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伸出大掌就接過葉靈芝的行李箱,葉靈芝愣了愣,就聽到男人的聲音,“不是不走?”

葉靈芝臉一紅,“我不忍心看心雲孤單一個人。”

程野原本灼亮的眸子瞬間暗了下去,唇角扯出一絲冷笑,“原來是我自作多情。”

他將行李箱塞到車子的後備箱裡麵,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剛準備說上車。

結果就看到葉靈芝竟然非常不識趣的坐到了後座。

他臉色沉了沉,砰的一聲甩上車門就啟動了車子。

葉靈芝上了車以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車上就她和程野兩人。

她心頭一緊。

就看到一輛車降下了車窗,露出阮蘇明豔的笑容,她隻好也降下了車窗,對上了阮蘇的視線。“小蘇……”

阮蘇揚著眉睫,“靈芝,我以為你不會來了呢!”

葉靈芝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點心虛,“心雲一個人我有點擔心,所以還是決定和她一起。”

其實當時她做決定出來的時候,純屬是腦子在發熱。

“你們倆不是想找帥哥嗎?我們劍門帥哥多的是,就缺美女。我的師兄們個頂個的帥,身材還好,八塊腹肌任你摸。”阮蘇神情透著一向的清豔,但是說出來的話卻絕對勁爆,“到時候看上哪個直接告訴我,我做主!”

身後傳來薄行止危險的聲音,“八塊腹肌隨便摸?蘇蘇,你摸過?還是看過?”

阮蘇神色一怔,一臉的莫名其妙,“這都是小師叔告訴我的,我冇

看過,也冇摸過。”

劍三為了讓他介紹美女,可是在她麵前吹了好久。什麼大師兄的腹肌最硬,小師弟的腰最好……三師弟最奶……

看著薄行止那充滿佔有慾的眼神,她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這男人吃醋了!

“我這不是為了寬靈芝的心嗎?害怕她對玄學界冇好感。”

薄行止抓住她的手拖到自己麵前,薄唇輕咬了一下她的手背,“哼!諒你也不敢。”

阮蘇無奈的看著他,都當父親了,怎麼還這麼幼稚?

劍門裡麵男多女少,新進來的弟子裡麵女弟子更是少之又有,印象中好像隻有四個?還是五個?

現在葉心雲和葉靈芝也去了,那就有了差不多六七個。

阮蘇在心裡麵如此打算,她從暗門也挑了幾個女弟子,也一起隨行,再算一下就有十幾個女弟子了。

到時候應該挺熱鬨的。

……

南極。

嚴酷的自然條件導致南極大陸地區生物稀少,但圍繞大陸的南大洋卻擁有豐富的生物資源,白雪皚皚的世界卻是極致的美景。

葉雁錦縮在金南赫的懷裡麵,經過這幾天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呆在一起的相處以後。

葉雁錦再也不像剛剛結婚的那天一樣羞澀。

反而越發的依賴金南赫,拋棄了那些羞澀和心理負擔以後,兩人的關係越發親密起來。

金南赫正在將食物給弄出來,出發的時候帶了不少的罐頭,還有一些壓縮食品,一切都是從簡。

既然是類似於探

險一樣的旅行,所以就冇有帶非常繁雜的行李和食物。

葉雁錦吃了一盒泡麪,覺得身子才暖和了一些。

她拿出手機翻看著這幾天拍的照片。

尤其是她拍的極光的照片,美極了。夜間出現的燦爛美麗光輝如同煙花一般絢爛,在天空搖曳。有著紫色和綠色絢爛的光影,極其神秘。

她翻看著這些照片,然後選了兩張發了朋友圈。

金南赫正在和下屬打電話解決工作。

他很忙,這幾天蜜月旅行都是忙裡偷閒。

舉辦婚禮前,他就忙了好幾年,就是為的提前把工作先搞一搞,然後才能空出來時間陪她。

這一次出來旅行,也隻帶了三個助理,還有一名探險專家。畢竟南極的氣候凶險,冒險前來估計會命喪當場。

哪裡該走,哪裡不該走,這個探險專家最清楚。

大概十分鐘以後,他才掛了電話。

走到葉雁錦身邊,“好冷。”

打了這麼久電話,手都要被凍僵了,雖然是戴了手套,但是依舊冷。

也不知道以前的條件,那些來南極考察的隊員們是怎麼堅持下去的。

他們已經帶了很多現代的設備和工具但還是冷。

以前的條件比現在差多了。

說話間,天空中又飄起了雪花。

夾雜著呼嘯的冷風,冷得人牙齒直打顫。

葉雁錦依偎到金南赫懷裡,“你說……為了看極光跑過來,是為啥?”

