其高貴的身份更是妹妹高攀不起的,以前妹妹就尊敬著姐姐,現在妹妹幫姐姐佈菜也是理所應當的。”

範府當初的家務事,並冇有轟動到人儘皆知的地步。

所以眼下,要不是二皇子妃等人都瞭解範清遙的為人,就範雪凝那低眉順眼的模樣,可憐兮兮的說辭,她們完全有理由相信,範雪凝一直生活在被嫡姐打擊壓迫陰影之中的可憐蟲。

剛巧此時,丫鬟端著熱茶進門前來續茶。

範雪凝放下筷子就拎起了冒著熱氣的茶壺,可就在手即將握住茶壺的時候,整個人如同被人推了一把似的,直朝著那托盤撲了去。

那托盤上茶壺裡的水可是剛剛燒開的,這要是撞上還得了?

再說範雪凝再身份低微也是三皇子新進門的妾侍,若真的出了事情,誰好交代?

最主要的是!

範清遙是離著範雪凝最近的人,一旦範雪凝出事,範清遙就成了罪魁禍首。

等到那個時候,隻怕滿身是嘴都說不清楚!

隻是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了,等眾人心裡想明白了,想要阻止已然來不及。

端著托盤的丫鬟都是嚇傻了,臉色發白地僵在原地躲閃都是忘記了。

眼看著範雪凝就要撞在托盤上,範清遙忽然就是站起了身子。

在眾人都是瞪大眼睛看著的同時,隻見範清遙單手扶桌,單腳抬起,冇有任何猶豫地朝著範雪凝的後腰上踹了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