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韓婧辰的攙扶下,範清遙站了起來,兩個人相互依偎著出了行宮。

鳳儀宮這邊,百合已是提前收到了訊息,等官家小姐相續走進鳳儀宮的時候,早就是有宮女們等在了院子裡。

雖說是更換衣衫,可各個官家的小姐都是心氣高的厲害,自是不願跟比不上自己家勢的人同處一室。

好在宮女們已是被提前交代,按照官家小姐們家勢等級分配屋子,韓婧辰自是首當其衝被安排去了最前麵的屋子裡。

百合走到了範清遙的身邊,“清平郡主請跟奴婢來。”

範清遙於麵上做足了姿態,“勞煩姑姑了。”

百合也是佯裝淡漠,點了點頭便是轉身領路。

範清遙跟著百合繞過了偏殿,直接進了皇後孃孃的寢宮裡。

紀弘遼已是到來,正給床榻上的百裡鳳鳴診脈。

範清遙自是放心師父的醫術的,況且自己現在這衣服粘在身上的模樣也是見不得人,跟師父頷首無聲地打了個招呼,便是先行跟著百合進去更換衣衫了。

百合見四下再是無人,才阿彌托佛了一聲,“聽聞眾人落水也是嚇壞奴婢了,好在清平郡主跟殿下還有娘娘都是平安的。”

範清遙點頭道,“勞煩姑姑擔心了。”

外麵再是傳來了響動,百合知道定是皇後孃娘也回來了,知道現在不是嘮家常的時候,趁著範清遙更衣衫的時候,趕緊出去將寢宮裡的人都是給屏退了下去。

等範清遙換好衣衫走出來,甄昔皇後也是更換了衣衫。

百裡鳳鳴也已經醒了過來,正是跟甄昔皇後說著什麼。

兩個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範清遙當然知道,此番落水疑點太多。

甄昔皇後凝視著兒子還微微泛著白的臉,“此事你怎麼看?”

百裡鳳鳴黑沉的眸更顯深邃,“父皇的身邊怕又是要熱鬨了。”

範清遙走過來,剛好聽見了甄昔皇後與百裡鳳鳴的對話。

甄昔皇後拉著範清遙的手一同坐在椅子上,繼續跟百裡鳳鳴說著話,都是自家人冇什麼可避嫌的。

範清遙也正是這個時候才得知,原來被皇上緊握著手的宮女,正是在危難之際救皇上於水火的人。

人在危難之際,總是對伸出援手的人充滿著各種情愫。

尤其對方還是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

甄昔皇後見範清遙臉色沉沉的,輕聲安慰,“這裡冇有外人,小清遙有話便直說。”

一個是自己以後的夫君,一個是一直疼愛自己的未來婆婆,範清遙自是不會顧忌,“眾人落水,本就是一團亂麻,那宮女不但是剛好看見了眾人落水,更是能從所有人之中一下子就遊到了皇上的身邊……未免太巧了些。”

甄昔皇後目光泛起了一絲冷意,“是太巧了,尤其她還是本宮宮裡麵的人。”

範清遙聽著這話都是一愣。

能夠進到鳳儀宮當宮女的本就是要經過嚴加篩查和訓導的。

而能夠在讓皇後孃娘記住臉的,必定是經常fushi在皇後孃娘身邊的。

這樣的人就算不是心腹也應該是死效纔對。

“本宮這些時日便是發現那芸鶯有些不大對勁,結果冇想到竟是藏了這麼個心思,到底還是本宮太過心慈手軟了,竟是讓自己的身邊出了這種吃裡扒外的東西。”

範清遙主動握住皇後發涼的手,“人心是最不可控的東西,既是已經離去,娘娘便莫要再憂心纔是。”

甄昔皇後微微頷首,“是啊,本宮是該好好想想要如何反擊了。”

一個宮女而已,就算再怎麼想要攀高枝也夠不到皇上的身邊。

再者,今日可是所有人都落水了。

若是一旦查明真凶,就是殺了那宮女的九族都不足以擔待。

隻怕此事跟月愉宮那邊是脫不開關係的。

也隻有那對母子能夠做出如此心狠手辣,不要命的勾當。

範清遙看著皇後孃娘眉宇間的冷意,斟酌道,“若當真如皇後孃娘所想的那般,未免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想要往皇上身邊送人有很多種辦法,如今這個辦法是最蠢的。

況且皇上一旦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愉貴妃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百裡鳳鳴瞭然範清遙的想法,“隻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甄昔皇後經由這麼一提醒,也是不由得提起一口氣,“隻怕還有更精彩的好戲在後麵等著咱們,鳳鳴這邊本宮已是交代紀院判對外宣稱昏睡不醒,需要送去東宮休養著,倒是小清遙……”

甄昔皇後反握住那一直溫熱著自己雙手的小手,“你切記要萬分小心,愉貴妃今日太過反常,落水一事若當真隻是個導火索,那麼接下來必定是萬分險惡。”

範清遙暖心著皇後孃孃的關心,“皇後孃娘放心,我會的。”

皇後孃娘今日的冷落或許在旁人看來是漠不關心,但隻有她清楚,皇後孃娘正是關心她,甚至是想要撮合她和百裡鳳鳴纔會如此。

上一世,她都是將心扒下來給了月愉宮那邊,也是換不得愉貴妃露出一分疼惜。

果然,人和人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有些人天生就是自私自利,蛇蠍心腸的。

“紀院判已是吩咐人煮薑湯了,一會你跟母後喝一碗暖暖身子再出去。”百裡鳳鳴隻要一想到剛剛落水時的驚心動魄,心就是疼得厲害著。

範清遙笑著點頭,“好,不過你的身體也要當心纔是,上次的傷雖已癒合,卻還是見不得涼的,等到我回去後,親自調副藥讓踏雪送進宮。”

百裡鳳鳴柔柔勾唇,“好。”

甄昔皇後可是冇想到鮮卑之旅竟是如此增進感情的,看看自己兒子和小清遙之間的默契和自然,她真的是打心眼兒裡歡喜著的。

“看著你們好本宮就放心了,今日不太平,咱們都咬咬牙挺過去,好日子還在後麵等著呢,隻是……希望和碩郡王妃那邊也能平安纔是最好。”

麵對甄昔皇後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範清遙和百裡鳳鳴都是一愣。

甄昔皇後後知後覺地歎了口氣,“都是忙得忘記了,纔剛遊湖的時候,宮外派人來傳說是和碩郡王妃早產了,皇上已是吩咐了李太醫出宮前往。”

李太醫曾經照料過甄昔皇後的身體一段時間,甄昔皇後倒還是信得過的。

隻是同樣的話落在範清遙的耳朵裡,卻如同響雷一般。

她為了確保萬一,昨日特意去了一趟和碩郡王府的,親自給義母診脈。

太像平穩,胎兒正常,根本就是足月之脈。

可如今纔是一夜……

怎麼就是早產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