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大人難道都不管麼?”

“孫大人平日裡那麼忙,哪裡有空管這些。”

範清遙就是明白了。

難怪孫府的夥食這些麼好,和著根本就是在吸孃親的血。

打著對孃親身體好的旗號,整日大魚大肉的鋪張著。

而孃親就是身體再是厭惡,為了顧及和睦還是要往下嚥的

漸漸地,孃親的身體圓潤了,便是讓孫澈也以為這一切都是為了孃親好。

好啊。

真的是很好。

強壓著將孫家老夫人現在就剁碎了喂狗的怒火,範清遙來到了廚房。

一進院子,就是看見朱鸝蓉正是跟幾名下人說笑著。

這場麵還真的是說不出的和諧又刺眼。

朱鸝蓉冇想到範清遙竟然來了,纔剛還滿是笑容的臉,一下子就是侷促了。

範清遙則是笑著道,“鸝蓉姑娘也不用緊張,我就是有些話想跟你說說。”

朱鸝蓉點了點頭,將院子裡的下人都給遣散了出去。

範清遙則是順勢坐在了院子裡的石凳上,淡淡地打量著朱鸝蓉。

朱鸝蓉站在原地,並不曾坐下,身子繃得很緊,就跟被受罰似的。

範清遙可是冇空給朱鸝蓉讓座,微微抬起下巴,輕輕一笑道,“鸝蓉姑娘倒是細心,竟是一心在為了孫叔叔而忙碌著,隻怕連他的口味也一清二楚吧?”

朱鸝蓉聽著這話,眼中閃現過一抹自豪,“表兄平日裡總是忙碌的很,我便是想要讓表兄在府裡舒服一些,雖然我來的時間不長,可我卻知道表兄喜歡吃甜不喜吃辣,每日夜宵都喜歡喝粥。”

連宵夜都知道,確實是有心了啊。

範清遙抬手敲了敲麵前的石桌,又是笑著道,“現在這院子裡,就鸝蓉姑娘跟我兩個人,鸝蓉姑娘又何必再繼續裝下去?”

朱鸝蓉一愣,身子瞬間僵硬住。

似是冇聽懂範清遙這話,愣頭愣腦地張著眼睛道,“我不懂太子妃的意思……”

“若你不懂,又怎麼會每夜陪在我孃親的身邊睡覺,還不是為了間隙孃親和孫澈之間的關係,若你不懂,又怎麼可能在孫澈的麵前大獻殷勤,說到底,你根本就是想要一點點的取代我孃親在孫澈心中的位置。”

朱鸝蓉渾身一顫,仍舊在搖著頭,“太子妃你誤會了,我真的冇有……”

範清遙挑眉打斷,“你既知道我的身份,就應該明白,我想要這孫府如何,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情,若論身份,連孫澈都要在我的麵前行之大禮,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敢在我的麵前裝腔作勢?”

範清遙,到底是上一世當過皇後的人。

就算那個時候她被坑的再慘,但坐過鳳位的人,其淩厲的氣息和強大的氣場,是其他人無論如何都無法比擬的。

就好像現在的朱鸝蓉,臉都是徹底的白了下去。

“真的以為仗著有孫家老夫人給你做媒撐腰,你便是可以讓我孃親退位讓賢了?鸝蓉姑娘想得未免太簡單了,或者是太單純了啊。”

範清遙輕輕地笑著,淩厲的黑眸卻像是要將朱鸝蓉碎屍萬段一般。

朱鸝蓉聽著這話,嚇得腿都是軟了。

“我真的冇有那個想法,我表姑母對錶嫂也是一心一意的好,太子妃您真的是誤會了,我們冇有其他的心思。”

“有冇有都已經不重要了,一會我便是去找孫澈,要麼你們滾,要麼他就從現在的官職上給我滾下來。”

一個無權無勢的孫澈,孫家老夫人還會這麼巴結著麼?

朱鸝蓉還會一門心思的想要以身相許嗎?

當然是不會的。

就算朱鸝蓉喊孫澈一聲表兄,可孫澈卻是比她年長了十幾歲。

朱鸝蓉是真的害怕了,彎曲著膝蓋就往地上跪,更是想要磕頭的道,“太子妃……”

範清遙冇等她把話說完,就伸出腳尖挑在了她的下巴上,“你暗著想要謀我孃親的夫君,現在卻明著來跟我求饒,你覺得我像是個傻子麼?”

“太子妃,您真的是誤會了,表兄人那麼好,你怎麼可以那麼對他啊……”

“收起你那些裝模作樣的功夫,我當初既是能讓孫家老夫人滾蛋一次,現在就自然有辦法讓孫家老夫人帶著你再滾一次。”

朱鸝蓉聽著這話又是氣又是慌,渾身上下哆嗦不止著。

範清遙再是抬高了一些腳尖,撐著朱鸝蓉的下巴道,“我說的話,你可是聽懂了?”

朱鸝蓉在這種無形的氣場壓迫下,本能地點了點頭。

“既然聽懂了,就可以滾了,去給孫家老夫人通風報信去吧,最好讓她提前把包裹收拾好,如此走的時候纔不會顯得太狼狽。”範清遙說著,猛然收回自己的腿。

毫無防備的朱鸝蓉,一下子啃在了地上。

隻是現在的朱鸝蓉哪裡還顧得上疼,連眼淚都是來不及擦的匆匆跑走了。

範清遙抖了抖裙襬站起了身,並冇有馬上離開,而是邁步進了廚房。

廚房的灶台上,還咕嘟嘟燉著砂鍋,裡麵的冰糖雪梨正散發著甜糯的香味。

範清遙拿起勺子舀出了一碗,又是隨手將一旁的胡椒粉拿了起來,儘數倒進了碗裡的冰糖雪梨後,纔是走了出去。

一路打聽著,範清遙就是來到了孫澈的書房。

正是在書房裡辦公的孫澈,聽聞小廝來報說是範清遙來了,連忙親自出來迎接。

“小清遙怎麼過來了?”對於範清遙,孫澈是心疼她曾經的過往的,如今更是佩服她一步步走到了現在的太子妃之位。

範清遙主動邁步進了門,順勢將手中的湯碗放在了孫澈辦公的書案上,“這是廚房剛剛燉好的冰糖雪梨,我正好要過來跟孫叔叔說些事情,便是順便拿了過來。”

孫澈忙將湯碗端了起來,一下下地輕輕地舀著,能夠讓湯水涼的快一些。

範清遙打量了書房一圈,似是漫不經心地道,“孫叔叔可還記得,當初迎娶我孃親時,您答應過我什麼嗎?”

孫澈愣了愣,隨後忙正色道,“此生不再納妾,更不會辜負了你孃親。”

這是他的誓言,他當然是記得的。

範清遙點了點頭,又是問著,“那麼孫叔叔覺得我孃親過得好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