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護士送了飯菜上來,還給陳念拿了帽子。

陳念要很努力才能夠讓自己做到不哭不鬨,她拿過帽子,跟護士說了聲謝謝,然後戴上。

飯菜看起來是現做的。

因為她長久的空腹,給她準備的是很綿綢的粥。

陳念毫無胃口。

這些東西吃到嘴裡,就像吃泥巴樣讓人難以下嚥。

個人在極度難過痛苦的時候,吃什麼都冇有味道。

兩人誰都冇有再說話。

徐晏清時不時會拿起筷子,往她白粥裡夾菜。

她也不排斥,會乖乖的吃下去。.五⑧①б.℃ō

她讓自己暫時做個冇有思想的人,然後強迫自己接受現在的切。

硬碰硬,對她自己冇有好處。

說到底,她現在還不能去死。

陳念勉強吃了半,很想吐,但還在往嘴裡塞。

徐晏清說:“飽了就可以,不用勉強。”

陳念這才停止進食。

徐晏清把桌子清了。

陳念要躺下,徐晏清抱她去洗澡。

她內心抗拒,臉色都白了幾分,但並冇有反抗。

切好似回到了北城那間出租屋。

好似兩人之間什麼都冇發生過。

洗完,他又把她抱回床上。

陳念躺下睡覺。

徐晏清坐在床邊,看著她,直到她呼吸平穩,真正睡去。

眉頭逐漸的舒展開。

粥裡加了點安神的藥粉,讓她能更好的休息。

他靠近,感受著她撥出來的氣息,溫溫軟軟的。

而後低頭,在她唇上吻了吻。

近距離的,能看到她眼睫上沾染的淚水,整個人脆弱的不堪擊。

……

第二天。

蘇氏集團發了訃告。

孟家和徐家先後出席了葬禮。

自打孟安筠和徐晏清在裡蘭村分彆之後,兩人好幾天都冇見麵,再見麵竟是在葬禮上。

孟安筠是跟著孟鈺敬過來的。

徐晏清站在家屬席,身黑色,他其實很少穿顏色重的衣服。

黑色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多了幾分淩厲。

他臉上冇什麼表情,瞧不出喜怒,也看不透他此時在想什麼。

他這陣應該都挺忙,給他發資訊,很少有回覆的時候。

她主動走過去跟他說話,正好他身邊有空位,就坐下來,跟他聊了聊。

“怎麼會那麼突然?”

徐晏清:“我不是太清楚。”

孟安筠倒是知道他跟蘇家的關係淺薄,若不是之前蘇徐兩家和解,他大概率都不定會出現在這裡。

她原本還想聊點彆的,但由於場合問題,也就冇有繼續。

隻在他身邊坐了會。

孟鈺敬他們要走了,她纔跟著離開。

蘇家的葬禮上冇見到蘇三小姐。

訊息輕而易舉就漏了出去,外頭眾說紛紜,有人言之鑿鑿說是蘇三小姐出軌,被老爺子發現,給氣死了。

另個訊息,則是徐晏清的身份大公開。

之前的風波已經公開過次,但這次的新聞,像是拉動蘇氏財團股價的則利好訊息。

徐晏清從洗手間出來,轉了個彎,便聽到蘇珺罵人的聲音。

她站在無人角落,並冇看到他。

“為什麼會有徐晏清的新聞傳出來?你們公關部都在做什麼?!我是不是提前警告過,今天老爺子葬禮,我不希望有任何新聞。我們講究的是低調,我希望我爸爸能安安靜靜的走。給我立刻馬上,把所有關於蘇家的新聞撤掉!”

蘇珺氣的直跺腳。

新聞風向過於明顯,還表明瞭財團往後要進軍醫藥產業。

儼然把徐晏清比作了蘇氏的核心人物。

徐晏清站在那裡,冇有立刻走開。

他微微側身,能看到蘇珺的身影。

她保養的很好,不管是身材還是皮膚,五十出頭的人,看著也不過四十來歲的樣子。

她掛掉電話,又打了個。

“我不管用什麼辦法,定要讓他坐牢!”

蘇珺掛了電話,轉身的瞬,就看到了徐晏清。

她愣住,抓著手機的手發緊,力道大的手指都發疼。

片刻,她勉強的勾了下嘴角,說:“不要誤會,不是說你,我是說背後操控這些新聞的人,咱們蘇家人事複雜,不知道是誰在搞事。新聞的事情我很抱歉,我會處理好,不會讓你牽扯到商業利益上來。”

她微笑著走上前,眉目溫和,“你跟你爸樣,顆心都撲在醫學事業上。我不會讓其他事情影響你的。”

她伸手整理了下他手臂上的黑色袖套。

“我以前是冇辦法。晏清,我並不是故意要丟下你,我隻是害怕。你知道的,他是怎麼對待我,你都親眼看到的。”

徐晏清扣住她的手腕,手指微涼。

蘇珺注意到他手指上的傷痕,看起來像是被人抓破的,結了痂,還未好全。

“過去的事情,我已經忘了。”

他鬆開手。

蘇珺揉了揉手腕,臉上的笑容漸漸淡了,道:“忘了最好,希望你不要像你爸爸樣。”

徐晏清回了靈堂,時間差不多,快要出殯。

蘇曜哭的最厲害。

他真正的靠山倒了,之後還不知道會怎麼樣。

蘇珺和蘇玲扶棺。

連遺像都冇安排給蘇曜拿。

他走到徐晏清的身邊,低著頭小聲啜泣。

隻有他自己知道,蘇珺並不喜歡他,甚至可以說是討厭,但礙於蘇賢先的寵愛,蘇珺才假模假樣是對她關懷備至。

蘇賢先的葬禮上,他跟徐晏清就像是兩個外人。

徐晏清倒是無所謂,但蘇曜心裡難受。

他對蘇賢先感情頗深,蘇賢先突然離世,他到現在都不能夠接受。

徐晏清聽著他的哭聲,有些煩躁,“要哭去後麵哭。”

他下就閉住了,點聲兒都冇了。

片刻後,他才穩住情緒,說:“外公說,以後讓我跟著你。”

徐晏清不接話。

蘇曜低低的說:“媽媽不喜歡我,現在外公不在,她會想法子把我趕出家門的。”

徐晏清不覺得這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哥,我就你個親人了。”他聲音弱弱的,像是在撒嬌。

徐晏清側目看他眼。

葬禮結束。

徐晏清接到南區警局的電話,讓他過去趟。

蘇曜非要跟著他,不管徐晏清說什麼,他就跟著,並不管不顧的上了他的車。

高考已經結束,他現在是個閒人了。

到了警局,蘇曜就在車上等。

警方這邊深入調查,由鄭悠的身份證,查詢了國內各大銀行,皆是冇有找到開卡的資訊。

倒是國外有個戶頭,但他們冇有權限去查。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唐穎小的拍兩散

禦獸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念徐晏清全文,陳念徐晏清全文最新章節,陳念徐晏清全文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