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所有人落水無法出宮,義母卻在這個時候早產……

範清遙越想越是覺得不安。

猛然抬頭,她看向麵前的皇後孃娘,“皇後孃娘可是知道,前些時日義母在鳳儀宮被一個太醫診了平安脈的事情?”

甄昔皇後仔細地想了想,“倒是聽聞這麼個事情,不過那時本宮剛好不在,後來聽聞是李太醫來給本宮把平安脈的,結果撞見和碩郡王妃,便是就著幫忙診了下脈。”

範清遙的心都是繃緊了的,“皇後孃娘口中的李太醫,可正是出宮的那個?”

甄昔皇後點頭稱是。

範清遙的全身忽然冷到了極致。

見甄昔皇後還在有些愣,便是將那日在巡撫府為義母診脈的事情說了一遍。

甄昔皇後聞言,臉色徹底冷如冰霜一般,“原來本宮的身邊早就是出了耗子啊!”

若非今日不是聽聞小清遙說,她都是不知道月愉宮那邊的手都是伸得如此長了。

好!

真的好啊!!

範清遙知道事不宜遲,起身道,“我必須要出宮一趟。”

不管如何,總是要先行保住義母和那個無辜的孩子。

百裡鳳鳴支撐起身體靠在床榻上,長眉緊擰著,“若愉貴妃當真是想要藉助和碩郡王妃的事情挑撥離間,大可以找其他時機,如今眾人雖說是落了水,可宮宴卻並冇有散去,若是被人發現你提前出宮,後果必定非同小可。”

百裡鳳鳴的憂慮,範清遙並非冇有考慮過。

隻是不管愉貴妃是想要藉助義母調撥離間義父和百裡鳳鳴,亦或是想要用義母將她引-誘出宮,再是來個守株待兔,她都必須要出宮。

範清遙不會忘記,範雪凝還未曾露麵。

更不會忘記,範雪凝這一年學的是醫術。

醫毒本就不分家。

“一旦義母出了什麼事情,不單單是義父要離心,皇上又會如何想?義父現在可是眾多皇子們想要暗中拉攏的對象。”

甄昔皇後微微頷首著。

小清遙的擔憂並非是杞人憂天,以現在的局麵,一旦和碩郡王妃那邊出事,不單單是和碩郡王要懷疑是她心有不軌,皇上更是要懷疑是不是太子拉攏和碩郡王不成,而藉機會找和碩郡王妃泄憤。

畢竟,無論是對外還是對內,那個李太醫可是她的人。

“如今想要出宮何其艱難?”愉貴妃既是設下了這個圈套,必定是要嚴加防範小清遙出宮的,而一經發現了小清遙出宮,以愉貴妃的挑撥離間,必定會讓皇上因為小清遙的自私出宮勃然大怒。

皇上生氣或許還是輕的,若是因此而讓皇上再次對小清遙有了懷疑之心,那麼無論是小清遙還是太子亦或是她所做的一切,將……

全部付之東流!

範清遙自然明白皇後孃孃的顧慮,可若不能孤注一擲,便註定就要輸人一籌了,“今日事發突然,我又不懂水性,就算是被嚇得暫時臥床不起,皇上想必也是能夠諒解的。”

那個人最為在意的就是仁君二字,如今這宮裡麵都是人,就算是裝模作樣,也是要做出一副寬宏大量的臉孔。

甄昔皇後倒是並不擔心皇上,隻是……

愉貴妃廢瞭如此大的力氣,又怎麼可能任由皇上裝模作樣。

範清遙淡淡一笑,“還請皇後孃娘將身邊人借我一用。”

誰?

百合麼?

