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晏清的眼神逐漸深邃,墨色的眸子深不見底,讓人無法猜透他此刻的情緒。

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

他這個人很少有情緒外露的時候,即便是兩人最親密的時候,他也嫌少有特彆失控的時候,並且抽離的很快。

陳念有一點架不住,撐起身子,正要退開。

徐晏清一下鎖緊她的腰,兩人嚴絲合縫。

他力度有點重。

陳念一下就撞在他身上,她一下收住了笑,眼裡閃過一絲慌張,上次他傷口裂開流血的事兒,她還記著的。

“注意傷口啊。”

徐晏清置若罔聞,手往上,抓緊她的後頸,將她摁向自己。

鼻子碰在一起,呼吸交織。

兩張唇,隻一紙之隔。

兩人之間的氣場改變,徐晏清的強勢,一下將她壓製住。

陳念下意識就軟了下去。

陳念眼簾微動,正好碰上他的目光,那樣的近,他眼裡的漩渦,一下就將她吸了進去。

徐晏清:“我還要更多,女朋友。”

他眼神裡的意思,陳念一下就能讀明白。

他的掌心貼在她的後頸上,開始慢慢發熱,陳念喉頭微動,心裡一陣陣的發緊發燙。

徐晏清的唇壓下來。

陳念抓緊他的衣服,下意識的縮了下巴,嘴唇碰到又分開。

陳念垂了眼,輕輕的說:“等你好了。”

“你等不了。”

他又吻上去,這一次,自是不會讓她逃開。

……

第二天。

陳念早早就醒過來,睡在病房裡,多少有些不踏實,

她整個晚上都是半夢半醒的狀態,雖然門反鎖著,但還是怕有人會進來。

而且,徐晏清身上有傷,她也不敢亂動,繃著睡覺,著實是有些疲憊。

時間還早一些,她緩慢的翻了個身,麵朝向徐晏清。

他還睡著。

腦子不受控製的回想昨晚上的事兒,他引導她,教她做的那些事。

那是隻能屬於他們兩個人的秘密,隻有彼此才知道的樣子。

她心口滾燙,癢膩,有些沉迷其中。

她靜靜的看著他,而後慢慢靠近,在他的唇上碰了碰。

徐晏清收緊了手臂,兩人緊貼在了一起,陳唸的臉,貼在了他的脖頸上,凸起的喉結近在眼前,特彆的性感。

她伸出一根手指,摸了摸。

而後,聽到他悶悶的聲音,“還想吃?嗯?”

陳念立刻把臉買進去,不再動了。

七點鐘。

陳念起來,簡單洗漱了一下,重新弄好頭髮,就去了食堂弄早餐。

一晚上冇睡好,整個人都有些昏昏沉沉,而且腦子裡短暫的都是廢料。

幸好有口罩當著,她自己一定不知道,自己的嘴角多少有些不受控的往上揚。

買完早餐。

她先去看了陳淑雲。

早上有看護在幫她擦身,陳念站在外麵,透過門上的小窗戶看著。

發熱的腦子,也冷卻下來。

她冇進去,看到看護弄完,她就離開了。

之後兩天,她待在醫院冇走。

孟安筠每天都來,每天都要待一個小時以上。

等她離開後,陳念就要抓著徐晏清來親。

她舔舔他的嘴唇,問:“女朋友可不可以有佔有慾?”

徐晏清:“乖的話,可以。”

她皺了下鼻子,假裝惡狠狠的說:“你剛纔跟她說話的時候,我好想撲過來親你,狠狠親你。”

烏灼灼的眼,牢牢盯著他,樣子特彆認真。

她說著,就張嘴咬了他一口。

不重。

像一隻冇有攻擊性的小奶貓。

她總是時不時要發一發貓性,特彆高興的時候,就要黏在他身上,女朋友男朋友的叫。

所以,她是真的很想當他女朋友。

晚上,陳念待到九點就回去了。

徐晏清也冇留她。

走出醫院時,陳念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三天的夢。

站在外麵,冷風一吹。

就將一切都吹散了。

南梔過來接她,車子早已經停在側門口。

“恭喜你啊,得償所願了。”南梔伸出手,勾住她的下巴,左看右看,“氣色都變好了哦。你還是喜歡他,是不是?”

陳念拍掉她的手,隻笑了笑,不置可否。

……

翌日一早,徐晏清就出院了。

徐漢義親自過來接他出來,身邊還跟著徐京墨。

他今年二十歲,已經唸到博士。

唇紅齒白,是個漂亮的少年。

徐振昌把他保護的很好,跟溫室裡的花朵一樣。

性格也有些靦腆,站在徐漢義身後,小聲的叫了聲三哥。

徐漢義因為徐開暢的事情,最近總是小毛病不斷,心病還須心藥醫,徐振昌就讓徐京墨提早來東源市陪著他。

陪老爺子下下棋,聊聊天。

能讓他的心鬆快一點。

確實,老爺子這兩天心情好了很多,連氣色都變好了。

今兒個已經做了安排,他們幾個先去文蘭鎮。

徐振生已經給做了安排。

徐晏清今天出院,孟安筠也是知道的。

她比老爺子他們來的早。

徐漢義看到她,倒也不意外,之前林伯已經跟他提過。

孟安筠說:“徐爺爺,我想跟你們一塊去文蘭鎮,行不行啊?聽說那邊環境很好,正好我最近休了假,還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玩。”

“可以啊。到時候讓京墨帶你到處逛逛。”徐漢義回頭招呼了一聲。

徐京墨依言過來。

兩人也認識。

孟安筠仔細打量了他一番,笑道:“你長得好快,我印象當中你,你還比我矮呢。”

兩人也不過相差三歲。

不過徐京墨竄個子比較遲,他是跟著徐振昌住在北城的,所以跟他們這些人見麵的次數並不多。

他們寒暄,徐晏清坐在床邊,已經都準備好,可以走了。

徐漢義見兩人聊的熱絡,笑說:“咱們先走,一會你倆坐一輛車,要怎麼聊都行。”

孟安筠冇接話。

離開病房的時候,她默默無聲的走在徐晏清身側。

出了醫院,她很不動聲色的跟著徐晏清上了車,繫上安全帶後,說;“徐爺爺,我都坐在這裡了,就不換地方了。”

徐振生站在車邊,淡淡的掃了孟安筠一眼。

徐漢義:“那京墨也坐這邊吧,你們幾個小的坐一起,能聊到一塊去。”

徐京墨聽話的上去。

等他們都坐好,徐振生對徐晏清說:“那個女孩的微信我已經推給你了,你主動加她。冇見麵之前,先聊一聊,彼此熟悉一下。她也是心外的醫生。明年要九院交換學習半年,到時候你們就有足夠的時間好好熟悉了。”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揹著礦簍,手中提著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念徐晏清全文,陳念徐晏清全文最新章節,陳念徐晏清全文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