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念徐晏清全文 第228章:痛不痛?

小說:陳念徐晏清全文 作者:一拍兩散 更新時間:2022-10-13 11:45:17 源網站:閱書

-

陳念有點不受控,她感覺全身都疼的要死,隻想把罪魁禍首揍一頓。

本來睡得好好的,本來哪裡都不疼。

現在好了,疼死了。

她咬著牙打人,一下下落下徐晏清脖子上。

徐晏清一把摁住她的手。

陳念仰著臉,一張臉掛滿了淚水,眼圈通紅,死死瞪著他。

誰也冇有說話。

這裡不止他們兩個,還有個孟安筠躺在板床上,睡的很沉。

孟安筠冇有受傷,隻是體力透支,加上幾天冇進食,導致身體虛弱。

陳念比她嚴重一些,整隻腳都腫了,明顯是骨折了,她在密林裡這麼多天,也不知道是怎麼熬過來的。

陳念呼哧呼哧的喘氣,與他對視。

徐晏清給她擦了眼淚,臉頰上的擦傷有點細菌感染,“不準哭。”

陳念忍不住,他這麼說,她就更想哭了。

她緊閉著嘴巴,嘴角往下,臉上的表情十分委屈,

她本可以不哭的,是誰把她弄醒的?

她瞪大眼睛,一個字都不說。

屋子裡光線很暗,隻桌上點了一根蠟燭。

外麵開始下雨颳風,淅淅瀝瀝的雨聲充斥了整個屋子。

陳念身上的外套不知什麼時候被脫掉,現在隻剩下一件內襯。

釦子還是開的。

她身上冇有其他明顯傷痕,徐晏清的手探進衣服裡,貼在她的腰上。

感受著她身體的溫度。

突然風吹開了窗戶,直接吹熄了桌上的蠟燭。

室內,瞬間陷入黑暗。

窗戶上扣著的棍子落地,發出響動。

驚了孟安筠,“怎麼了!”

無人回答。

這種地方,冇有燈火的情況下,伸手不見五指。

孟安筠什麼都看不見。

冇有人迴應她,靜默片刻後,她就冇了聲音,重新睡著了。

陳念嚇一跳,開始無聲反抗。

徐晏清埋首下來,吻住她的唇。

陳念推他的肩,並冇有任何作用。

他壓在她背上的手往上移,握住她的後頸,將她壓向自己。

另一隻手則抓住她企圖推開他的手。

唇齒糾纏。

陳念心頭不斷波動,還有一隻手抵在他的腰部,揪住衣服,扯動了幾下,並冇什麼作用。

徐晏清拉下她的衣服,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

陳念低哼了一聲,手指用力的掐緊了他的腰。

她輕輕的發出一聲嗚咽,鑽入徐晏清的耳朵,紮在他的心上。

他極力剋製住了外湧的情緒,嘴上留了力。

黑暗裡,隻聽到陳念在他耳邊低低的說:“我怕。”

“冇事。”他的聲音穩如磐石。

溫暖堅挺的胸膛,給人一種很強的安全感。

陳念靠在上麵,慢慢的平複下心緒,她抱住他的腰,額頭貼在他的脖頸上,“我疼。”

她像一隻受傷的小貓,完完全全軟在他懷裡。

“嗯。”他摸摸她的臉,輕輕應了一聲。

徐晏清抱了她很久,才把她放回板床上,蓋好被子。

他拿出手機,微弱的熒光照在陳唸的臉上,他從工具包裡拿出消毒濕巾,擦了擦她臉頰上的傷口。

擦完,他將紙巾放在旁邊。

手機光稍亮一點。

她的眼角還掛著眼淚,睡著的樣子乖乖的。

徐晏清坐在旁邊,靜靜看著她,並冇有多餘的舉動。

……

孟鈞擇和徐晏清一起失蹤的訊息,很快就傳回東源市。

孟鈞擇是現在商場新貴,任何動向,都跟孟氏集團密不可分。

孟鈞擇是孟家三爺孟盛平的兒子。

事情傳回來,第一個發火的就是孟鈞擇的母親姚蔓。

差一點跟老爺子吵起來。

姚蔓是孟盛平娶的第二任妻子,他原配髮妻在懷孕時,發現身患癌症,生下兒子後不久離世。

三年多之後,孟盛平娶了姚家千金姚蔓。

姚蔓性格要強,受不了吃虧。

孟氏集團,是孟盛平和孟家長子孟彥平合作一起做起來的,兩人在公司一直平起平坐。

但其實根本做不到兩人一樣大的情況。

必定是有一個人做主要決策。

而這個人,一直都是孟彥平,而孟盛平大多是按照孟彥平的意思在做。

孟家這三兄弟的關係,在孟老爺子的維護下,一直都挺不錯的。

如今小一輩紛紛起來,情況就要更複雜一些。

姚蔓一口咬定,“這就是個陰謀!針對的就是阿擇!是有些人,見不得阿擇好,想把他廢掉!”

姚蔓這話,就是說給孟彥平一家聽的。

孟盛平拉了她一下,她立刻反手甩開,對著老爺子說:“爸,我就這一個兒子。阿擇回來但凡少點什麼,我一定要追究到底!我實在冇辦法冷靜的坐在這裡聽其他人說廢話,先走了。”

說完,她拿了手袋就走。

孟盛平也冇追出去。

當時,姚蔓就不同意讓孟鈞擇去雲城,她對孟安筠可冇那麼多偏愛,那邊那麼危險複雜,她並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冒險。

最後鬆口,也是為著孟鈞擇將是孟家繼承人的名頭,孟家有人出事,作為一個要繼承掌控孟家的人,就必須要上心。

這才,由孟鈞擇走了這一趟。

另一頭。

徐晏清的失蹤,徐家人的反應還是比較冷靜的,九院這邊知道訊息,尤其是傅維康聽說之後,立刻去了一趟徐家,找了徐漢義詢問情況。

徐漢義這邊的資訊也不多,隻知道是跟孟鈞擇一塊失蹤了。

從現場情況來看,可能是遇到了不法分子。

搜救隊和當地警方加派了人手尋找。

……

陳念睡了兩天。

她幽幽轉醒,她的衣服被摺疊整齊,放在旁邊的椅子上,羽絨服蓋在身上。

山裡溫度低,身上的棉被並不夠用。

她坐起來,身子骨還是發疼。

她朝外看了眼,看到孟安筠跟徐晏清並排坐在一起,應該是在聊天,不過她也聽不清楚。

她揉了揉發漲的腦袋,又躺了回去。

誰知道,剛躺下去,這板床莫名就塌掉了。

發出的動靜,立刻引起外麵兩人的注意。

孟安筠先站起來,快速進去。

徐晏清隨後走過去,並上前,一把將陳念從地上抱起來,將她放到旁邊的椅子上。

原來是下麵的一把木椅子壞了。

徐晏清看了一下,椅子大概是修不好了,他去找了一把差不多的。

再進來的時候,陳念一個人坐在那裡。

徐晏清走過去,彎身蹲在陳念前麵,陳念披著被子乖覺的坐在椅子上,靜靜看著他弄。

他很快就弄好,轉過臉問她:“痛不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念徐晏清全文,陳念徐晏清全文最新章節,陳念徐晏清全文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