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憋了好半天,竇夫人纔開口道,“我隻是害怕花家拖累了竇家啊老爺。”

許嬤嬤聽著這話就是冷冷一笑,麵不改色地又道,“聖上明鑒,怎麼能做如此昏庸之事,竇夫人如此說法是在懷疑當今聖上辦事不力,還是在心虛你們竇家有什麼怕人查的地方?”

竇夫人好歹也是竇家的當家主母,如今被一個老奴懟臉上自是掛不的,可是還冇等她開口呢,就是又見一個東西砸在了她的麵前。

“哢嚓!”

這次竟是連茶壺都飛來了!

再看那主位上坐著的竇寇城,臉都是黑成了鍋底灰。

他如何能不知道自家夫人如此去鬨,是想要仗著輿論讓自己女兒跟花家和離。

其實花家現在如此局麵,他也是不想讓自己的女兒甚至是竇家再跟著牽連的。

可是現在人家花家反咬一口,他能怎麼辦?

聽聽剛剛人家說的話,連皇上都是給搬出來了,若是再讓自己的夫人如此口無遮攔,隻怕竇家還冇等花家撇清關係,就是要被官府查辦了!

竇寇城思量了片刻,才轉眼看向許嬤嬤,“花家落得這般田地,我竇家也是十分惋惜,可我聽聞以前我女兒在花家過的就不如意,那時花家都是忙人,我竇家也不變打擾,眼下花家既空閒了,不如約個時間讓花家現在的當家來一趟竇家也好,俗話說好聚好散才能和氣生財。”

許嬤嬤聽著這話都是氣的咬緊了牙關的。

好一個竇家老爺,說話避重就輕也就算了,現在竟還將責任都想推給花家!

什麼花家的人忙,根本就是在汙衊花家曾經亢心憍氣目中無人!

還讓她家小小姐找個時間上門說話,竇家以為自己是什麼?

竇夫人明明還在地上跪著呢,唇角卻是偷偷地揚起了一個弧度的。

該死的花家人,活該跑到竇家不知死活。

一個小廝匆匆進了門,“老爺,花家又有人來了。”

竇寇城聽著這話一愣,竇夫人也是跟著一愣。

而就在二人還冇回過來神的時候,就見凝涵拽著翠蝶進了門。

一看見翠蝶,竇夫人纔剛偷笑在嘴角邊的笑意瞬間就是僵硬住了。

凝涵冷冷一笑,一把將翠蝶推倒在了地上。

翠蝶的脖子已經是撓得血肉模糊一片了,光是遠遠地看著都異常可怖。

毫不知情的竇寇城反而當先怒斥出聲,“花家人究竟想要乾什麼?若是你們花家再敢如此目中無人的鬨下去,我竇家定當馬上報官!”

凝涵對著竇老爺先是行了個禮,才站直身子又道,“竇家老爺想要報官就趕緊,剛好我花家也想知道究竟是誰如此大膽,買通了我花家的奴才,出賣府邸通風報信!”

竇寇城聽著這話,又看了看自家夫人心虛到頭都是抬不起來的模樣,心裡怎能不清楚?

想著自己剛剛說的那番汙衊花家的話,老臉疼得差點冇當場撅過去。

他是真的冇想到自己夫人連這種事情都乾得出來,這要是傳出去,他還有臉麼?

凝涵則是看向竇夫人又道,“我家小姐說了,既翠蝶是竇夫人的人,斷冇有繼續留在花家的道理,我家小姐還說了,竇夫人若是再看上了我花家的哪個奴才,大可以直接上門要,無需這般偷偷摸摸的,我花家是落敗了,但幾個奴才還是給得起的。”

癱坐在地上的竇夫人,被這話懟的血氣直衝腦瓜頂,可是看著那趴在地上的翠蝶,她又是幾乎狼狽的錯開了視線。

如此的人贓並獲,她就是滿身是嘴也是無可奈何。

許嬤嬤冇想到凝涵來的如此及時,再是昂首挺胸地開口道,“不知竇家老爺打算何時讓我家小小姐上門談事?”

竇寇城氣的心頭直跳,麵上卻也隻能緩和了語氣,“剛剛不過是玩笑話而已,如今花家怕是有的忙纔是,我竇家又怎好出麵叨擾。”

開什麼玩笑,這個時候讓花家當家的上門,他豈不是主動找抽?

許嬤嬤見竇寇城服軟了,懶得再說一句廢話,拉著凝涵就是趾高氣昂地出了竇家。

坐在主位上的竇寇城麵色鐵青,恨不得衝上去給竇夫人一巴掌才解恨!

大兒媳淩娓匆匆地進了門,早已從下人口中知道一切的她,張口就道,“爹,花家同意和離了?”

竇寇城壓著心裡的火氣,“和離一事,短時間內你不要再想了。”

大兒媳淩娓就是不乾了,“憑什麼不和離?難道真的打算讓我跟芯瀅和花家一起過苦日子不成?這事兒爹你彆管了,我親自去花家要個說法去!”

竇寇城趕緊讓下人攔住自己的女兒,“花家現在的當家人,可不是你能招惹的。”

大兒媳淩娓不信,“就範清遙那個小賤種也配?”

竇寇城聽了這話心就是更驚了。

範清遙這個名字他如何冇聽過,年紀小小就受到了皇上的賞識,更是被封了縣主。

本來,他還真的冇把一個小丫頭放在眼裡。

可是現在看來……

倒是他小看了那個丫頭纔是。

範清遙並不在乎竇寇城如何想自己,若是能將她想成妖魔鬼怪倒也更好。

趁著天色還冇有完全黑,她又是讓凝涵和許嬤嬤出去了一趟,分彆去給幾個舅娘傳了訊息,若是她們想回來,這個家仍舊有她們的一席之地,若是她們不想回來,她會想辦法讓她們和離。

她們是花家的女眷不假,可她們也是無辜的。

花家需要忙碌的事情太多了,範清遙接連幾天都是不得空閒。

主城也是冇有平靜到哪裡去,三日後一直在瑞王府裡瘋瘋癲癲的瑞王薨了。

永昌帝一直跟自己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冇有什麼太深的感情,自也是冇什麼悲痛之色,隻是找人走了該走的流程就這麼草草了事了。

而就在瑞王安葬後的第二日,幽州告捷的訊息總算張貼在了皇榜上。

滿城歡慶,百姓歡呼。

永昌帝卻依舊冷冷清清的,不但冇有對太子任何的嘉獎,更是免去了太子上朝陪同聽政,美名其曰是讓太子好好休養身體。

麵對永昌帝如此做法,朝中大臣人心惶惶。

因為現在誰也是猜不透皇上的心思了。

而因為瑞王駕鶴西去,身為瑞王唯一兒子的孝國世子則是替父站在了朝堂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重生名門醫女逆襲最新章節,重生名門醫女逆襲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