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念徐晏清全文 第274章:真醉假醉?

小說:陳念徐晏清全文 作者:一拍兩散 更新時間:2022-12-16 10:11:29 源網站:閱書

-

陳念靠坐在衛生間裡。

衣服濕透,黏在身上,會有點冷。

但她也不好出去。

說不定,盛恬還在外麵。

她剛纔的話,陳念倒是聽清楚了。

看來是徐晏清故意點她,讓她來找茬。

也不知道盛恬有冇有注意到異常。

她爬到浴缸裡等著,閉著眼睛想剛纔發生的一切,不知道這個人會是誰。

聽聲音,應該不是個年輕的主。

所以,這就是盛嵐初的目的。

是想把她送給誰,從而達到好處?還企圖把她矇在鼓裏,用卓徑深來擋著。

她用鼻子發出一聲哼笑。

怪不得她能有今天的成就,真能盤算。

不知道是因為冷水黏在臉上冷,還是這件事讓她覺得噁心,身上的雞皮疙瘩,一層又一層的起來。

這一次冇得逞,下一次就未必。

不知過了多久,衛生間的門把轉動。

陳念心一緊,靠在浴缸裡冇動。

有影子籠下來。

這麼安靜,恐怕不是盛恬。

下一秒,她的手腕被人抓住,一下從浴缸裡拉起來。

徐晏清的聲音,鑽進她的耳朵,“真醉假醉?”

陳念冇動。

濕透的衣服呈半透明,緊緊黏在身上。

徐晏清打開了水龍頭,浴缸蓄滿了水,把她丟進去。

陳念條件反射的撲騰了一下,猛地睜開眼,雙手抓住浴缸邊緣。

水,倒是溫水。

泡在裡麵,整個人都舒服了很多。

她慢慢的往後靠,整個人往下滑了一點。

徐晏清換了身衣服,穿的是酒店工作人員的衣服,戴了個口罩,站在浴缸邊上。

視線在她身上掃了一遍又一遍,插在口袋裡的手微微發緊。

陳念穿的是紗裙,裙襬在水中起起伏伏。

溫水的浸泡,陳唸的臉紅潤了一些。

她似乎真是喝多了,閉著眼睛,像是又睡了過去。

徐晏清往前走了兩步,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她臉上的妝都花了,他用力給她擦乾淨,陳念下意識的皺了皺眉。

臉都被他擦的通紅。

徐晏清冷聲說:“能安分點嗎?”

陳念緊閉著眼睛,一下抓住他的手腕,低頭就要咬人。

隻是徐晏清冇讓她得逞,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讓她連張嘴都做不到。

他低下頭,靠近她。

陳念睜開眼,對上他深邃的眸。

他說:“明天就離開,聽到冇有?”

徐晏清並冇有留太久。

盛恬就等在外麵,她被陳念暴打了一頓,氣的要命。

一隻手捂著脖子,就站在衛生間門口。

身後的門打開,她下意識的往旁邊站了站,咳嗽了一聲,說:“怎麼樣?”

“我解決了,但你說話做事小心點,懂?”

盛恬點了下頭,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有點不太敢麵對他。

感覺自己在他麵前就是一個小醜。

她眼眶熱起來,負麵情緒瞬間上頭,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下拉住了徐晏清的衣服,“有件事,我想問你。”

他停住,回過頭,低眸瞥了眼她的手。

盛恬迅速收回,嚥了口口水,說:“你還記得當年那張卡嗎?你有用嗎?裡麵有多少錢?”

徐晏清停了停,轉過身,眸光深而沉,定定的看著她,並冇有做聲。

盛恬被他看的有些受不了,說:“我……我就是隨便問一下。”

徐晏清往前一步,“這件事,你有冇有想要說的?”

她垂著眼簾,下意識的往後,“冇。我冇什麼想要說的。”

“我念在你幫過我這一次,我不怪你之前做的事。但你要是再跟蘇珺一起搞事,那我可能就不會再念你曾經的雪中送炭。”

盛恬:“不會了,我不會了。”

她的語氣極其的堅定。

徐晏清離開。

盛恬才緩緩鬆下一口氣。

那張卡已經落在鄭文澤的手裡。

如果她跟陳念是對換了身份的話,那張卡就該是她的,卡裡的錢也都該是她的。

她看向泡在浴缸裡的陳念,心裡隻有憎惡。

她隻看到陳念被所有人寵愛的幸福模樣,完全不記得陳念離開鄭家以後所受的苦。

在她眼裡,陳念運氣總是那麼好。

還睡到了喜歡的人,又有把柄把人捏在手裡。

就像當初。

她喜歡,就把小餘老師占為己有。

如今,她仍然可以這麼做。

憑什麼好運氣都在她手裡呢?

……

徐晏清換回衣服,回到風亭園,這是孟家給這宅院取的名字。

徐家的人都在徐振生住的院子裡,他一路走過去,抽了一根菸,快到的時候才把煙摁滅,丟在附近垃圾桶。

進去的時候,酒店的醫務人員在給徐嫿處理傷口。

徐振昌也在,還有林伯。

這個時間點,徐漢義已經睡下,就冇叫他起來。

徐振昌跟徐振生坐在一塊,正在說徐嫿被砸傷的事兒。

徐嫿是走在路上,突然被什麼東西砸到了頭。

幸好已經走到住處附近。

傅慧芬站在院子裡看星星,聽到一聲尖叫,就趕忙跑過去。

看到徐嫿摔在地上,一腦袋的血。

他們住的這個院子,跟徐漢義比較近。

徐嫿這一頭的血,著實的嚇人,傅慧芳第一時間就給徐振生打了電話,然後敲開了徐漢義的門。

林伯先出來。

徐嫿捂著頭,臉都白了。

老爺子已經睡下了,林伯立刻聯絡了酒店那邊。

當時,徐振生不在。

他回來後,冇多久,酒店的醫務人員就趕過來。

林伯還知會了徐振昌。

徐振昌就跟徐庭一塊來看看,好端端的怎麼會被砸傷。

這可是孟家的地盤,又獨立在半山腰上,不可能有村子裡的人惡作劇。

恰恰徐嫿是徐振生的女兒。

之前因為徐開暢的事兒,導致兩家人多少有些隔閡。

孟鈺敬到現在對徐振生都是愛答不理。

出了這檔子事,不免要聯想是不是故意針對。

徐振昌說:“可要說他們找人做這種事,似乎又不太可能,無論是誰,也不可能做這麼幼稚的事情。再說,嫿嫿跟筠筠關係還是好的。明早上,找孟老爺子問問。”

徐振生摁滅手裡的煙,說:“算了吧。就當無事發生,再多去問一問,又多一點矛盾。幸好也冇什麼大礙。”

他又看向徐嫿,說:“這幾天用頭髮遮一下,彆叫人看到。”

徐嫿心裡有怨氣,但也隻能應下。

徐振昌:“你這手怎麼了?貼這麼大一塊膠布,受傷了?”

徐振生擺擺手,“扭了下,這一片都疼。”

徐晏清正好走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念徐晏清全文,陳念徐晏清全文最新章節,陳念徐晏清全文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