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城那邊的回信其實很簡單,就是說了下如今主城還真的冇找到蝕心菇那種藥材,可到底是皇上親自交代的事情,下麵的人也是不敢馬虎交差。

結果一番的細查下,就是發現有家新藥鋪早在兩個月前,大肆的收購過蝕心菇這種藥材,如今到了年關,各家藥鋪都是斷了蝕心菇的來源,可以說那新鋪子則是將主城的蝕心菇都給壟斷了。

下麵辦事的人本是想查一下這家藥鋪的當家,如此也好方便說話。

結果再是一查,這藥鋪竟是歸屬愉家。

想著皇上身邊一直得寵不衰的愉貴妃,主城的人就是趕緊給皇上送來了訊息。

要說這事兒放在平時,永昌帝也不會如此大動肝火。

甚至或許還會愛屋及烏的誇讚幾分愉貴妃。

但是永昌帝絕不會忘記,範清遙的青囊齋剛被燒了。

青囊齋被燒,愉家則是偷偷開藥鋪,更是提前壟斷了治療軫夷國太子的蝕心菇。

這是要做什麼……

永昌帝自然就是想起了,這些時日照顧在軫夷國太子身邊的芸鶯。

永昌帝更是知道,芸鶯跟愉貴妃走得近。

如此一來,還有什麼是永昌帝不明白的。

毫不知情的愉貴妃,還在想著皇上這個時候怎麼想起自己了?

結果等她見到皇上烏雲密佈的臉色時,便是心中‘咯噔’了一下。

再結果……

還冇等愉貴妃開口詢問呢,永昌帝直接就把愉家藥鋪以及蝕心菇的事情給說了。

愉貴妃,“……”

五雷轟頂的滋味也不過如此了!

這段時間,芸鶯對軫夷國太子的病情也暗中頗有心得。

愉貴妃本來想著,若是找個契機能夠讓芸鶯治好軫夷國太子的病,這殊榮自然也就是輪不到範清遙的頭上去了。

當然,愉貴妃絕不可能讓芸鶯明麵上展露醫術的。

如今的芸鶯曾經可是皇後宮裡的一個下等奴才,這樣的人若是被皇上知道醫術精湛,豈不是要被皇上懷疑。

愉貴妃便是想著,暗中讓芸鶯一點點的給軫夷國太子治病。

也正是如此,愉貴妃纔是藉助家裡麵,悄悄在主城開了一家藥鋪。

其內自然都是按照芸鶯要求的,全囤積著給軫夷國太子看病的藥材。

如今範清遙截胡,愉貴妃正想著如何把那藥鋪不知不覺的給處理了,冇想到皇上就是查到了門口。

麵對皇上的質疑,愉貴妃自然是不會承認的,“不過就是家裡麵的人想要做些小打小鬨的生意,若不是皇上告訴臣妾,臣妾也冇想到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皇上的懷疑,永遠都隻是懷疑。

隻要冇有證據,皇上也隻能對她猜測而不是定罪。

永昌帝當然知道,派人去查證就算真的查出了什麼,也是傷害了夫妻和氣,再者如今蝕心菇纔是重頭戲,隻要找到了該找的東西,其他的便也就無需深究了。

隻是想著愉貴妃暗中伸手,永昌帝的心裡始終不舒服,半晌纔是開口道,“既是巧了,便就讓這事兒巧下去吧,剛巧太子妃那邊缺少蝕心菇這種藥材給軫夷國太子看病,既是如此,便是由愉家的鋪子鼎力支援吧。”

愉貴妃,“……”

倒黴到放屁砸腳後跟也就不過如此了。

好端端的鋪子,冇用到該用到的地方,本就是讓愉貴妃窩火。

如今還冇等轉讓,永昌帝就是直接幫忙給消化了。

這讓愉貴妃如何不憋氣。

簡直都是要氣死了!

隻是看著皇上那張風雨欲來的臉,愉貴妃到底是什麼都冇說,點頭應了下來。

不過這事兒,愉貴妃怎麼想怎麼都是覺得不對勁的。

總感覺皇上是在故意找茬,誠心想要懲罰她。

愉貴妃仔細琢磨著,就算皇上真的發現她暗中想要治療軫夷國太子,也犯不著如此大動乾戈纔是。

畢竟這事兒說難聽是她手伸的長,說好聽點她也是為君分憂。

越想越是不安,愉貴妃出了寢宮,便是對攙扶在身邊的英嬤嬤道,“去派人給主城的人遞個信兒,查檢視主城那邊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今日的事情,怎麼看怎麼都是太蹊蹺了啊。

愉貴妃覺得蹊蹺也是理所應當,本來就是被範清遙算計進來吃掛落的。

當初愉貴妃千算萬算的讓芸鶯fushi在軫夷國太子身邊,範清遙便是知道,愉貴妃是起了想要偷偷治好軫夷國太子心疾的想法。

既是想要治病,便要有藥。

最方便的,自然就是自己開個藥鋪。

所以範清遙今日去跟永昌帝哭窮,為的就是讓皇上派人去主城查。

保證是一查一個準兒。

當然,範清遙知道放火燒青囊齋的人絕對不是愉貴妃。

而是芸鶯。

若非不是芸鶯恢覆成範雪凝的身份給範家寫信,讓範家對青囊齋的鋪子動手,素紅自也不會第一個知道此事。

愉貴妃既是想要養著貼了層假臉的範雪凝在身邊膈應著所有人,自就是要做好被反膈應的後果。

範雪凝造的孽,範清遙一定是要從愉貴妃身上啃肉的。

少煊走進院子的時候,就是已經聽說了愉貴妃那邊的事情。

再是看見範清遙時,少煊真的是大寫的佩服。

就連把信遞過去的時候,眼中的崇拜都是閃爍著的,“不出太子妃所料,主城那邊送來的信,用的是信鴿,走的是官道。”

果然,孃親還是驚動了孫澈。

如此也好,孫澈能夠及時為孃親辦事,也算是對孃親的一種重視和在意。

範清遙本來就冇打算隱瞞外祖母鋪子被燒的事情,索性便是拿著孃親送來的信,跟外祖母一起看著。

鋪子是燒了個精光,好在人是冇事的。

陶玉賢也是鬆了口氣,隻是抬頭看向範清遙,難免憂慮,“你覺得是愉貴妃動的手腳?”

範清遙並不打算告知外祖母範雪凝假扮芸鶯的事情,便是道,“是誰都好,如今給軫夷國太子看病是皇上的聖旨,如此也算是殺雞儆猴,就算是再有人想要伸手,也要先掂量掂量。”

陶玉賢點了點頭,“話倒是冇錯,隻怕跟愉貴妃那邊是徹底冇有緩和了。”

如今花家還在見不得光的地方,未來如何誰也未可知。

太子雖是比以前受重視,可其他大婚的皇子同樣虎視眈眈。

黃泉爭鬥,果然就是一條無迴路。

要麼出人頭地,要麼命赴黃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