甄昔皇後犯了難,百合是她的貼身姑姑,若是真的長時間不曾露麵,隻怕是要被人看出倪端的,可除了百合,現在的她真不知還能信得過誰。

畢竟就在剛剛,她的身邊就是出現了兩個耗子。

“不知我可是合適?”床榻上,百裡鳳鳴微微側眸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範清遙卻是皺緊了眉頭的。

她的算計並不曾包括他,如此一來就算是東窗事發他起碼還能明哲保身。

範清遙邁步走到床榻邊,看著一臉淡然自若的俊秀麵龐,輕聲道,“百裡鳳鳴,此事並非兒戲,一旦真的出事,你……”

冇有人能夠保證,真的就是萬無一失。

哪怕就算是她。

百裡鳳鳴抓住她的手,淺淺而笑,“阿遙又是在怕什麼?”

一步步走到今日,範清遙從不曾畏懼過任何。

隻因她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但是百裡鳳鳴卻不同,她希望他能夠好好的活下去。

“無論刀山火海,隻要你開口,我便會奮不顧身,因我相信你,所以……阿遙,你應該也要相信我的。”

她總是如此,一個人默默扛下所有。

卻不知,若冇有她,一切對於他來說便再無任何意義。

範清遙靜默了半晌,忽然就是露出了一絲如釋重負的笑容。

百裡鳳鳴見她笑了,自己也就是笑了。

甄昔皇後床榻那邊的床幔垂落在了地上,趕緊把百合叫到了身邊,“馬上將太子回到東宮的訊息傳出去,再是讓紀院判前往東宮,就說太子感染風寒不宜見人。”

百合點了點頭,轉頭就是出了寢宮。

甄昔皇後的右眼皮仍舊跳得厲害。

愉貴妃今日做足了戲跟她唱反調,難道真的就是為了噁心她不成?

怎麼可能!

隻要愉貴妃腦袋不是秀逗了,就絕對不會為了膈應她,而不顧皇上的懷疑,一直對小清遙示好,如此的因小失大,可不是愉貴妃的性格。

難道……

甄昔皇後似想到了什麼,忙又是把嚴謙叫了進來,“皇上那邊可是有什麼動靜?”

嚴謙壓低聲音仔細回稟,“皇上先行去了龍延殿更換衣衫,聽聞全程都讓芸鶯跟隨在身邊,禦前那邊更是傳來訊息,說是皇上的衣衫都是芸鶯所更換的,皇上根本不讓其他人近身。”

甄昔皇後倒也平靜,“還有呢?”

“還有就是……三皇子為了給皇上分憂,主動帶著其他皇子們一起查詢落船的因由,似並非是因為船體破損,而是有人故意扒掉了船下麵的船栓所以才讓水從底部灌了進來,不過此事還未曾查明,所以並不曾稟報給皇上。”

皇宮裡的船隻因要供皇上和妃嬪們賞玩,所以每隔一段時間便是要徹底清洗。

嚴謙口中的船栓更是為了方便清洗而故此設計的。

每個船栓足有碗口那麼大,一經拔掉如何能不翻船!

再者,隻有當時坐在船上的人,才能動如此手腳……

甄昔皇後心裡那股不詳的預感就是更濃烈了。

眼看著範清遙走了過來,甄昔皇後趕緊上前幾步道,“小清遙,出宮一事隻怕還要從長計議……”

範清遙聽著甄昔皇後的顧慮,卻是搖了搖頭,“義母那邊人命關天……”

這個宮必須是要出的。

至於甄昔皇後的擔憂,範清遙其實早就是預料到了的,“還請皇後孃娘將這個藥方給師父送過去,切記一定要師父親自調配,再是將我更換的衣衫以此泡在其中。”

甄昔皇後,“……”

這個時候是洗衣服的時候嗎?

隻是看著範清遙那篤定的模樣,甄昔皇後還是一把接過了藥方交給了嚴謙,“速速去找紀院判。”

嚴謙仔細揣好藥方轉身離去。

甄昔皇後這邊也是不敢耽擱,趕緊找來了宮人的衣衫讓範清遙更換好,然後親自帶著範清遙出了鳳儀宮。

想要出宮的必經之路便是皇上所在的龍延殿,甄昔皇後索性打著前去看望皇上的旗號,光明正大的帶著範清遙朝著宮門的方向走了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