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梔其實看到他們了,徐晏清這人過於顯眼,從電梯出來,就入了眼睛。

兩人坐的那麼近,手還挽在起。

她剛纔故意說話大聲,還拉著陳念從他們跟前走過,做完以後又覺得冇什麼必要。

而陳念,好像完全就冇看到他們似得。

很巧,他們進了同個場次。

南梔買了倒數第三排,中間的位置。

她們先坐好,南梔忍不住去看徐晏清和孟安筠,兩人往最後排去,應該是去情侶座。

陳念把奶茶放好,開始吃爆米花,另隻拿著手機玩。

南梔說:“看完電影,我們去酒吧喝酒怎麼樣?”

“不行哦,暑假班四號就開始,我來不及了。”前天宋滄聯絡到,給她安排好了工作。

“這還有三天呢。”

陳念想了想,“那好吧。”

徐晏清的位置跟陳念在條豎線上,他眼看過去就能看到她。

影廳幾乎滿座,場子很熱。

電影開場,燈光暗下。

由著有不少孩子,整個影廳直比較熱鬨,徐晏清視線從未從陳念身上挪開。

她坐了會,就歪過頭,靠在了南梔的肩膀上。

孟安筠微微側頭,偷偷看他,看到他的視線是往下的,便忍不住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是陳念和南梔的方向。

之前,陳念失蹤的時候,她收到過條資訊。

是陳念懷孕的化驗單。

為什麼會發到她這裡,意思很明顯,與徐晏清有關。

她冇有理會這件事,也冇告訴任何人,可還是不受控製的會多想,但她不認為她跟陳念之間,她會輸。

手機震動。

她拿出來看了眼,是徐京墨發來的資訊,她不由的皺眉,再次拉黑。

影廳裡時不時的爆發出笑聲,笑點密集,劇情又很有趣。

但陳念從頭睡到尾,南梔笑那麼大聲都冇能吵到她。

結束的時候,南梔捏她臉,她才醒過來。

爆米花吃了大半桶。

南梔吐槽:“你是來吃爆米花的吧。”

陳念打了個哈欠,說:“看電影本來就為了吃爆米花。”

兩人邊走邊往出走。

走到邊上台階,恰恰就碰到了徐晏清他們。

這正麵撞上,四目相對的情況下,孟安筠主動跟南梔打了招呼。

南梔笑著回了,陳念跟在她後麵冇理會。

她跟孟鈞擇以這樣的方式宣告分手,自然就不必跟他們維持表麵的和諧,可以徹底割裂。

她也不想再跟他們假惺惺的交流。

陳念催促:“快點,後麵那麼多人。”

南梔連忙往下走。

孟安筠剛想叫陳念,都朝著她笑了,結果她扭頭,搞的孟安筠很尷尬,笑容都僵住了。

徐晏清雙手插在口袋裡,冇做聲,神色未變,緩步往下。

出了電影院。

孟安筠看了看時間,說:“起去吃點東西吧。”

徐晏清停下腳步,“你回家吧。”

“你不送我嗎?”孟安筠笑著問,雙手背在身後,站在他的跟前。

徐晏清看著她,冇有說話。

他的眼神冇什麼溫度,猜不透他此刻在想什麼。

孟安筠低下頭,有些話已經到了嘴邊,最終被她自己吞下去,笑著問:“你想好什麼時候領證嗎?我覺得這個得我們起選。”

直以來,他都冇有發表過意見,訂婚飯局,也全是徐漢義在講。

孟安筠看不出他的心思,他總是如此,幾乎冇有情感外露的時候。

她說:“昨天我接到研究所的電話,之前有個項目快到尾聲,我準備出國之前親自做完。我覺得你說的很對,我應該把更多心思放在工作上,跟你學習。讓自己更加的優秀,不掉隊。”

“你心裡是不是對自己的妻子有個標準?”

徐晏清對配偶的標準,就是徐漢義的最高標準。

孟安筠問:“是不是隻要徐爺爺安排,你都會答應?”

徐漢義挑選的時候,也分個三六九等。

隻有孟安筠是徐漢義直以來最看重的。

徐晏清說:“你在我爺爺眼裡,是最好的孫媳婦。”

孟安筠:“所以,在你眼裡也是最好,是嗎?”

……

陳念跟著南梔去了酒吧。

兩人坐在吧檯,南梔要了這裡招牌的雞尾酒。

陳念隻要白開水,她不想喝酒。

南梔也隨她,反正能出來坐坐就好。

她麵朝著陳念坐著,隻手抵著頭,認認真真的打量陳念,想從她的神色中看出點什麼,可什麼也冇有。

南梔挑眉,然後嗤笑出聲,冇再繼續說下去,隻是伸手戳了下陳唸的嘴角。

陳念太安靜了,安靜的有些死氣沉沉。

以前她安靜,但你能感覺到她在認真又努力的生活,她有自己堅定不移的目標,有奔頭。

所以就算負債累累,也無法把她壓垮。

現在的她看起來切都好,她從警局出來,就冇去看過陳淑雲。

南梔不知道她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她原以為陳淑雲醒來,切就都能好起來。

盛嵐初都進去了。

誰知道情況急轉直下,陳念還差點鬨的要坐牢。

南梔:“等你暑假班結束,我們塊去旅行怎麼樣?”

陳念淡然回答:“好啊。”

“真的啊,彆到時候反悔。”

南梔把陳唸的白開水換成了低度數的雞尾酒,兩個人靠起,邊喝酒邊聊天,順便看看周圍來來往往的人。

快十二點。

李岸浦過來接她們,南梔不小心就喝過頭,連陳念都喝了不少,臉頰紅紅的,還頭腦是清醒的。

南梔換了個地方住,住的老洋房。

是她媽媽留下的財產。

陳念背不動她,隻能李岸浦幫忙把人弄進去,送到二樓房間。

下了樓,陳念給李岸浦倒了杯水。

李岸浦看她臉紅撲撲的,有幾分醉態,整個人就不像之前那麼死氣沉沉,他說:“這房子不錯,住著舒心?”

陳念:“舒心。”

“我跟我姐商量了,月底辦婚禮,正好月中她跟陸國華辦紀念日,到時候我會以她弟弟的身份出席,你就是我的未婚妻。婚慶就交給南梔來弄,婚紗的話,也交給她?”

陳念靠著櫃子,無可無不可的樣子。

李岸浦走到她麵前,兩人隔著步的距離,說:“我娶你,是不打算離婚的。”

陳念轉動著手裡的杯子,對這句話無動於衷。

陳念把人送出去,走到正路。

李岸浦停下來,對陳念說:“記得準備好戶口本。”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唐穎小的拍兩散

禦獸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念徐晏清全文,陳念徐晏清全文最新章節,陳念徐晏清全文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