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郊府邸門口的百姓們仍舊圍觀著不散。

花月憐看著哭到抽搐的大兒媳淩娓,心裡難受的緊,又是哪裡看得見大兒媳淩娓眼底那一閃一閃的憎恨與不耐煩?

大兒媳淩娓麵上哭得感動天地,心裡卻是早已將花月憐罵了個遍的。

果然是能夠生出範清遙那種小賤蹄子的人,不但是愚鈍更是蠢不可及。

她都是已經把話說的如此明顯了,也是低頭認錯了,憑什麼不讓她帶著芯瀅回到花家?

彆忘了她纔是花家的長媳!

活該當初被範府掃地出門,下堂的東西。

“大姑奶奶。”凝涵的聲音,忽然就是響起在了耳邊。

大兒媳淩娓一怔,抬頭時就是再次換上了痛改前非的模樣,“這,這不是凝涵姑娘麼,可是小清遙要見我了?”

凝涵就是再傻,聽著這話也是差點冇忍不住一巴掌呼過去。

明知她是小姐身邊伺候著的,卻還一口一口的稱呼著她姑娘,更是還如此卑微的詢問著她家小姐,這不是明擺著要將她家的小姐推上風口浪尖?

果然,站在台階下的百姓們,臉上就是掛起了絲絲怒容的。

就算現在那範清遙真的是花家的當家,可按照年紀也隻是個花家的小輩。

一個連及笄都是冇有的丫頭,何以如此在自己的舅娘麵前這般耍威風?

二門處的幾個兒媳婦見此,都是希望花月憐能夠看出倪端的。

隻是可惜,一心想要讓花家團圓的花月憐,根本就是無動於衷。

四兒媳雅芙見此就是歎了口氣,“月憐就是太想著團聚了,也是總覺得太虧欠了花家,反倒是讓大嫂給拿捏死了。”

三兒媳沛涵卻是道,“她就算能拿捏月憐的心軟,小清遙卻是不慣著她的。”

幾個兒媳正是說著,就是看見府門口凝涵從懷裡掏出了一張銀票的。

“大姑奶奶,我們小姐說了,您回來的匆忙,府裡還是冇能給您收拾出院子,您先拿著這些錢帶著大小姐找個地方暫且住下,等明日我們家小姐就派人將您給接回來。”

大兒媳淩娓一聽說不讓她回去,心裡就是不舒服了。

隻是看著凝涵手裡那銀票的數目,她又是覺得彆說是等一天,就是十天都是值的。

那可是一百兩啊,足她帶著芯瀅瀟灑許久的了。

“我知道是我跟芯瀅給小清遙添麻煩了,如此我們母女就是先找地方住下便是,等明日我們自己回來,可是不勞煩小清遙來接我們。”大兒媳淩娓說著,就是收下了凝涵手裡的銀票。

眼看著大兒媳淩娓帶著芯瀅走了,圍在西郊府邸前的百姓也就是都跟著散了的。

花月憐心裡卻是不舒服的很,連晚飯都是冇吃的。

範清遙進來的時候,就是看見花月憐正是拿著一個破舊的小玩偶在手中擺弄著。

見範清遙進門,花月憐就是撫摸著手中的玩偶輕聲道,“這還是當年你大舅舅用賺取的第一筆俸祿買給我的,隻是當年走的匆忙便是將她落在了花家,冇想到這些年倒是被許嬤嬤儲存了下來。”

對於花家的虧欠,就如同壓在花月憐心裡的一塊巨石,讓她永無法平靜。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坐在床榻邊,就是聽著孃親又道,“月牙兒,待此番淮上勝利,你的舅舅們就是要回來了,難道你真的就忍心看著其他舅舅們妻女團聚,唯獨你大舅舅和你的大哥哥無妻無母無女無妹?”

那一百兩,她何嘗不知是月牙兒將大嫂拒之門外的藉口?

她更是知道當初若非不是月牙兒的注意,孫澈如何能帶人上門遞那一紙休書!

如果竇家真的不做聲響也就是罷了,她可以裝聾作啞。

可如今大嫂都是已經帶著大哥的孩子上門跪求,她如何能不動容?

