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鶯心裡的一點小算盤,範清遙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真正的芸鶯早就是被秘密殺死了。

如今坐在這裡的,不過是愉貴妃手中的一枚棋子……

範雪凝。

範清遙還知道,不管範雪凝是如何腦子抽了答應了愉貴妃侍奉在皇上身邊,如今範雪凝肚子裡的孩子,卻是成為了範雪凝最大的阻礙。

百裡榮澤那個男人,範清遙還是瞭解的。

自私自利,利慾薰心,唯利是圖,軟飯硬吃,吃完了還得把飯碗給砸了。

或許百裡榮澤可以容忍自己的女人侍奉過自己的父皇,但他卻是根本無法容許自己的女人還一併懷了不是他的孩子。

隻怕是範雪凝也是後知後覺的察覺到了什麼,纔打算把這個孩子拿下去纔是。

今晚,範雪凝能給範清遙傳訊息,為的就是引範清遙抵達西側的小路,從而等範清遙進入林子後,再是自己摔倒藉此汙衊在範清遙的頭上。

屆時,皇上嚴查,範清遙進入林子的事實不可爭議……

範雪凝肚子裡孩子的這口鍋,範清遙自就是順理成章的背上了。

“芸鶯答應似是忘記了自己現在的身份,你是皇上寵愛的答應,又是懷了皇上看重的自私,在其位謀其職,芸鶯答應若妄圖逾越,自是要遭雷劈的。”範清遙笑意盈盈地看著披著芸鶯這層皮的範雪凝,就算不揭穿其身份,也要將她身上那層皮撕下來按在地上踩踩。

芸鶯臉色發青,手背上的青筋都是暴起了,“範清遙,你好惡毒的心思!”

範清遙看著芸鶯,輕輕而笑,“這就惡毒了?我倒是覺得跟芸鶯答應的算計比起來,我的手段似乎更為仁慈一些,畢竟,我可是打算保住芸鶯答應肚子裡的孩子。”

是你們教會了我殘忍,現在又何必怪我手段太狠呢。

“範清遙,你究竟是做什麼來了?”

“自然是來看你的笑話了。”

偷雞不成蝕把米,這種笑話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芸鶯被範清遙笑的渾身發毛,臉就是更白了。

她總是覺得範清遙那雙眼睛,似是能夠看穿她的內心。

“你想要跟著百裡榮澤出人頭地,而我則是站在了太子的身邊,我們各為其主,各憑本事,贏者為王,輸了的平躺,如今你不過是才平躺了一次,又有什麼好覺得不公的,你既是算計了我,就應該做好被反噬的代價……範雪凝,你覺得可是這個道理?”

芸鶯聽著這話,嚇得一雙腿都是軟的。

這樣的範清遙,是她從不曾見過的。

無論是在夢裡,還是在記憶裡。

“範清遙,你真的以為你就是勝券在握的那個人?”驚慌到了極限,芸鶯反倒是冷靜了下來。

範清遙心思念轉,不動聲色地試探著,“就算不是我,應該也不會是你。”

芸鶯惱怒地看著範清遙,“那你可能就要失望了,既不是你的話,一定就是我,實話告訴你,我給你字條確實是想要利用你拿掉我肚子裡的孩子,但是那字條上麵的訊息卻是……”

話還冇說完,虛掩著的寢宮門就是被人推開了。

在英嬤嬤的攙扶下,愉貴妃冷著一張臉的邁步而入。

看著屋子裡對視著的芸鶯和範清遙,愉貴妃壓著滿心的怒火似笑非笑,“聽聞太子妃極其掛念芸鶯答應的身體,本宮倒是冇想到,太子妃竟也是個熱心腸的人。”

範清遙不亢不卑地福了個禮,“給愉貴妃請安。”

芸鶯也是趕緊彎曲了膝蓋,“愉貴妃……”

愉貴妃掃視了一圈眼前的屋子,一切井井有條,並不像是有撕扯的痕跡。

暗自鬆了口氣,愉貴妃纔是讓英嬤嬤將芸鶯攙扶了起來,“芸鶯答應坐吧,到底是身體不爽利,若是當真出了什麼意外,皇上怕是要大發雷霆呢。”

至於範清遙,愉貴妃隻是冷冷地掃了一眼,便是坐在了上座。

聽聞範清遙要給芸鶯診脈的時候,愉貴妃隻覺得整個人都是不好了。

旁人不知道芸鶯的身份,愉貴妃卻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範清遙乃陶家醫女傳人,更是紀鴻遼的關門弟子,若是當真在芸鶯的身上查出了什麼倪端,就是她怕都兜不住。

如今雖一切風平浪靜著,愉貴妃看範清遙卻隻覺得更為刺眼,“不知太子妃給芸鶯答應把脈把出了什麼,不妨說給本宮聽聽,皇上現在冇空顧忌這些瑣碎,本宮也是為皇上分憂。”

到底是叱吒皇宮幾十年的貴妃,說話當真可謂是滴水不漏。

芸鶯聽著這話,心都是跟著揪緊了。

很明顯,剛剛範清遙已經挑破了她的身份,說是撕破臉也不為過。

這個時候,就算範清遙繼續跟愉貴妃撕破臉,倒也是順其自然。

屆時,範清遙再是將事情鬨大,隻怕就連愉貴妃都是要束手無策的。

假冒宮人侍奉在皇上的身邊,這個罪名足夠誅九族。

“芸鶯答應胎象平穩,就是最近有些勞累過度,隻需安心靜養並不大礙。”範清遙聲音淡淡的,訴說著事實。

芸鶯,“……”

真的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什麼。

隻要範清遙藉著她的身份鬨起來,便是足以藉助皇上的手除掉她……

甚至是愉貴妃!

可為什麼範清遙卻緘默其口?

範清遙自然是希望惡有惡報的,若是能夠現在就看見愉貴妃等人橫屍街頭,她怕是做夢都會笑醒。

但是理智告訴範清遙,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

以愉貴妃的算計,如何算計不到若是敗露之後的結果?

可是愉貴妃卻還是膽大包天的做了。

如此,隻怕愉貴妃早就是算計好了一切。

按照範清遙對愉貴妃的瞭解,隻怕她一經揭發芸鶯身份有問題,愉貴妃就是會直接對範雪凝斬草除根,到時再是反咬她一口,說是她煽動流言蜚語逼死了芸鶯。

其實,範雪凝死還是不死,範清遙並不在乎。

但不管大人如何的爭鬥,範雪凝肚子裡的那個孩子卻是無辜的。

若範清遙真的對範雪凝肚子裡的孩子視而不見,那她跟上一世那個自私自利,為了利益踩屍骨淌血水的自己還有什麼區彆?

那麼她跟愉貴妃和百裡榮澤,就成了一路人。

那並不是範清遙所想要的。

報仇,報恩,但與造孽無關。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