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乾,乾女兒?

哪裡來的乾女兒!

朝堂眾人又是一愣,永昌帝都是聽得狐疑了。

和碩郡王義正言辭,“範清遙就是本郡王的乾女兒!”

此言一出,直接在朝堂上掀起一陣巨浪。

孝國世子光是聽著都是嚇死了。

啥時候的事兒?

罪臣之女怎麼就是成郡王的乾女兒了?

這跟愉貴妃告知他的根本不同啊!

若是他知道那範清遙是和碩郡王的義妹,就是給他再多的好處,他也是不敢如此放肆的啊。

周淳看著瀕臨崩潰的孝國世子,上前質疑,“此事根本無人之情,不知和碩郡王何事認的?”

和碩郡王一臉乾你毛事的表情,“本郡王現在認的。”

周淳,“……”

這特麼也可以?

和碩郡王則是轉頭對著永昌帝俯了身子,“啟稟皇上,經查實,上麵的一切罪證均條條屬實,若皇上不相信,或者在場的大臣們有懷疑的,大可以隨意指一條出來,本郡王願現在就派人去將聯名控訴此罪證的百姓全部帶進宮,與孝國世子當麵對質!”

永昌帝說不頭疼是假的。

他不想徹底將花家壓死是真,和碩郡王出麵他也鬆了口氣也是真。

花家抄不抄不是重點,範清遙每年填充軍餉的銀子纔是重中之重!

所以對於和碩郡王揚言要收花家那丫頭當義女,他倒是覺得也不錯。

和碩郡王他一直都是信得過的,若是範清遙真的成了和碩郡王的義女,以後也是更加順理成章的拿銀子出來了。

但是他怎麼都是冇想到和碩郡王玩的這麼大。

近百封的控訴信,上麵百姓們的聯名更是不計其數,若是當真都將那些百姓一一叫到皇宮來對質,宮門怕是都要給踩塌了。

這裡是皇宮,不是菜市場!

再一看孝國世子那都是快要當朝嚇尿的慫樣,永昌帝心裡也就是明白了。

“放肆!大膽!罪不可恕!”永昌帝是真的怒了,一連怒斥三聲,仍舊無法平靜滿心的怒火。

孝國世子本就是個酒囊飯袋,被和碩郡王當頭一棒子早就是已經敲迷糊了,如今麵對永昌帝的怒容,彆說是狡辯了,就是連頭都是不敢抬起來的。

趴在地上的大腦一片空白,隻是不停地重複著,“皇上饒命,饒命啊……”

那些一直站孝國世子揚言要抄花家的大臣們見此,很是自覺的閉上了嘴巴。

就是連纔剛還跟和碩郡王的周淳,都是退回到了列隊之中。

和碩郡王都是要認那範清遙當乾女兒了,皇上都是毫無反應,很明顯花家一事皇上的心裡已經是有了定奪的。

既如此,他們除非是吃飽撐了的纔會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找不快。

再看看那都是縮成鵪鶉的孝國世子,那冇出息的樣子都是冇眼看了,他們除非是腦瓜子抽了纔會繼續跟這樣的人為伍。

永昌帝忍著親手抽死孝國世子的衝動,下令將此事交由慎刑司徹查,花家一事就此作罷,誰若再提一律按照抗旨逆君處置。

人就是害怕對比的,花家固然是永昌帝的心中刺,但是比起戰功累累的花耀庭,醫術精湛的陶玉賢,點石成金填充軍餉的範清遙,這孝國世子就是個渣!

孝國世子的封號是他賜的,這麼多年的安穩也是他給的,哪曾想到就是這麼一個被他縱容著的人,卻是在主城作威作福,欺壓百姓。

他這個皇帝的臉麵不要的嗎?

越想越是生氣的永昌帝又是下令,直接抄查瑞王府!

這下好了,本是討伐花家,結果反倒是變成了瑞王府被一窩端了。

待重臣下了朝堂,戶部尚書杜梓銘那叫一個得意,故意堵在周淳,郭殷和吳昊天一群人的麵前,笑的那叫一個眉飛色舞。

叫你們一群老不要臉的欺負花家孤兒寡母,活該你們跟著孝國世子一起吃癟!

周淳等人氣得心肝脾肺腎無一處不疼,卻隻能暗自咬牙。

剛巧範自修這個時候走了過來,周淳等人就是忍不住開口道,“恭喜範丞相,賀喜範丞相,連和碩郡王都是搶著認乾女兒,範丞相當真是生了個好孫女兒啊!”

範自修,“……”

怎麼躺槍的永遠都是他!

花家一事終得平息,等愉貴妃得知此事,瑞王府都是被抄的隻剩下一個大門了。

再是一聽說此事是和碩郡王親自出麵,愉貴妃就是擰眉看向了床榻上還在養傷的百裡榮澤,“你不是說和碩郡王已儘在掌控,怎麼就是好端端的反咬一口了?”

百裡榮澤有些不悅地看著自己的母妃,“早在前些日子,範清遙曾救過和碩郡王妃一命,如今和碩郡王藉此事還人情也未可知。”

愉貴妃現在一聽見這三個字,就是恨得心尖都跟著疼,“又是範清遙?果然是個不安生的,偏生就是喜歡跟本宮對著來!”

百裡榮澤就是想不通,為何自己的母妃就是看不上範清遙,“昨兒個昊天來報,說是半夜的時候在郡王府的安茹早產失血過多一屍兩命,今日和碩郡王就咬死了孝國世子,或許也是察覺到了什麼。”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很明顯此事與範清遙無關。”

愉貴妃眉毛都是豎起來了,“你這是在關心她?”

百裡榮澤就是頭疼的道,“兒臣身邊的幕僚在一個個的減少,母妃與其有空將心思都是放在一個無關急要的範清遙身上,倒是不如想想以後該如何謀劃。”

愉貴妃雖是被兒子頂撞的有些怒火,但是仔細一想又覺得這話並無道理。

那範清遙就是再如何,如今也不過就是個罪臣之女,就算頂著個清平縣主的封號,也不過就是徒有虛表罷了。

再過不久就是要道狩獵日,她倒是不如想想該如何往下走纔是。

百裡榮澤見母妃總算是從範清遙的身上轉移了注意力,這纔是暗自鬆了口氣。

如此,他也好往下繼續他想要做的事情了。

稍晚些的時候,終於出了口惡氣的和碩郡王回了府。

吃飯的時候,和碩郡王妃一直都是眼巴巴地盯著自家的夫君看著。

和碩郡王被看得心花怒放,當天晚上就是搬回到了主院裡。

可就在他打算摟著媳婦兒美美地睡上一覺的時候,和碩郡王妃卻是將他推開了。

“花家的事情究竟如何了?”

和碩郡王,“……”

他現在想要跟夫人親近都是要看範清遙的麵子了?

實在是不忍拒絕夫人那期盼的眼睛,和碩郡王隻得將今日的事情大致講了一遍。

和碩郡王妃一聽說郡王要認乾女兒,就是開心的不行。

她是真的很喜歡清瑤那孩子的,真的當了乾女兒也是她的福氣。

不過這事兒和碩郡王妃卻是暫時壓了下來的,認乾女兒可是不能隨便,她定是要好好想想如何才能風風光光的認了這個女兒,絕是不能委屈了清瑤纔是。

和碩郡王看著心思都是飛到不知哪國去的媳婦兒。

“……”

他就是想抱著媳婦兒睡覺,怎麼就是這麼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