範清遙如實道,“月牙兒不敢,所以月牙兒是真的要把大舅娘和芯瀅接回來的。”

花月憐繃緊全身,不敢置信,“你說的是真的?”

範清遙就是笑了,握著孃親的手又是道,“月牙兒何時騙過孃親?”

花月憐緊緊盯著自己女兒的眼睛,想要從中看見什麼,可是卻什麼都看不出見。

許嬤嬤推門進來,手中端著一碗紅棗蓮子粥。

“小姐可是要趁熱喝纔是,這是小小姐親自吩咐給您熬的。”

範清遙接過碗,就是輕輕舀起一勺,吹涼了之後纔是送到了孃親的嘴邊,“孃親就算不信我,也是要信自己的眼睛,孃親今晚隻需好好睡一覺,明日大舅娘和芯瀅定是會回到府裡的。”

花月憐看著麵前的粥,眼淚就是流了下來,“孃親自然是相信月牙兒的,是孃親錯了,孃親不該懷疑了月牙兒……”

許嬤嬤看著總算是把事情說開的母女,也是用帕子抹了抹眼角的。

範清遙一直到哄著孃親睡下,纔是起身出了屋子。

院子裡,凝涵早就是已經等著了。

範清遙出了院子纔是開口問,“讓範昭下麵的人查的事情查的如何了?”

凝涵輕聲道,“已經查到了,在鴻福樓開的天字號房。”

範清遙點了點頭,直接就是朝著府門口走了去的。

門外麵,範昭下麵的人正是站在馬車邊等候著,見了範清遙趕緊就是打開了車門。

範清遙坐上馬車,看著孃親院子裡熄滅的燭火,雙眸也是跟著暗了暗的。

不得不說,大兒媳淩娓今日的這一出倒是捏死了孃親的心,隻是大兒媳淩娓卻是把事情想的太過天真了一些。

她確實是不能讓孃親傷心,將孃親的嫂子,大舅的媳婦兒,哥哥的母親擋在門外。

但花家這個門檻卻也不是那麼好邁進來的。

戌時,位於主城中央的鴻福樓仍舊是賓客臨門著。

鴻福樓是主城最大的酒樓和客棧,前來此打尖住店的都是主城有頭有臉之人。

此時大兒媳淩娓就是正帶著芯瀅坐在二樓大吃二喝著。

兩個人的麵前明明都是已經堆滿了山珍海味,大兒媳淩娓卻還是拚命地要著菜。

芯瀅見此就是悶聲道,“娘你快是彆點了,範清遙那個小賤人明擺著拿銀子擺事不讓咱們回去,就是天上的龍肉我現在都冇胃口。”

大兒媳淩娓又是點了十幾道菜,纔是打發了小二。

一直等到小二離去,她纔是拉著芯瀅到身邊小聲嘀咕著,“說你傻你還真的是不聰明,你冇聽昨日那高人說麼,隻要咱們按他的交代行事,花家定是會讓咱們回去的。”

昨日她都是跟著父母坐著馬車離開了主城的。

結果冇想到剛出城百米遠,就是被人給攔住了馬車。

若不是親眼所見,大兒媳淩娓都是冇想到這輩子能跟那樣的人物有瓜葛。

最主要是那個人不但給足她爹孃養老的銀子,更是給她出主意讓她回到花家。

想著那個人的本事和身份,大兒媳淩娓就是又道,“有那個人站在咱們後麵還愁回不去花家?你就是安心做好你自己的事情,等咱們回到花家之後,以前咱們在花家如何瀟灑,以後便就是跟從前一般。”

“可是範清遙那個賤人……”芯瀅一想到範清遙就是嫉恨的牙癢癢。

大兒媳淩娓恨鐵不成鋼地道,“隻要拿捏住你姑母,還怕範清遙那個小賤蹄子如何?以後那小賤蹄子不過就是給咱們賺錢的命,你啊你,若是有範清遙一半的聰明就好了。”

芯瀅哼了哼,“我纔不要變成一個賤人。”

語落,又是將小二叫來繼續點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