“為了完成心願啊!”金南赫捧起她的臉親了一下,“聽說在極光下接

過吻的夫妻情侶會一生一世都在一起。”

“這都是彆人編出來的,你也信?”葉雁錦笑了一下,心裡麵卻很甜。

他們這一趟南極之旅已經接近尾聲。

並不能像其他新婚夫妻一樣可以不管不顧的玩半個月一個月的。

他們隻有這一週的時間。

而明天就要出發回去了。

呆在南極的這幾天,彷彿是一場夢。

除了寒苦的天氣,葉雁錦還看到了企鵝,和動物園水族館裡麵的企鵝不同,這裡的企鵝明顯更加鮮活,更加野性。

當然,也很可愛。

也在一些冰窟裡麵看到了不少的冇見過的魚類。

金南赫他們帶了魚杆,有時候也會在冰窟裡釣魚烤了吃。

總之這幾天很愉快。

雖然這裡很美,但是還是抵不過回家的誘惑。

……

夜深了,天空中星子閃爍。

阮蘇和薄行止帶著所有人終於抵達了玄學界。

軒轅家族派了大巴車過來接他們。

軒轅代真和軒轅天藍親自過來等候迎接。

軒轅代真一身紅衣獵獵,迎著寒冬的風站在車前,看到他們通過屏障踏進玄學界以後,立刻就迎了過來。

“阮小姐,薄少,快上車吧。”

“大家也都分彆上車吧!行李什麼的丟到這個車裡,這個車裡是專門放行李的。”軒轅天藍也趕緊招呼大家。

她是阮蘇的粉絲,所以對於能夠幫到阮蘇的事情,她都是不遺餘力。

這次劍門聯絡了軒轅家,希望可以借一下車隊,然後談價錢。

軒轅天藍

直接就怒了,“我是這麼小氣的人嗎?雖然我大姐二姐都管事兒,我不管事兒,但是一個車隊我還是出得起的!不許給我錢!一毛也不許!”

劍三隻好尷尬的應了下來。

大家都上了車以後,車子發動朝著劍門駛去。

葉靈芝望著窗外漆黑的夜色,敏感的察覺到這裡的空氣好像都要比M國的鮮甜一些。

她正對著窗外發呆,深嗅了一口。

身邊的空位有人落座,下一秒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在看什麼?”

是程野!

葉靈芝神色有點尷尬的看了看他,“冇看什麼。”

他怎麼坐在了自己旁邊?

葉心雲和一個小哥哥坐在後排的座位上聊得熱火朝天。

一臉的春心盪漾。

她心裡忍不住想,還是要出來走走啊!多到有小哥哥的地方走一走逛一逛啊!

你的世界裡都冇有異性,你怎麼可能會找到合適的男朋友?

瞧瞧,這車裡麵小哥哥可不少呢!

葉心雲越想越激動。

一定能夠找到合適的!

阮蘇和薄行止坐在車子裡,保姆也早早體帖的等在車裡,看到他倆上車,保姆就接過了孩子。

“哎喲,幾天不見他們兩個,我還挺想,感覺身邊總是空落落的。”

阮蘇笑了笑,“阿姨,謝謝你。”

就在這時,一直平穩行駛的車子突然一個緊急刹車,大家都嚇了一跳。

薄行止皺眉,清冽的眸望向司機,“怎麼了?”

司機聲音都在顫抖,“薄少,有人攔車!”

男人挑眉

神情冰冷,“宋言,下去會會他。”

宋言一言不發直接下車,車子前有一個男人,男人一頭落拓的碎髮,手持一柄鮮紅的長刀。一段時間冇見,商淩霄就變得更加瘦削。

一雙眼睛陰鷙的盯著坐在薄行止身邊的阮蘇。

他一字一頓的說,“怎麼?帶了人來?人多我殺的多,全部都是給我的飲血刀準備的食物嗎?”

他說完就張狂的笑了起來。

宋言站在他的麵前,然後握緊了拳頭。

“打你!我就夠了!”

兩人立刻展開了激烈的戰鬥。

而此時的阮蘇也招呼大家下車,“所有人下車,觀看這場戰鬥,讓你們先感受一下玄學界的殘酷。”

於是,大家紛紛的從車上下來,就看到宋言和商淩霄之間的身法,快如閃電!

商淩霄最近又吞食了不少刀下亡魂。

而他的飲血刀也越發的令人顫寒。

長刀在月光下泛著妖冶的光,彷彿會吸人魂魄一樣。

眼看宋言受了傷,簡七七立刻揮舞著錘子也迎了過去。

“敢揍我老公!看錘!”

夫妻倆齊心合力。

商淩霄冷笑一聲,“兩個螻蟻,還想向我挑戰?”

他的目標是,殺光這裡所有人!

這些新鮮的**可都是上好的飼料。

殺光!

他眼底血紅,彷彿早已經失去了理智。

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

尤其是剛剛抵達玄學界的年輕男女,都詫異的看著商淩霄。他們之中有不少都知道M國的這個商少的。自從金南赫做了總裁

以後,就冇有見過他。冇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商淩霄!好像還是敵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最新章節,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